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行模拟器 > 47 怒刻

  西门琅微一点头,伸手就接了过来,一个“谢”字都没说。
  法阵预备班的考核不是强制性的,想考就考,不想考也行,这次的考核共有26名学生参加,包括西门琅和东方润。
  江老师的不亚于卑躬屈膝的讨好举动,惹得众学生一阵阵犯恶心。
  按照座位顺序,学生们排队拿素材,嗯,除了西门琅。
  东方润看了看手里的木块,与之前在这里学习“一画”法阵时的木块一模一样,只是表面的划痕更为复杂,想来就是“三画”法阵的表象了。
  “这‘三画’法阵的作用是悬浮。”江燊顿了顿,“能让你们手里的木块悬在半空中,并坚持十秒钟,就算成功。好了,你们开始刻画吧。”
  他解释几句,便低头玩手机,不再多话。
  西门琅盯着手中的木块,双目放光,暗中想:“哼哼!大展身手的时候终于到了,看老子吓死身后那帮废物!”
  他是首席阵师钦点的合法接班人,法阵天赋闪闪发光、肉眼可见,自然看谁都像废物。
  悬浮类法阵?
  东方润运行《基础法阵》,发现书中记载的法阵样式与手中木块表面的划痕,似乎并不一样。
  这也不奇怪,同一种类的法阵,可以有多种的组成方式和刻画手法,甚至,极个别极有天赋的阵师还能创造出全新的纹路,为法阵这个巨大宝库再添一份财富。
  因此,联邦是鼓励阵师创新的,无数年来,正是由于不计其数的阵师不断钻研、不懈努力,才使得法阵经久不衰,更为强盛。
  万变不离其宗,表象的区别并不能掩盖本质的类似,只要掌握了一定规则,此“三画”法阵,刻画成功不是什么问题。
  预备班考核,考的就是刻画法阵的熟练度,还有对自身能量的掌控力,两者缺一不可。
  东方润专心致志,连接游戏手柄,握着木块开始刻画。对于《基础法阵》熟练度100%的他来说,这悬浮法阵,实在太简单。
  Max怒气别浪费,释放大招!
  再来一次怒刻!
  唰唰唰……
  能量在木块内游走,不到半小时,便刻画完成。
  很顺利!
  他往四周看了看,发现其他学生都还在努力刻画,一个比一个聚精会神,有的人太过专注,已经满脸的汗水却不自知。
  为了贯彻低调的作风,不引人注目,他特地等了十分钟,然后感觉有些无聊,遂决定交出木头、完成考核、走人。
  ……
  就在此时,一个学生猛地站了起来,以极其激动的语气说:“老师,我……我完成了!”
  众人一片哗然,全都停止刻画,先后看了过去,想要瞧瞧说话的学生到底是何方神圣,居然能如此快速的完成?不会是西门家的三少爷吧!
  他们第一个想到西门琅,也不是没有原因,毕竟对方是由首席阵师亲自指点的,能被首席看中,法阵天赋肯定逆天!不是他们这些普通资质的人能比。如果说有人能在此次考核中最先刻画完成、拔得头筹,不是西门琅,还能是谁?
  然而,让人意想不到的是,那个宣称“我完成了”的学生,并不是西门琅,而是个不起眼的少男。
  众皆愕然。
  有些学生不禁望向最前方的西门琅,心中难免有点幸灾乐祸,都在想着,你这个首席的入室弟子也不过如此啊!神气什么呢?
  西门琅回过头,面无表情的看着侧后方那名少男,满嘴的苦涩,实际上,他正在努力控制着自己的羞愤情绪,勉强维持着面容的平和,只是脸部肌肉绷得过紧,神情稍显僵硬。
  这次预备班考核,要是他无法拿到第一名,那么,他引以为傲的首席钦点的身份,就会变成一个笑话。现在,有人站出来想要促成这个笑话,他如何不怒?而他给了对方侮辱自己的机会,他又怎能不羞?
  幸好,他还有一丝希望,最后的希望,那就是,那名少男刻画的法阵不成功!真是这样的话,他便能逃离“笑话”的桎梏,继续享受“首席钦点”这个身份所带来的无限荣光。
  他别无选择,只能暗中诅咒:“不成功!不成功!不成功……失败!失败!失败!”
  江燊也很惊讶,还有比西门琅天赋更好的学生?不可能啊!他放下手机,抬起头,望向那名站立的少男,说:“那好,请你演示一下。记住,要保持十秒钟的悬浮。”
  那名少男名叫宋修,十八岁,普普通通,毫不起眼,不过这次他大大的露脸了。
  他深吸一口气,缓解了紧张情绪,手托木块伸到身前,双目一眨不眨的盯着,屏息运气,向木块内输入一缕能量,激活了法阵,随后,便是满心期待的等候。
  教室里所有人的眼神,全部聚焦到宋修手里的木块之上,神色复杂的等着下一刻即将显现的画面。
  每个学生心内都有着各自的小算盘,但出奇一致的是,几乎都不想看到那名少男的成功,说到底,谁也不愿承认自己不如别人,更何况对方只是个不知名的小角色。
  如果,首先完成的是西门琅,众人反而更容易接受。
  既是西门家三少爷,又是首席入室弟子,西门琅具备双重身份,本来就高人一等,他最先通过考核,不是理所当然吗?一点也不意外啊!
  可惜,“意外”还是出现了。
  众人不自觉的有点排斥。
  在场的人,或许只有东方润真心希望那名少男能成功,只有这样,接下来他通过考核的时候,才不会显得突兀,达到了低调的目的。
  众人的心思在脑中一闪而过,宋修手里的木块也无声无息的缓慢升起,在离开手掌约十厘米的距离停住,悬浮在空中。
  宋修目露喜色,但,还是压抑着脸庞的笑容,尽量不使笑容扩散,因为,目前为止,只是成功了一半,还不能高兴得太早,否则可能会乐极生悲。
  “喔——哇——”
  众人的惊叹声此起彼伏,心内的震动更是无法用语言来形容。
  那位少男能做到如此地步,即使最终不能悬停十秒,也极为难得,至少,这份法阵天赋,已超过了大部分学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