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你是黑夜的太阳 > 第一百五十章 怕我伤害你,怕你不原谅

  初伊突然回头,“你呢?还在惦记你师父?”
  冉冉嫌弃的摇了摇头,“我师父就拿我当小孩儿,我都知道,他喜欢那种...你懂吧?”
  她边说边在脖子以下的补位比划着,初伊被她夸张的举动逗笑。
  冉冉感叹道:“当年我们一起玩游戏,我喜欢我师父,你喜欢Night。
  真没想到你和老板兜兜转转又重新相遇了,这些人也都还在,简直是太不可思议了。
  其实网络的感情真的很薄,咱们的情况连电视剧都不敢这么演。
  当时喜欢师父只是崇拜,现实接触了以后我更喜欢逗他,每次见我追着他说喜欢他的时候,他的表情都超级搞笑。
  能像你和Night这种的真的不多。”
  “其实要是付出了真心,无论怎么相识相遇的都不重要,因为你付出时候的心情只有你自己最清楚。
  不会因为是通过一根网线付出的精力,而削弱它的浓度,付出的心血和时间,不是虚无缥缈的,快乐的痛苦的也依旧还会记得。”
  冉冉赞同的点头,俩人说着说着门声一响。
  路方舟大喊了一声,“我回来了!”
  冉冉的目光瞬间向门口看去,路方舟换好鞋走过来的时候,惊的不敢上前长大了嘴。
  初伊看了一眼他,“怎么这个表情?又不是不认识。”
  “她怎么在这?”
  他到现在还记得小丫头片子早晨对他的嘲讽,没想到她直接杀到家里来了。
  初伊觉得路方舟的表现有些夸张,反驳道:“人家怎么就不能来?”
  冉冉挺直腰板接话道:“就是!我是替我老板来照顾老板娘的!”
  她也是变相传达她没有将昨晚的事情说出去。
  路方舟心领神会,没在说什么,转身回房换衣服。
  初伊对冉冉解释道:“他就那样儿,说话吊儿郎当的,不是不欢迎你的意思。”
  冉冉笑了笑,“我明白,我俩总在一起打游戏,我知道他说话方式。”
  总在一起打游戏?
  这个初伊还真不了解,原来私下已经很熟络了。
  那她就不用担心冉冉会拘束了。
  晚上的时候,路方舟对冉冉问道:“你再不走一会没有车了,我可不送你。”
  “谁说我要走?”
  路方舟看向初伊,探寻着什么意思?
  “冉冉最近这几天在这睡,跟我一个房间。”
  路方舟满脸问号,这让他有点接受不了。
  本来昨晚的事,自己心里挺愧疚的,但是冉冉一副无所谓的态度,让他摸不清头脑。
  现在又要在自己眼皮子底下住好几天?
  摆明了过来膈应他的是吗?
  他臭脸的问初伊,“你不是身边有人睡不着吗?”
  初伊确实有这个毛病,可联想到昨晚...在骆执屿身边,她怎么睡得那么踏实?
  也许是自己太累了吧!
  “没关系,我睡得晚,不会打扰到冉冉休息就好。”
  冉冉不知道初伊有这个习惯,想了想起身道:“那我还是回去吧!歌歌每天挺累的,不能在休息不好,我明早再过来给你带早餐。”
  初伊瞪了一眼路方舟,瞎说话把局面搞的这么尴尬。
  路方舟见冉冉失落的神情,时间上也确实很晚了,心里一时有些不忍,烦躁的挥了挥手,“想留就留下吧!我睡沙发,你睡我房间。”
  冉冉一听忍着笑回头,“真的?”
  路方舟警告道:“不许弄乱我的房间。”
  初伊的眼睛别有深意的在他们两个人身上看了看,女人的直觉很准,尤其在男女关系上。
  总觉得他们俩个好像...有些不对劲。
  骆执屿睡前再次打来电话,听着她噼里啪啦敲键盘的声音,皱起了眉头。
  “怎么还在工作?”
  “嗯,马上就弄好了,你才忙完?”
  “刚洗完澡,你也别弄了,赶紧回到床上去。”
  “真的就只差一点,很快。”
  “昨晚本身就没有睡好,今天又熬夜,已经一点半了,听话。”
  初伊见他一副自己若是不停下手头的事,便会一直说下去的架势,只好放下键盘,起身回去。
  她笑着抱怨道:“骆执屿,自从你管着我以后好多工作完不成,你知道我少赚了多少钱?”
  “多少?我倒是希望你一分钱不赚,靠我养着,这样就不用这么辛苦。”
  她虽然不会这么做,也不想靠别人养,但是听着他说养自己的时候,还是会心花怒放。
  “才不要,你就是想让我衣来伸手饭来张口,做一条依附你的寄生虫,这样你怎么欺负我,我都没有资本离开你了。
  不愧是生意人哈!算盘打得可是够精明的呢!”
  “进房间了?”
  “你怎么知道?你不会昨晚在我家按了监控吧?”
  男人的淡笑声传来,“傻丫头,我听到了关门声。”
  “哦,这样啊!我听话吧?你让我回来我就回来了。”
  男人嗯了声后,突然沉默了下来。
  彼此能清晰听到对方的呼吸声。
  初伊试探的问道:“怎么了?突然不说话?”
  “在想你要是一直这么听话就好了。”
  初伊抿着嘴偷笑,“你一直对我好,我就一直听话。”
  “笙歌。”
  他的呼唤既温柔又缠.绵,她喜欢听他叫自己的名字,就如昨日他在动情时那样,一遍又一遍的唤着,笙歌。
  “嗯?”
  “突然很怕有天你会离开,像你来时那样意外。”
  她仿佛在这句话里,听到了伤感。
  “不会,干嘛这么说。”
  “怕自己误伤到你,怕你不想在原谅。”
  初伊垂眸沉默,脑海里闪过那些难熬的日子,她苦苦的等待一个永远没有回音的电话。
  他确实伤的她体无完肤,但她不想放弃,她想与他在一起,哪怕认识一下吃一个简单的午餐也好。
  还好,她守到了,并且现在的日子,非常的满足。
  她哑声说道:“那就不要做伤害我的事啊!明知道会伤害我,为什么还要忍心做。”
  “招标会那天,如果垭惟打电话给你,叫你带着我给你的标书过去,你不用理会。”
  他在最后的关头,还是选择了放弃原本的计划。
  Ann离开他的房间后,他仔细的想了想,最终还是觉得赌不起,也不愿意去赌。。
  别人是什么样和他没关系,做到自己尽全力便也就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