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你是黑夜的太阳 > 第一百五十七章 黑夜的太阳

  -
  颁奖晚宴。
  初伊作为骆执屿的女伴出现在会场,她穿着在粒姐那买的礼服无疑成了全场的焦点。
  美艳但不妖媚,成熟但不老气,让人扎眼一看便移不开眼睛。
  Aimee一身火红的礼服裙子在会场指挥布置,一切完事后回到了郑真诚的身边。
  郑真诚陈出手臂,意思让她晚上去。
  Aimee看到初伊和骆执屿在另一方,表情有些不自然的挽在了他的手臂上。
  陈啸也看见了初伊,立刻上前过去打招呼。
  “不是说今日没时间过来吗?”
  陈啸故意逗趣道。
  初伊害羞的笑了笑,“执屿说他自己无聊,非拉着我一起过来。”
  陈啸绅士的和骆执屿握了握手,“你是主角,参加还是陪骆先生,这要是让别人听到了,可是不会好好写的,标题一定劲爆。”
  陈啸说的没错,这要是被别人听到了难免说她自视过高或者诸如此类难听的话。
  不过她也习惯了,别人怎么说她也管不着。
  初伊转便话题的说道:“陈总宣传的事到时候我会说的,你放心。”
  陈啸点头,“ok.你看着弄,我相信你。”
  他看着初伊又看了看Aimee,随后劝道:“朋友间有误会就说开,没什么大不了的,何必弄得这般尴尬。”
  “嗯,我会处理的,陈总放心。”
  骆执屿从头至尾都没有插话,只是将手揽在她的腰间,目光全部在身旁的人身上。
  陈啸随便找了个借口离开,骆执屿小声在她耳边问道:“绯闻男友。”
  初伊笑着白了他一眼,“瞎说。”
  “你绯闻男友当着我的面与你眉来眼去,你说怎么办?”
  “骆执屿你故意的是不是?找茬是不是?”
  骆执屿温柔的笑了笑,“行了,不逗你了。要过去打招呼吗?”
  初伊顺着他的目光看向另一侧的Aimee,叹了口气,“还是别了吧!郑真诚在,我过去她也会尴尬,何必呢。”
  最熟悉的陌生人,也便是如此了吧?
  相见而装作不相识,那心里的暗涌翻腾,搅的人浑身都不舒服。
  -
  当晚。
  笙歌的名字拿了四个奖项。
  再有一次镜头晃到她的方位时,刚好骆执屿在吻她的手,嘴型好像在说,真棒。
  那眸子里宠溺的光都要溢了出来,这对跨界恋人原本始终不被人看好,可是现在看来感情似乎特别稳定。
  有一个奖项需要她亲自上台的时候,她提着裙摆,一步一步走上那最高的楼梯,脖颈纤长,勾勒出好看的弧度。
  初伊站在聚光灯下,皮肤白皙,眸子里闪着如星辰般亮眼的光芒。
  她深吸了口气,原来站在领奖台上是这般的感觉,原来骆执屿曾一次一次的对她在领奖台上说情话,会是这般的难以启齿。
  可怎么他说的就是那般的自然呢?
  领奖自然都是官方客套的话,感谢公司感谢粉丝感谢....
  之后便要开始宣传电影,又占用了最后一些时间。
  最后,还要感谢两个人。
  一个是我男朋友,Night,骆执屿。
  他给我很多的帮助,无论是事业还是生活,如果没有他就不会有我现在的两个作品。
  那段经历很美,也很值得纪念。
  还有一个是我的主编Aimee,我最好的姐妹,她带我入行,对我时刻的监督,生活的照顾,也许感情会便,但我想走过的岁月不欺人,祝她,幸福。
  她在台上闪闪发光,骆执屿在台下为她骄傲。
  初伊想:好的爱情便是彼此成全,彼此让对方变成更加闪光的人。
  -
  没有人看到躲在后台的Aimee躲在角落哭到泣不成声。
  她小声的说了句:“对不起,初伊对不起。”
  只有她自己知道她心里的秘密,她的许多的无奈。
  爱使人疯魔,她没得选。
  人生就是要面对各种各样的选择,当遇到岔路只能选择一条时,除了向前,别无他选。
  初伊和骆执屿回去的路上,骆执屿问她:如果有天Aimee回头了,你还会原谅吗?
  初伊想都没想,点了点头:她只是迷路了而已。
  骆执屿继续问道:那你不怕出现下一个郑真诚,下下一个郑真诚,她仍旧不选择你吗?
  初伊沉默了。
  她不知道该如何回答,有很多友情便是这样,在友情和爱情做选择时,对方毫不犹豫的选择了爱情。
  遍体鳞伤时想到了友情,这东西谁解释的清呢?
  这种事情谁又能来定对与错呢?
  没人任何人。
  可以来衡量这件事情的对错。
  平心吧!
  将心比心,值得便好。
  -
  初伊最终还是决定跟剧组去另一个城市,她和骆执屿的大世界,她放心的交给了他。
  出去学习出去体验,出去收获出去圆梦。
  正如陈啸所说,没有任何一个人能比她更了解人物的感情和语境,这是她写给骆执屿的故事,她不想假手于人。
  三个月并不长,时间很快便会过去。
  也正好趁这个时间让所有人所有的关系都冷静下来,也许也是个不错的选择呢。
  陈啸经常过去探班,见她穿着厚厚的羽绒服,不施粉黛的跟在旁边看着,无论多晚她都会一直跟组进行,这种敬业的态度十分让人喜欢。
  有天,那场景刚好在山上。
  陈啸等大家结束后,让初伊留了下来。
  他带了些酒,两个人坐在山巅上,看着满天的繁星闲聊。
  陈啸问她:还习惯?会不会觉得辛苦?
  初伊笑了笑,如实答道:“确实艰苦。”
  “后悔来了?”
  “那倒没有,辛苦是辛苦,蛮有趣的,不后悔。”
  “你男朋友来看过你吗?”
  初伊听到骆执屿后难得调皮的嘟了下嘴,“没有,他很忙,况且他来我也没时间陪他。”
  “我很好奇,你喜欢他什么?帅?还是什么?”
  陈啸笑着问。
  初伊看向他,答:“他给了我光。”
  陈啸轻摇了下头,表示不理解。
  初伊解释道:“我想每个人都有不被认可,崩溃大哭的阶段吧?他是在我那个阶段给了我光的人。”
  她抬头指了指星空,说道:“像黑夜里的太阳,你见过吗?”
  陈啸摇头,“从未见过。”
  “我见过。。
  是他在我身旁,熟睡的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