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行模拟器 > 42 黑爆虫

  把法阵比作一幅画,别人画的是死物,呆板又毫无生气,仅是照本宣科、依葫芦画瓢,但,此木块内的法阵,同样的事物却画得活灵活现,栩栩如生,就像真的一样,不,那就是活物!
  刻画者给法阵赋予了生命,为法阵注入了活力,仿佛造物主,创造出了活生生的物体!
  这一切,不仅打破了、更是颠覆了黄朝和江燊对法阵的一贯认知,对他们来说,可谓是受到了前所未有、震撼人心的教导,新世界的大门,不可阻挡的敞开了!
  不过,此“一画”法阵在某些地方处理得还是显得稚嫩,可以想见刻画者多半经验不足,是个新手,换句话说,此人还有进步的空间,未来不可估量。
  由此推断,在不久的将来,此人定然会让世界所有的阵师大吃一惊,撼动整个修行界!
  江燊双手握拳,浑身颤抖着,当此法阵的刻画者一鸣惊人的时候,他作为对方的第一任老师,将会获得多大的荣光?简直难以想像!太令人期待了,他激动得不能自已。
  人不可貌相,那个西门琅年纪轻轻,居然还会“深藏不露”这一招,只可惜,再低调的表象,也掩盖不了天才原本的光芒,瞧,人生首次刻画的法阵就能惊世骇俗!
  必须找西门琅好好谈谈!江燊如是想。
  黄朝恢复了冷静,双目精光内敛,想着是不是要为西门琅单独开一个法阵课,由他亲自教导?好像不合规矩……
  但,规矩是死的,人是活的。天才不能埋没,必须好好培养。
  他暗中计划着。
  ……
  夜。
  花逐月来找东方润去楼顶喝酒。
  东方润推辞不了,无奈随行。
  楼顶。
  花逐月站在墙的后面,伸出脑袋望着黑黝黝的下面,说:“一楼的那个男的就是从这跳下去的。”
  东方润正喝啤酒,闻言也望下看了看,暗忖,普通人跳下四楼很难活,而修士应该死不了……当然他不会试。
  “有什么想不开的呢?”花逐月自语着,非常不理解。
  东方润没什么好说的,他不想猜测别人的想法,只是喝啤酒,喝完了走人。
  花逐月直起身子,转脸看东方润,说:“喝了我的酒,你就是我的人了。”
  “啥?”
  东方润被呛着了,咳嗽起来:“咳咳咳!”
  “哈哈哈!”
  花逐月笑了几声,很开心的模样。夜风吹动着她的秀发,她仿佛要随风而去。
  东方润看着花逐月。
  花逐月也看着东方润。
  东方润不看了,喝酒,咕咚咕咚,喝光了一罐啤酒,告辞。
  “唉!”
  花逐月望着月亮,叹气。
  回家。
  东方润超频修行三小时,升级为初学12级。
  剩余积分30点。
  积分又快没了,又要找人刷分了,再找任小山?
  “任小山不会跟你打。”小寞说。
  “那找谁?”
  东方润思考着,想来想去找不到人,去野外?他现在实力足够了吧?
  7月19日。
  打车。
  “老师你去过野外吗?”东方润询问。
  “去过啊!”花逐月说。
  “危险不?”东方润说。
  “对你来说确实很危险。”花逐月笑了笑。
  东方润不说了,他忽然想起一事,老师对他可以能量外放之事似乎并不惊讶,嗯,反正是小事,不惊讶就不惊讶吧。
  几秒后,他又想起一事,说:“有一种虫子,能爆炸,听说过吗老师?”
  “什么样子?”花逐月很有兴趣。
  东方润仔细描述了炸死任松的黑色虫子的外表。
  “黑爆虫?很稀有的怪兽。”花逐月说。
  “厉害吗?”东方润说。
  “很危险,不要接近。”花逐月说。
  “哦。”东方润说。
  “你在哪碰见的?”花逐月说。
  “南郊。”东方润说。
  “你看见黑爆虫爆炸了,炸谁?”花逐月好奇。
  “……”
  东方润摸了摸下巴,思想斗争了一会,决定说实话:“炸任松,这里。”他指了指自己的咽喉,说:“然后任松死了。”
  “原来任松是这么死的……”花逐月明白了,又问,“只炸任松?不炸你?”
  “我跑了啊!跑得飞快。”东方润解释。
  “对,你特别能跑,也很会跑。”花逐月点头同意,深有体会。
  “这话说的……”东方润不好反驳。
  “怎么?你想去野外找死?”花逐月说。
  “不想。”东方润否认。
  花逐月注视着对方,试图找出对方说谎的证据。
  东方润目不斜视,问心无愧,让她看。
  “你不老实。”花逐月突然伸手捏了捏东方润的下巴。
  “嚯!”东方润吓了一跳,下巴是能随便摸的吗?那是他的下巴!
  花逐月收手,靠坐回去,看窗外。
  东方润心有余悸,他发觉自己跟老师在一起也蛮危险的,随时可能失身啊!
  上午。
  法阵预备班。
  江燊和黄朝一同前来,前者很隆重的向学生们介绍了后者。
  众学生鼓掌欢迎。
  然后,江燊又介绍西门琅给黄朝认识。
  黄朝当众鼓励西门琅,说对方很有天分,是可造之材,以后有什么不懂的可直接去问他。
  众皆哗然,这待遇太特殊了!放在古代就是首席阵师收西门琅为入室弟子啦!
  西门琅高兴得快哭了,老天有眼啊!总算有人赏识他了,原来他一直怀才不遇啊!这次,他真正的超过了东方润,不是家世碾压,而是天赋压制!太爽了!
  他恨不得跪下,当场认黄朝为师父,再把这个喜讯告知所有人!哦对,要第一个告诉苏弗!
  黄朝带走了西门琅,去办公室单独谈话。
  西门琅出门时趾高气昂,拿眼角瞄了瞄东方润,似乎在炫耀,又像是示威,之后,他抬头挺胸、昂首阔步的跟随首席而去。
  教室里炸开了锅,众学生议论开来:
  “我早说了西门琅不是一般人!”
  “你什么时候说过?”
  “我用得着特意说给你听吗?”
  “你说给谁听了?”
  “关你屁事!滚!”
  “我怎么觉得……有问题呢?”
  “嫉妒!你这是嫉妒!”
  “眼红什么?人有本事是他努力了,你没本事是你不努力。”
  “别仇富啊!”
  “没想到西门琅不仅有钱,还很有才,太难得了!刮目相看啊!”
  众人感慨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