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行模拟器 > 64 男人要大度

  “不,你什么都不知道。”花逐月很冷淡,转头看窗外。
  东方润若有所思,老师话里有话啊!
  夜晚。
  超频修行三小时,他升级为初学20级,剩余积分2点。
  没积分了,又要去杀野狗了。
  8月4日。
  东方润说要去野外。
  花逐月同意,她也去。
  跟以前一样,东方润打算骑自行车去。
  花逐月没有交通工具,打算坐东方润的自行车去。
  “坐……坐我的车?”东方润愣住,从这里骑去南郊野外,还带一个人,累死他啊!
  “嗯,打车又到不了野外。”花逐月说。
  “你……你也可以骑自行车啊!”东方润提议。
  “我没有自行车。”花逐月说。
  “买啊!二手的,几十块钱,又不贵。”东方润说。
  “我不买,买来没地方放。”花逐月说。
  “小区有车库。”东方润说。
  “反正我不买,我就要坐你的车。”花逐月说。
  “……”
  东方润无语,他发觉老师好像很任性……
  “走吧。”花逐月说。
  东方润推着车,走出小区,东张西望起来。
  “你找什么?”花逐月奇怪。
  东方润担心被苏弗看见,很难解释啊!不过苏弗应该不会开车经过吧……
  他抱着侥幸心理,跨上了自行车。
  花逐月侧坐在后座,双手很自然的扶着东方润的腰。
  东方润很别扭,但又不好说,总不能不让老师碰他啊!老师也要保持平衡啊!
  他用力一蹬,骑走了。
  这次,他笑不出来,不过也不难受,只是感觉有点……怪怪的。
  老师很奇怪,他从未遇见过这样的老师。表面看来是老师,其实是……同伴?更像是……朋友?
  两人前往南郊。
  东方润轻车熟路,抵达黑毛野狗的活动地点,停车。很幸运,他没有碰见苏弗。
  两人下车。
  “你来过这里?”花逐月观察周围环境。
  “来过几次,打野狗。”东方润说。
  两人行路。
  花逐月落后两步,说:“你打头阵,我在后面保护你。”
  “哦。”东方润抽出匕首。
  “还有武器?准备很充分啊!”花逐月笑着说。
  “你说话小点声,把野狗吓跑了。”东方润半转脸,责怪。
  “拐着弯骂我?”花逐月怒了。
  “嘘!”
  东方润举起左手食指竖于嘴唇前,示意老师噤声。
  “哼!”花逐月很生气的冷喝。
  走了两分钟,他们偶遇黑毛野狗拦路。
  东方润挥舞着匕首,三两下就杀死了野狗,自己则毫发无损,随着实力的增长,杀野狗越发轻松。
  怒气值8点。
  获得积分50点,共有积分52点。
  “怎么只有50点?”东方润当即质问小寞。
  “因为你的实力是野狗的两倍,所以积分减半。”小寞解释。
  “哈?还有这种规定?”东方润吃惊。
  “是的。”小寞说。
  “那我打败了实力比我高的任奎,积分怎么不双倍?”东方润说。
  “击败是你实力两倍的敌人,积分双倍。”小寞说。
  “……”
  东方润沉默,忽然想起了什么,说:“任松你记得吧?当时任松初学2级,而我初学1级,他的实力是我的两倍,但击败他的积分只有100点。”
  “……”小寞卡壳了。
  “怎么回事?回答我啊!”东方润沉声说。
  “1级不算。”小寞强行解释。
  “为什么不算?”东方润惊叫。
  “……好吧,算。”小寞说。
  “那你少给我100分。”东方润说。
  “过期作废。”小寞说。
  “怎么这样?”东方润惊呼。
  “男人要大度,这种鸡毛蒜皮的小事不要斤斤计较。”小寞说。
  “……”东方润无话可说。
  ……
  花逐月发现了一件奇怪的事。
  她发现,东方润站在那里一动不动,不知在干嘛。她走到东方润面前,说:“你在干什么?”
  东方润不答,双眼望着前方,仿佛没有看见花逐月这个人。
  “喂!”
  花逐月伸手在东方润眼前晃来晃去。
  东方润无动于衷。
  “装傻?”
  花逐月伸出手指,戳了戳东方润的脸颊。
  东方润毫无所觉,好像木头人。
  “嘿!有意思。”花逐月伸出两只手,分别戳东方润的两边脸。
  东方润还是没反应。
  “不会死了吧?”花逐月索性用手掌按住东方润的脸,来回轻轻挤压。
  东方润脸被揉红,依然不动。
  “这……”
  花逐月震惊,这是怎么了?中毒了?她仔细观察东方润,没发现异常啊!要不,拉近了再看?她眨了眨眼,踮起脚,脸蛋慢慢接近过去。
  她的双手,捧住东方润的脸,微微用力,往自己这边拉,而她的脸,正逐渐靠近……
  碰到啦!
  两人的嘴唇,隔着口罩,接触在一起……
  花逐月睁着眼,注视着东方润的双眼。
  两人近在咫尺,眼睛看眼睛,嘴唇碰嘴唇……
  东方润正在和小寞争吵,对外界的一切漠不关心,等回过神,惊觉不对劲,眼前的人是谁?老师?这是在做啥?
  “啊——”
  花逐月大叫一声,推开东方润,自己退后数步。
  “你……”
  东方润不禁脸红一大片,莫名其妙的就被老师夺走了初……虽然两人嘴唇之间隔着一层布。
  “你在想什么?”花逐月整理衣服,掩饰尴尬。
  “我……我还没问你在想什么……”东方润耳朵都红了,说话也不利索,心脏快速跳动着、好似要爆炸。
  “这野狗……”
  花逐月转头看地面的野狗尸体,转移话题。
  “放着不管。”东方润挠了挠脸,两只手不知往哪摆。
  “带回去烧了吃。”花逐月说。
  “带不了,太重。”东方润说。
  花逐月也就是随便说说,带不了不带呗!
  没话说了,两人同时沉默,都不好意思看对方,看向别的地方。
  “咳咳!”
  有人咳嗽了两声,显示自己的存在。
  东方润和花逐月均是吃了一惊,还有旁人在侧?这完蛋了啊!会不会被人看见啊?那人会不会出去乱讲啊?
  他们一起转头。
  来人是个青年男子,右手虚握着拳头放置于嘴前,低声咳嗽着,他的表情很怪异,似笑非笑的,似乎看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
  “你是……”
  东方润见过来人,努力回想着对方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