笔趣阁 > 你是黑夜的太阳 > 第一百四十六章 冉冉派去当助理

  路方舟尴尬的转身,看着冉冉裹着被子靠在酒店欧式的大床上盯着他。
  他心虚的摸了下鼻子,“我这不是要赶着上班么?呵呵。”
  冉冉白了他一眼,有些嘲笑的语气道:“做了就是做了,你怕什么啊?原来你这么怂?”
  路方舟一听来了火气,竟然被一个小丫头片子给嘲笑了?
  “哎?我怎么怂了?我只是想不起来昨天后面的事情,打算出去冷静冷静。”
  冉冉好似无所谓的样子,并没有因为发生什么而愤怒或者无法接受。
  她不信的努了下嘴,“快走吧!今天的事情不许说出去,知不知道?否则打断你的腿!”
  这些话换成女孩子来说,让路方舟听起来可不是那么回事儿了!
  敢情儿好像吃亏的到是他了?
  “我可以负责。”
  冉冉立刻伸手,“打住,都是成年人别来这套,我可不用你负责,赶紧走吧!碍眼!”
  路方舟本来还想说些什么,话到了嘴边,想想又咽了下去。
  “那你日后要是需要我负责的话,随时跟我说。”
  他说完便走出了酒店。
  冉冉见他走后,立刻掀开被子,看到洁白的床单和完好的牛仔裤,长舒了一口气。
  “还好,还好,什么都没发生。”
  她刚才只是不想让大家以后见面尴尬,所以才装作那副无所谓的态度。
  两个人都喝醉了,这事怨不得哪一方,就算发生了,她也不会哭闹。
  不过在路方舟还没走的时候,她心里便有感觉可能是误会一场,但不知道为何她瞒住了没有说,可能就是满足自己心里的恶趣味吧!
  看着路方舟平时吊儿郎当的样子,拽的跟二五八万似的,今天面对这种情况下,竟然还会手足无措,这倒是让冉冉忍不住笑了起来。
  今天是骆执屿带队出门的日子,所以她晚去一些也没有关系,倒在床上想在继续睡会儿,刚要睡着电话便响了起来。
  她看到老板两个字的时候,立刻惊慌的坐起了身子,他们不是七点多就要走吗?
  想在都八点多了,难道是发现自己迟到了?
  她清了清嗓子,以防对方听出她还在睡觉,“喂老板!”
  骆执屿开门见山,没有一点拖沓,“你不用去俱乐部了。”
  冉冉一阵哀嚎,“为什么啊?我不过是迟到了嘛!您是不是有千里眼啊?我下次一定不迟到了,您别炒我啊!”
  骆执屿倒被她弄得一头雾水,“我什么时候说要炒你了?”
  “不是你说的叫我不用去上班了吗?”
  “我是叫你在我去南市的这几天去笙歌那陪陪她,照顾一下她的起居,等我们回来以后再过来上班。”
  冉冉眼睛一亮,去笙歌那无疑是给她放假嘛!
  “真的?”
  “嗯,限你二十分钟赶到。”
  “好好好,我马上去,可是我不知道地址。”
  “一会我发你,还有,她要出去的话你以助理的身份陪着她,如果她有什么情况,记得给我打电话。”
  冉冉虽然不明白骆执屿为何要这么做,不过还是开心的答应了下来。
  她全当她是被派去看着初伊的小眼线,“老板放心,保证完成任务!”
  骆执屿挂掉电话后将位置发给她,Ann在一旁打量他,忍不住问道:“队长,你至于么?”
  “什么至于么?”
  “不过是出去几天,还派个盯梢的?鸽子知道不得发飙啊?”
  骆执屿今天心情比较好,即使一夜没怎么睡,可还是觉得状态极佳。
  这要是平时他一定丢一句:“要你管?”
  但今天他极其的有耐心,回道:“我有说去盯着她?”
  Ann搂着他的肩膀,奸笑道:“你这一早晨到现在嘴角都处于上扬状态,老实招来,你昨晚去哪了?”
  骆执屿没理他,带着队员去排队等安检。
  Ann和戴夫使了个眼色,脸上的笑容越发惹人深思。
  戴夫似乎赞同的点了点头,两个人的交流没说一句话,只需一个眼神变动对方的意思,这就是这么多年积攒的默契。
  Ann小声道:“瞧他今天这喜上眉梢的样儿,哎呦!真的是够了。”
  戴夫也压低嗓音,回道:“鸽子要是真能让他天天这么开心还不好?咱们都能少挨点骂,我决定回来要请鸽子吃饭,好好溜须拍马一下。”
  Ann:“你这个主意好,带我一个。”
  “你们俩不去了?”
  骆执屿的声音响起的时候,二人还你一句我一句的讨论,突然被吓了一跳,骆执屿已经恢复平日里的模样。
  “去,哈哈,怎么不去呢!”
  “那还不去排队?”
  Ann拉着戴夫的袖子,立刻逃离现场,“我们这就去排队。”
  看着两人落荒而逃的背影,骆执屿再次勾起嘴角。
  脑海里出现自己离开时,侧身熟睡的身影,刚刚分开,竟然有些想她。
  昨晚也是将她折腾的够呛,自己离开的时候她都没有醒过来,他在她的脸上轻轻亲了一下,便离开了她家。
  他走的时候路方舟还没有回来,所以车子扔在了那里,他打车回的俱乐部。
  还没有出发,却已经算计这回来的时间。
  这种感觉自己从来没有过,仿佛心里多了一层羁绊,想要将她时刻的捆在身边的冲动越来越浓。
  也许,追回她是自己这辈子做过最正确的决定。
  -
  冉冉出现在初伊家的时候,她好像还没有起床。
  头发有些凌乱,穿着一件睡裙便下来给她开门。
  冉冉眼尖的一下子便看到了她脖颈处被人留下的痕迹,初伊的皮肤白嫩,一点痕迹都异常的明显。
  冉冉惊喜的瞪大了眼睛,指着她尖叫道:“你给我那冰山老板拿下了?”
  初伊突然想到了什么,伸手去捂着脖颈。
  脸上因为被人撞到而尴尬的红了起来。
  冉冉并没有打算放过她,凑到她身边八卦的问道:“老实交代,什么时候的事?你们俩是不是早已经暗度陈仓了?”
  “哎呀!你别瞎说,没有的事。”
  “还没有?歌歌,你不爱我了,你现在和我有秘密了!”。
  初伊连忙解释道:“以前真的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