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行模拟器 > 69 魔门余孽

  原来是人吃人!
  东方润说不出话,觉得恶心,想吐,还好他晚饭没吃,否则真可能吐出来。
  魁梧男像是说着很寻常的小事,笑着说:“你脸色不好啊!”
  “反胃。”东方润说。
  “哈哈哈!”魁梧男没心没肺的大笑。
  “那个男的无法原谅自己,跳楼了。”孔礴说。
  “他是不是认为自己是怪兽所以不想活了?”东方润分析。
  “大概吧。”孔礴说。
  “所以这是怎么回事?哪来的怪兽?”东方润说。
  “我们初步判断,那个男的出现了幻觉。”孔礴说。
  “幻觉?”东方润怔住。
  “他把梦里的事当真了,其实他老婆不是他吃的,他也吃不了一个大活人。”孔礴说。
  原来不是人吃人?东方润挠头,说:“他老婆真被吃了?”
  “是的。”孔礴说。
  魁梧男抓住机会,抢着说:“下面的我来说。当天早上,那个男的醒来,发现身边的老婆只剩一个头……”
  “别说了!”
  东方润挥手制止对方说下去,他不想听,会吐的。
  “他老婆脑子被吃了,只剩空壳。”孔礴补充。
  “有些怪兽喜欢吃人脑,有些怪兽喜欢吃人眼,有些怪兽喜欢吃人舌,有些怪兽喜欢吃人耳,有些怪兽喜欢吃人脸,还有些怪兽什么都喜欢吃。”魁梧男说。
  东方润已麻木,说吧!尽管说吧!他不怕啦!
  “以普通人的饭量,不可能在一夜之间吃掉一个人,更不可能生吃,牙齿不允许,嚼不烂,也啃不动。”孔礴说。
  “只能是怪兽吃的。”魁梧男说。
  东方润沉吟着说:“怪兽吃了他老婆,还让他做梦?”
  “我们认为,他老婆是怪兽吃的,这毫无疑问,而他做梦,是因为被催眠了,谁干的?饲养怪兽的魔门余孽。”孔礴沉声说。
  “催眠?”
  东方润惊叹不已,听起来这魔门余孽本事不小啊!具备这样的本事,为何不用于正途?为何要去饲养怪兽?心理变态?
  “你要小心,说不定哪天做梦……”魁梧男说。
  “我一个人住。”东方润打断对方。
  “你吃不了别人只能被吃。”魁梧男说。
  “……”东方润无语。
  “最近你有没有发现什么可疑之人?”孔礴说出了上次问过的问题。
  “没有。”东方润说。
  “你仔细想想。”孔礴说。
  东方润想了又想,说:“没有。”
  “你楼下的那个女的……好像有些眼熟……”魁梧男说。
  “她是我老师,怎么了?”东方润一怔。
  “你老师?”
  孔礴和魁梧男均是恍然,为了抓西门琅,他们去过几次丘山修行学院,特别是那天上午当场抓住西门琅,似乎看见过花逐月,只不过他们一心抓人,没在意。
  “嗯。”东方润说。
  “她不愿意摘下口罩,是个怪人。”魁梧男说。
  “有点可疑。”孔礴说。
  行动组二人很有默契,同时站起身,告辞,下楼。
  ……
  东方润送出门,心想,那两人不会去找老师吧?他等了等,果然听到了楼下的敲门声,那两人真去找老师了。
  花逐月开门。
  行动组二人要求对方配合一下,摘下口罩。
  花逐月不同意。
  “那只能带你回去了。”魁梧男恐吓。
  “你没这个资格。”花逐月很淡然,毫不畏惧。
  “我怀疑你和一件案子有关,跟我们走一趟。”孔礴正色发话。
  上次行动组没有怀疑花逐月,是因为还未彻底调查,很多细节不清楚,同时他们手里也不止这一个案件,很忙,而现在,通过与东方润的谈话,他们对花逐月起了疑心,遂付诸行动。
  “跟你们走?”花逐月眼神闪烁。
  “走吧。”魁梧男说。
  东方润担心老师和行动组一言不合打起来,急忙下楼,说:“有话好说,有话好说。”
  “没你的事。”孔礴说。
  “我路人,碰巧路过的,”东方润表明立场,又拍胸脯保证,“老师是好人,她不是坏人。”
  “那你劝她摘下口罩。”孔礴说。
  “这个……涉及个人隐私……”东方润说。
  “配合办案,是每个联邦公民应尽的义务。”孔礴说。
  “是的是的。”
  东方润瞧了瞧花逐月,不知怎么劝,毕竟,这个口罩对老师意义重大啊!不能随便摘下!
  “我跟你们走。”花逐月说。
  宁愿走一趟也不愿摘口罩?行动组二人略感意外,他们只能履行职责,带走花逐月,由于花逐月是自愿跟随,他们没有采取强制手段。
  三人鱼贯而下。
  东方润无法阻止,他上楼回家,趴在窗台往下看。
  下面停着一辆黑色小轿车,行动组二人先后坐进了驾驶位和副驾驶位,而花逐月一个人坐后面。
  轿车开走。
  东方润不看了,心中忍不住担心,老师即将迎来怎样的命运呢?所以没事戴什么口罩?惹人怀疑啊!
  夜晚。
  他稳住心神,超频修行三小时,升级为初学21级。
  剩余积分16点。
  明天又要去杀野狗。
  8月6日。
  东方润下楼,敲老师的门。
  “敲什么敲?回去等我。”花逐月不开门,在门后说。
  老师安然无恙的回来了!东方润很高兴,回家等待。
  过了半小时,花逐月穿戴整齐,去找东方润。
  “你什么时候回来的?”东方润说。
  “昨天半夜。”花逐月说。
  “他们没为难你吧?”东方润说。
  “我打电话给院长,他亲自来担保我。”花逐月说。
  “哦?”
  东方润震惊,老师的面子很大啊!能惊动院长?难道推荐老师来此的人就是院长?
  “最后那个姓孔的还是乖乖的把我送了回来。”花逐月说。
  “他叫孔礴。”东方润说。
  “我才不管他叫什么。”花逐月很不屑。
  “所以,你摘下口罩了吗?”东方润低声说。
  “当然没有!否则还需要院长来吗?”花逐月瞪眼。
  “你到底为什么一直戴口罩?”东方润说。
  “我说了是家族的规矩。”花逐月说。
  “你还说你有个孪生妹妹……”东方润叹气,暗示对方说谎。
  “我真有孪生妹妹!”花逐月冷冷强调。
  “在哪?”东方润说。
  “我也说了她失踪了。”花逐月语气越来越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