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你是黑夜的太阳 > 第一百六十二章 骆执屿家聚餐

  -
  初伊在心里冷笑,有一种男人,特别爱把自己包装成韩旭这种艺术气息浓厚的大叔。
  浑身上下弄点脏范,玩玩皮子,做手工时旁边还得摆上一个红酒杯。
  故作深沉,眼神里必须饱经沧桑,看起来与人格格不入。
  仿佛自己过的不是日子,光靠意念就能活!
  一开口不是诗歌就是哲学,再不然聊点人生,仿佛自己已经将红尘参透,活出了另一番境界。
  他无所事事是不追求名利,随遇而安。
  他精神出轨是灵魂上有共鸣?
  这他吗是什么说法?
  话说的都好听,就干那些恶心的事!
  这种大叔骗小姑娘,一骗一个准!
  当然,这只是极个别的人…没说所以打扮的人都这样,不要对号入座!
  初伊蹙眉问道:“那你怎么不分手?”
  骆琦瘪了瘪嘴,垂下眸子小声回道:“我心软了,他求我,恨不得给我跪下了,他说他只是失手,不是故意的。
  我心软给了他一次机会,后来他总是在我这拿钱,不是进料就是买酒,你也知道他总是摆着一张臭脸,生意根本不怎么好。
  后来我发现,他其实一直都在骗我,他离过婚,也有孩子。
  我这次提出分手,他就失控了,把我打成了这样不说,他还不许我出去,天天在家看着我,把我软禁起来了。
  还好你聪明,让我哥去救我,不然我还真不知道要怎么办……”
  她说完又趴在初伊的怀里哭,嘴里还念叨着,“我哥一定气死了,你帮我求求情,我也不想的。”
  初伊点了点头,劝道:“你都这样了,他不忍心骂你了。
  韩旭这种男人看着是蛮吸引人的,但终究不是能一起努力的人,一副不食人间烟火的模样,分就分了吧!
  难道你以后还能跟他一起食香活着?
  再说,这种事情有第一次就有第二次,绝对不能心软!
  他们俩报警了吗?他这样是犯罪!必须追究他的责任。”
  骆琦点了点头,“嗯,我明天会去录口供。”
  这时垭惟从厨房出来,手上端了碗面条,放在了骆琦面前,“吃吧!”
  骆琦含着眼泪点了点头,“谢谢垭惟哥。”
  “别谢我,你哥做的。”
  骆琦低头吃面的时候,瞟了眼厨房的方向,见骆执屿出来直接回了二楼,并没有想搭理她的意思。
  初伊在她身旁小声说道:“你哥是怕他在,你不能好好吃,不用多想。”
  骆琦点了点头,大口吃了起来,仿佛饿坏了的模样。
  古垭惟不解气的骂了她几句,她难得没有回嘴。
  初伊看了眼墙上的挂钟,“很晚了,你们俩都在这住下吧,房间也够了,就别折腾了。”
  垭惟嗯了声,初伊起身道:“让垭惟陪你,我上楼去看看你哥。”
  骆琦跟着起身,“我扶你上去吧?你这脚怎么伤的这么严重啊?”
  初伊摆了摆手,“不用,我跳习惯了,你们聊着,我去看看他。
  琦琦,你别瞎想了啊!过去的就让他过去吧!”
  骆琦听话的点了点头,“放心吧!我没事了。”
  初伊在心里叹气,这么大的伤害,怎么可能说没事就没事呢?
  至少以后谈恋爱的时候都会恐惧,对方会不会有不为人知的那一面,这种心理阴影会伴随自己一辈子。
  初伊跳回了房,见骆执屿连灯也没有打开,靠在窗边抽烟,显得十分落寞。
  她跳着跳到了他的身边,在他身旁蹲下了身子。
  “怎么躲在这里?是不是心疼骆琦了?”
  骆执屿没回答,心情似乎十分的不好。
  初伊拉过他的手,将自己的脸贴了上去。
  “别不开心了,骆琦已经很难过了,看你一张臭脸生她的气,她会更难过的。”
  “我没有生她气。”
  初伊扬起头,在黑暗里看向他的剪影,“那你在生自己的气,对吧?”
  骆执屿点了点头。
  “你是好哥哥,别怀疑你自己,这种事情只是意外,你别多想了。”
  骆执屿将烟头掐灭,转过身将她从地面上拉起。
  初伊坐在他的腿上,听他说了声:“谢谢。”
  如果今天没有她的敏感,可能到现在骆琦还处于恐慌中,等着被解救。
  这会儿,看透了他的自责,跑来安慰自己,他是个好哥哥。
  所以,谢谢她。
  -
  第二日晚上,大家都来骆执屿家里凑热闹。
  这已经是头一晚便说好的事,并不想将骆琦的事情让人知道,所以并没有临时取消。
  大家带了好多吃的过来,见到骆琦受伤,纷纷一脸惊愕的询问她怎么了。
  骆琦只是心虚的说出了车祸,不严重。
  大家看了看她又看了看坐在轮椅上飞速行驶的初伊,感叹着她们俩顽强的生命力。
  Ann:“歌姐,你这轮椅玩的挺溜啊?”
  初伊笑着答,“那是自然!再过两天,没准能给大家献舞一曲。”
  路方舟紧张的按住轮椅的扶手,“你消停点吧可!这要是翻了摔烂了脸,没人要你,你哭都找不着调。”
  初伊不屑的哼笑了声,看向骆执屿扬着脸质问道:“会吗?”
  骆执屿穿着米色的毛衣,今天看起来特别温暖,平易近人的模样。
  他没太注意他们说话,反问了句:“什么会吗?”
  “我摔烂了脸,你还要我吗?”
  骆执屿摇了摇头,“不会。”
  初伊觉得自己的面子被他摔在地上,还用鞋子踩了踩,然后抿了抿。
  “骆执屿,你个王八蛋!”
  她快速转着轮椅靠近他,照着胸前给了他一拳。
  骆执屿握住她纤细的手腕,俯身亲了下,嘴角肆虐的笑着,“你都那么蠢了,我自然不能要你,所以你老老实实的坐着,不要到处跑。”
  众人:“……”
  咦!
  真酸!
  一股恋爱的酸臭味!
  初伊笑着白了他眼,嘟囔道:“不要就不要,你可别后悔!”
  大家哄笑而散,准备着晚上的吃食,闲着的窝在客厅打游戏,女生们坐在一起聊聊八卦之类的。
  骆执屿坐在电脑前工作,看着大家开心的笑脸,不自觉的跟着勾起了嘴角。
  饭间。
  大家正热络的拼酒,骆执屿出声打破了热闹的氛围。
  “全球联赛准备的怎么样了?”
  众人:“……”
  垭惟?“好好的聚会,你提什么比赛呀!真是的!就不能让他们放松放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