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行模拟器 > 94 言情小说

  “是是是……是我!”
  东方润舌头打结,说话不利索。他觉得自己很丢脸,面对一个小女生,毫无男子汉气概!话都说不清楚!
  “哦,你好。”苏弗打招呼。
  “苏……苏弗,你好你好!”东方润在座位里动来动去,缓解紧张情绪,另外,他的心脏正在疯狂挤压,不断输出血液,维持脸部的红润。
  “好久不见。”苏弗说。
  “嗯,对,对!”东方润摸了摸脸。
  “有事吗?”苏弗说。
  “呃……这个……”
  东方润呆了呆,他没事啊!打电话只是确认苏弗有没有忘了他,事实证明,苏弗没忘!这就够了!老师是错的,他是对的!
  “有事有事。”
  他不能说没事啊!找点事吧!不然电话白打啦!比如,约苏弗出来?
  “什么事?”苏弗说。
  “你……你……听说你升了中等班?”东方润找了话题。
  “是的。”苏弗说。
  “恭喜你。”东方润说。
  “谢谢。”苏弗说。
  没话说了!东方润很急,这么久不见,贸贸然约对方出来很奇怪吧?很可能被拒绝啊!他必须找一个恰当的理由,让对方无法拒绝……
  “中等班……很好,很好……”他一边说着无意义的废话一边想理由。
  “什么呀?”苏弗困惑,好什么?
  “我……再过三个月,我也能……能升中等班。”东方润说。
  “那你努力!”苏弗说。
  “嗯,好的好的……”东方润开动脑筋,努力想!
  “还有事吗?就问我这个?”苏弗说。
  “哦,嗯?有的有的,上次……上次……”东方润想来想去,灵机一动,终于想起了上次他找苏弗帮忙问一问孔礴的死因却被无情拒绝之事。
  现在,他的身边有个魔门余孽,他前去的目的地是特别事物处理行动组,而苏弗认识行动组的人……
  没事也能找出事!这不是事吗?合理合法啊!他暗中得意。
  “上次什么?”苏弗说。
  “没有,这次我们抓了一个魔门余孽,正送去行动组,我不认识那里的人,想着你认识,所以找你……”东方润不知不觉的挠头。
  “你们?”苏弗说。
  “我和老师。”东方润说。
  “哦,找我干嘛?”苏弗说。
  “你认识行动组的人啊!要不……要不你过来一趟,介绍一下,我……我也想认识。”东方润很忐忑的提出要求,为求心安,还傻笑了两声,“呵呵!”
  “……”苏弗沉默。
  东方润等了等,等不到回音,这感觉,好熟悉啊!回来了!原来的苏弗回来了!他试探着说:“嗯?在?”
  “我不认识行动组的人。”苏弗说。
  “啊?”东方润一愣,“你不是说你……”
  “我托别人问的,一个朋友。”苏弗说。
  “是……是吗?”东方润回想着以前的事,然而细节方面早忘光了,他只记得,苏弗说她问了她在行动组的朋友……是这么说的吧?他不确定,真的忘了。
  “抱歉帮不了你。”苏弗说。
  “没事没事。”东方润说。
  “再见。”苏弗挂断电话。
  “歪?”
  东方润吃了一惊,他还想问她朋友是谁,可惜没机会。
  ……
  联邦特别事物处理行动组的办公驻地位于丘山市的中北部,周围不太繁华。
  东方润没来过。
  花逐月来过,她带的路。
  停车,两人下车。
  东方润背起长剑男,忽然想起一事,后者的双手不是被剑气摧毁了吗?不知怎样了,看看。
  他一抖肩膀,手一松,将长剑男丢下。
  砰!
  长剑男摔在地面。
  东方润回身蹲下查看,发现对方戴着皮手套,他摘下手套,再一看,发现对方的双手绑着绷带……算了不看了,没意思。
  “你搞什么?”花逐月说。
  “没什么。”东方润重新背起长剑男。
  “你和苏弗的对话很有意思,我还以为在读言情小说。”花逐月笑着说。
  “希望有情人终成眷属。”东方润语重心长。
  “你又不是男主角。”花逐月说。
  东方润想了想,说:“所以我是男二号?喜欢女主却被女主拒绝,然后不离不弃,默默守护女主……”
  “看着男主抱走女主,你喜极而泣,在旁边鼓掌。”花逐月说。
  “鼓掌就不鼓了,我怕手疼。”东方润说。
  “小气。”花逐月说。
  “所以你是女二,嫉妒女主,使出各种手段暗算女主,等于大反派……”东方润说。
  “你才二呢!”花逐月大声反驳。
  “剧情都是靠你推动的,你一下线,故事就结束了。”东方润笑了笑。
  “说的跟真的似的。”花逐月冷声说。
  “所以女主是谁?苏弗?”东方润明知故问。
  “依我看,苏弗蛮任性的,而且不温柔。”花逐月说。
  “和你有些类似。”东方润说。
  “我不任性。”花逐月说。
  “你任性。”东方润说。
  “我不任性!”花逐月高声反对。
  “你也不温柔。”东方润说。
  “……”花逐月一滞,暂时无力反驳。
  大门旁的警卫现身阻拦,询问来意。
  花逐月简单说明。
  警卫登记了花逐月和东方润的姓名、电话号码,放行。另一名警卫带路。
  一楼会客室。
  行动组的一名组员接手长剑男,并且声明,确认长剑男的魔门余孽身份后,会给予奖励。
  花逐月和东方润通报了情况,接过那名组员的名片,走人。
  “何……榭?”
  东方润手拿名片,小声念出上面的名字。他取出手机查了查,查出“榭”的读音,嗯,没读错。
  何榭约莫二十七、八岁,男,短发,较帅,身体强悍。
  过了两天,他打电话给东方润和花逐月,通知对方二人来领取奖励,一人两万块。
  死的魔门余孽不值钱,活的值钱,不过长剑男只是魔门中的小角色,值不了多少钱。
  有钱拿,东方润跑得比谁都快,和花逐月一起打车过去。
  “那个人在魔门中什么地位?”东方润拿了钱,问些事情。
  “底层。”何榭说。
  “不是吧?我看他还指挥一个人。”东方润说。
  “具体情况不便透露,我们还在审讯中。”何榭说。
  “哦。”东方润说。
  问不出什么了,他和老师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