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行模拟器 > 67 东方润VS苏弗

  教室中央,空出了大片场地。
  东方润和苏弗隔着数米,相对而站。
  切磋的内容,是剑法。这是由花逐月提议的,东方润同意,苏弗也没意见。
  东方润体会到了老师的良苦用心,给他提供机会啊!切磋一番,消除误会?相逢一笑泯恩仇?
  他看着苏弗,有点激动。
  苏弗低垂眼帘,不与东方润对视,表情也很平淡,对此次切磋不太重视。
  “开始。”
  花逐月担当临时裁判,断然呼喝。
  周围的众学生紧张起来,关乎能不能喝到饮料,谁都不想输。
  东方润VS苏弗!
  Round1!
  Ready?GO!
  东方润28条命满血,怒气值8点。苏弗生命值100点。
  双手握着木剑,东方润杀了过去,直刺。
  啪!
  苏弗用木剑格挡,身形一晃,闪开。
  连续按A键,东方润使出组合技,又劈又砍又刺。
  啪啪啪!
  苏弗轻松挡住,她的剑法造诣,远在东方润之上,正常来说,她不会输。
  东方润后退,调息。
  苏弗不进攻,她很清楚,自己一出手,东方润就输了。
  “你用的是什么剑法?”东方润打不过,只能说话。
  “……”苏弗不想回答,涉及家族机密。
  “嗯?”
  东方润等待答复。
  “苏氏剑法。”
  苏弗随口编了个名字,她眼神飘忽,自始至终都没有正视东方润,更不会与之对视。
  通过察言观色,东方润确认,苏弗生气了!苏弗肯定知道了他和老师碰嘴唇的事!从朱飙那里听说的?不,也许苏弗当时就在那里,亲眼看见,只不过没现身……
  那反而好办了!如果苏弗看见了,就能分辨出不是他主动的是老师主动的!他被动接受而已!
  哦,所以苏弗就是生气他为什么不推开老师?为什么要被动接受?来者不拒?等于说,他对待感情很不认真,吃着碗里的瞧着锅里的……等等!他这是还没吃到碗里的就在惦记锅里的了!人品极差!
  因为这件事,苏弗对他很失望,觉得自己看错人,从此各走各路、行同陌路?
  不要啊!他可以解释的!他其实是好人,很好很好的人!那是一场误会!真的是误会!
  但,他可能没机会解释了。
  世事就是如此,等意识到出错,已经不可挽回。
  唯一能挽救的方法,就是时光倒流,回到那一刻,他不跟小寞争执,不给老师机会,也就不会发生后来的一切……
  不对,应该再往前倒流,回到他和苏弗探讨案情的那一刻,当时他是不是少做了什么或是少说了什么……
  也不对,应该再往前倒流,回到苏弗开跑车送他上学、接他放学的那一刻……
  还是不对,应该再往前倒流,回到他骑车载着苏弗的那一刻……
  然而时光不会倒流。
  时光好似经验丰富的冷血刽子手,砍掉一个又一个犯人的头,从不失手。
  东方润瞧着苏弗,那么近,又那么远。
  苏弗很淡漠,双眼看着地面,她的实力,是那么强大,而她的身躯,却又那么柔弱。
  东方润试图伸出双臂,触碰苏弗,但他做不到,太远了,而且越来越远,他永远也触碰不到。
  ……
  众人窃窃私语:
  “这两人在干什么?”
  “说好的切磋呢?”
  “用意念决斗?一般人看不见?”
  “所以谁输谁赢?”
  “这个……”
  他们无法做出决断。
  花逐月居高临下,不出声。
  “我请各位同学喝饮料。”苏弗挥了挥手,淡然宣布。她不想再打了,没劲。
  女生们很不服气,在她们看来,苏弗不可能输!
  “好啊!”男生们欢呼。
  苏弗转身走回女生团体当中,有说有笑。
  东方润不觉得自己赢了,只觉得浑身没劲,无话可说。
  几个男学生自告奋勇去买饮料,回来找苏弗报销。
  所有学生一人一瓶饮料,花逐月也有一瓶,众人沉浸在欢声笑语之中。
  东方润很敷衍的笑着,却不知有什么好笑的。他时不时瞄一眼苏弗,发现对方……也在笑。
  放学。
  苏弗和几个女同学说笑着走了。
  东方润和茅小来一起走,跟在苏弗后面十几米远。
  “你今天不对劲。”茅小来说。
  “哦。”东方润说。
  “看开点。”茅小来安慰。
  “哦。”东方润说。
  茅小来没话说了。
  出了校门。
  东方润看着苏弗坐上了苏家的豪车,再目送豪车开走。他忍不住想,要是刚才车上下来一位青年才俊和苏弗碰嘴唇,他会不会当场爆炸?
  茅小来想说些什么,但又说不出什么,能说什么呢?他什么也不说,叹了口气,走了。
  东方润默默行路,仿佛天地间只剩他一人。
  花逐月从后面赶来。
  东方润走得不快,他低着头,一边走一边数着地面的砖块。
  “在捡钱?”花逐月奇怪。
  东方润不说话。
  “你想哭?”花逐月说。
  “你闭嘴。”东方润说。
  “怎么跟老师说话?”花逐月教训。
  东方润又不说了。
  “哭不出来?”花逐月猜测。
  “你好烦。”东方润叹气。
  两人安静的走了一段路。
  不得不说,有人陪,是件好事!不过东方润想静一静,说:“老师你先走吧,别管我。”
  “想躲起来哭?好吧。”花逐月善解人意,打车走了。
  东方润很无奈,他有什么好哭的?他和苏弗又不是恋人,他没有失恋啊!他只是……只是……有些失落,还有些气闷。
  胸口很堵,虽然饿了却吃不下、不想吃,他觉得一餐不吃也没什么,反正饿不死,就不吃了,走走路,散散心。
  一路走回家。
  三楼,花逐月抱着阿土,小声提示:“楼上有人等你。”
  “谁?”东方润一怔。
  花逐月不答,关门。
  东方润忽然想到了苏弗,难道是苏弗来了在等他?不,不可能的,他不禁笑了笑,在想什么呢?不要胡思乱想啊!
  四楼。
  有两人在东方润住宅的门外等候。
  “是你们?”
  东方润上来了,愣住。
  那两人是联邦特别事物处理行动组的,以前来过,一个是孔礴,还有一个不知名姓的魁梧男。
  “你好,找你了解一些情况。”孔礴很有礼貌,说出来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