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你是黑夜的太阳 > 第一百五十二章 赢的磊落

  两方的秘书分别将事先准备好的文件夹递了上去,之后交由方总的秘书输入到电脑里。
  文件夹的颜色款式一模一样,她看到其中一家公司的内容时,突然愣了一下,下意识的看了眼方总。
  为了防止输入员也就是方总的秘书被收买,这两个原本文件将封档保存,明日宣布结果时有异议的话可以要求拆封。
  今日只是让双方简单的看一下,大概回去之后心里有个数,之后会核算有无股权条件与价格差异,最后开会决定最终结果。
  秘书输入好后,首先在大屏幕上投放的是郑真诚公司开出的价格。
  当那个价格出现时,Aimee立刻看了他一眼。
  她万万没想到郑真诚能给出这个价位?
  自己千叮咛万嘱咐的告诉他,可以高出骆执屿的二倍,价钱完全在合理范围内,这样也不会做的太假。
  可郑真诚却没有听她的,一意孤行,只加了五十万,并且没有股权赠予。
  初伊看到幕布上的价位时,说不上自己当时是什么感觉,她只是很想笑,为什么笑?
  为了自己可悲的自信。
  郑真诚故意回避Aimee的目光,垭惟和方总还在场,所以她也不能表现的太明显。
  方总看了这个价钱后哼笑了声,别有深意的看了眼郑真诚。
  Aimee跟自己苦口婆心的争取来的机会,他竟然能给出比骆执屿第一次和自己谈的还要少的价格,简直是吃人说梦。
  秘书等待方总的指示没有着急放YG的价格,他面不改色的和郑真诚闲聊,“本来我很期待郑总会给我什么样的惊喜,但现在看来,我怕是只有惊吓了。”
  他呵呵的笑着,就如玩笑一般没有表现任何不满。
  但听在Aimee的耳朵里,却是那么的刺耳。
  郑真诚对方总说道:“现在笙歌的舆论很大,这和前段时间可是大不相同了,我觉得这个是我们公司能开出的最高条件,而且这还是再赌,万一笙歌凉了,我们也是血本无归。”
  Aimee真想上去给他一个耳光,他怎么能当着这么多人说出这种话?
  屋里的谈话,外面看热闹的人基本能听见一些,眼光纷纷看向初伊,见她的脸色不是很好。
  冉冉举着小拳头,鼓励道:“歌歌,我老板一定会赢的,不要担心。”
  初伊尴尬的笑了笑,“嗯。”
  垭惟的手指一下一下的点着桌面,似乎刚才的交谈跟他没有任何关系一般。
  方总对郑真诚失望透顶,早知道这样还不如当时直接给骆执屿拿走,整的现在还得罪人。
  方总对垭惟问道:“骆总今日怎么没过来?”
  “他有些忙,在外地带队员比赛去了。”
  方总的笑容带着几分讨好,心里猜测着是不是骆执屿因为自己临时的改变生了气,“骆总还真是什么事情都亲力亲为哈!有这样的领导,员工们可是有福了。”
  垭惟笑道:“骆总尊重对方是一个有诚意有实力的公司,也是做了充足的准备,有遗憾也无法,所以便没有亲自过来。
  骆总也让我给方总带句话,正如郑总所说,笙歌的风评现在确实不好,他给出的条件呢,也是心里的价位,可能和以前谈的有一些改动,方总您也别介意,毕竟上次没有签约,您不是一向都说口头协议不作数么?
  骆总也是像前辈学习,总之我也只是代表,一切决定都是我家老板的意思。”
  垭惟的这一番话可是有人欢喜,有人愁。
  大家听下来感受到骆执屿也觉得笙歌的风评不好,所以压低的价钱,至少比上次要低,不然不会用口头协议来讽刺方总的变卦。
  郑真诚喜,而方总忧。
  如果真因为他决策失误,上面要是知道了也是会追责的。
  他对着秘书示意,YG的名字亮起来时,几乎外面的人全部沸腾了起来。
  方总被吓到握紧的双拳也得到缓解。
  郑真诚不信自己的眼睛,震惊的站起了身子。
  连初伊都没有想到,他会出到八位数。
  冉冉抱着初伊兴奋的说道:“老板好帅,是那个对方的五倍。哇!”
  在场的所有员工都没有见过这个价格,而且还是在没有完结的情况。
  而结合刚才垭惟所传递骆执屿的原话是,他觉得风评确实不好,只能值这个价钱。
  这个价钱创下了历史的新高,但是方总注意到价格是比原定的高,但是股权的部分被取消了。
  他现在无法计算到底到底哪一种更合算,只能说自己短时间内没有被打脸。
  但几年后的某一天,他为自己当年的贪心,悔的肠子都青了。
  初伊以为骆执屿既然已经算计到了郑真诚的想法,他也会用最合适的方法压倒郑真诚。
  然而他没有如自己想的那般狭隘,他高出了五倍,赢得光明磊落。
  没有多余的附加条件,谁赢谁输不用统计一眼便可知。
  方总主动站起身与垭惟握手,“告诉骆总,希望我们能合作愉快。”
  郑真诚二话没说从会议室出来,明显有些生气,经常保持的绅士风度此时都忘记了伪装。
  Aimee对方总说道:“我去送送郑总。”
  她说完便踩着高跟鞋追了出去,初伊也冲那个方向跟了过去。
  垭惟用余光看到脸色不太好的初伊离开,也准备告别,“那明日就直接来签合同了?”
  方总笑道:“当然,当然。”
  “那我先走一步,我们骆总的女朋友好像刚走,我还找她有些事谈。”
  方总有些惊讶,“骆总的女朋友是我们公司的?”
  “对啊!您不知道?”
  “哎,手下人太多哪能关注的过来,不知道是哪位啊?”
  垭惟指了指屏幕,“笙歌。”他说完便笑着转身,留下方总陷入了沉思。
  虽然这次看似一次性多争取了很多利益,也创造了历史记录,可损失的远远不止这些啊!
  他现在后悔,好像也来不及了!
  骆执屿这个年轻人,还真是阴。
  Aimee和郑真诚在电梯处争吵,初伊没有露面,躲在墙后。。
  郑真诚气愤的指着Aimee的鼻子大吼,“我看不是初伊蠢,蠢得那个人是你,你被你认为的好姐妹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