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行模拟器 > 120 未接电话

  苏弗震惊,居然不接她的电话?从来只有她不接别人的电话,谁敢不接她的电话?胆大包天!还有王法吗?还有法律吗?
  她压制着滔天的怒气,面无表情的放下手机,沉默。
  “怎么了?”任幸看出来苏弗的表情不对劲。
  “他不接。”苏弗很平淡的说。
  “什么?”
  任幸瞪大了眼,吃惊,不过很快又想,不接电话而已,好像没什么,很寻常,她猜测:“在睡觉吧?”
  “九点了。”苏弗看了看时间。
  目前是上午。
  任幸也看了看时间,说:“没到九点,还有十几分钟。”
  苏弗不说话,气还未消,就算对方因为在睡觉而不接电话,也不可原谅!在朋友面前,她丢脸了啊!她发誓以后再也不打东方润的电话!
  “九点再打吧!”任幸提议。
  “不打了。”苏弗说。
  “哎?为什么?”任幸惊讶。
  “你想打自己打。”苏弗拿走任幸的手机,输入东方润的手机号码,然后丢还。
  “我……”
  任幸确认自己的手机里储存了东方润的号码,犹豫着说:“我打他不一定来……”
  “那就是你的事了。”苏弗说。
  “都是朋友,帮我一下嘛!”任幸笑着恳求。
  “打过了,他不接,我仁至义尽。”苏弗说。
  “再帮一下!最后一下!”任幸哀求,双手握着对方的手,极为诚恳。
  “……”苏弗沉吟不语。
  “可怜可怜我吧!”任幸说。
  “最后一次。”苏弗心软。
  “你最好了!”任幸大喜,跳下病床抱苏弗。
  “不是肚子疼吗?”苏弗叹息。
  任幸抱了一下苏弗,重新上床,笑着说:“暂时不疼了。”
  等到九点。
  “打电话打电话!”任幸很期待。
  苏弗又打,她暗下决心,若东方润还不接,她就把手机砸了!
  东方润睡得很香,手机又静音,根本没察觉电话来了。
  “不接。”
  苏弗很冷漠的放下手机,满脸杀气,她后悔答应任幸打最后一次了,又丢脸了啊!
  任幸很尴尬,说:“那算了,我下午打给他。”
  两人都没话说。
  坐了一会,苏弗告辞。
  任幸不好意思挽留,挥手说:“走好。”
  苏弗走出病房,第一件事就是删掉手机里东方润的号码,留着干嘛?自取其辱?她觉得自己太天真了!
  这事告诉她,男人没一个好东西!什么天长地久,什么深情专一,什么至死不渝,什么此生只爱你,都是骗人的!
  呵!男人只是一种受下半身支配的视觉动物!东方润也是如此!垂涎她的美色,使出各种手段讨她欢喜,目的不就是占有她的身子吗?后来发现行不通,就逐渐冷淡、不联系了。
  下贱!
  男人都下贱!
  她气愤难平,怪自己看错人!以为东方润与众不同,然而都一样!相同物种!
  从此以后,她务必擦亮眼睛,认真分辨,别再被骗啦!
  可是,所有男人全这样,放眼望去,一片贱货,那要找谁呢?还能找谁?谁不下贱?
  这问题有难度啊!也很有深度!她阅历尚浅,无法解答。
  再说吧!
  ……
  九点半,当然还是上午。
  东方润起床,穿衣,刷牙,刷了一半,他动作停止,脑中灵光一闪,等会!先前的电话号码,有点眼熟,好像是……似乎是……仿佛是……
  不会吧?不能吧?做梦吧?
  咬着牙刷,他急急忙忙跑回卧室,拿起手机,查看通话记录,发现有一个未接电话,依然是那个号码!
  这是……苏弗的手机号码?
  很像哦!
  他对苏弗号码的具体数字不太熟悉,至少背不出来,无法确定,只觉得像。
  理论来讲,苏弗主动打电话找他的概率,低于1%,哦不,大胆点,低于0.01%!NO!不够大胆,可以说,几乎是0!再大胆点,拿掉“几乎”!
  所以这号码不是苏弗。
  推理结束!抽丝剥茧,找出了真相!答案只有一个!破案!
  他丢下手机,心安理得,回去继续刷牙。
  中午。
  他一面吃午饭一面玩手机,忍不住想,那人连续打了他两个电话,多半有事,要不要打回去问一问?不用问了吧!对方打错了啊!
  吃完午饭,他总觉得膈应,实在受不了,打了回去,他想着,也许对方是联邦特别事物处理行动组的人,又有魔门余孽的消息?
  苏弗的手机响了,她在家里休息,盯着手机屏幕三秒钟,认出是东方润的号码,冷笑一声,不接。
  来而不往非礼也!既然对方不接她的电话,那么她为什么要接对方的电话?毫无道理!
  没人接?东方润皱眉,看来不是行动组,果然是打错了,他不再打回去。
  下午。
  任幸很忐忑的打来电话。
  东方润吃惊,说:“你怎么知道我号码?”
  “我好疼!”任幸哭诉,不回答问题。
  “疼?我没用力啊!”东方润表示自己很无辜。
  “都怪你!那么狠!”任幸哭着说。
  这对话很奇怪啊!东方润劝说:“找医生,找我没用。”
  “你为什么不来看我?”任幸眼泪猛流,伤心欲绝。
  “哈?看你?关我什么事?”东方润困惑不已。
  “就关你的事!是你害我这样的!呜哇——”任幸嚎啕大哭。
  东方润傻眼,这女的怎么回事?他完全不明白状况啊!而且对方究竟是从哪得来的他的手机号码?
  “你来不来?”任幸抹泪,带着哭腔。
  “……”
  东方润挠头无语,这不是逼他吗?没办法,去吧!或许能见到苏弗……嗯?对哦!苏弗有他的号码,应该是苏弗把号码给了任幸。
  “我来。”他说。
  任幸立马不哭,兴奋异常,说出她在哪,激动着等待。
  东方润打车过去,顺便买了水果和礼品。
  抵达医院,进了病房,没有看见苏弗,他很失望。
  病房里共有五个床位,住满,其余四个病人和几个病人家属看着东方润的眼神很奇怪。
  “你来啦!”任幸很高兴的招呼着。
  东方润放下礼物,坐在床边的凳子上,很客气的嘘寒问暖。
  任幸聊得很开心。
  “你的态度转变太快了。”东方润说。
  “我打不过你,报不了仇。”任幸变脸很快,又变得悲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