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 第七十一章 我,敖乙……不长了

  果然,给师妹的灵兽幼崽,她把玩了几天,就……
  扔到了后山灵兽圈中。
  还好李长寿早有准备,给这只能够吞噬大部分低质宝材的‘粉色竹鼠’,修了个小水笼,多加了两层简单阵法,限制了它活动区域。
  灵娥每个月会去灵兽圈三次,这些灵兽大多都可吸纳天地元气,不会真的饿死。
  有琴玄雅送的那只土灵珠,被李长寿摆放在了丹房显眼的位置,未随身携带。
  这宝物价值不菲;
  今后搞来其他四种品质相同的宝珠,可以制作‘五行轮杀阵’的阵盘。
  暂时却是没有多少用处。
  李长寿至今没能搞懂,为何有琴玄雅……
  罢了;
  只能说,不负有毒之名。
  等有毒再来他们小琼峰,自己就在丹房中歇息,让灵娥陪玩、陪聊、陪喝茶就是了。
  这点小插曲之后,李长寿扎根在丹房中,闷头开始炼丹。
  厚财方是当务之急。
  上次,他去‘临海镇’逛了半圈,也做了简单的调研。
  此时所炼制的丹药,是散修需求量较大的几类主流丹药——品质在仙丹水平的疗伤、恢复、增修、辅助突破瓶颈类丹药。
  这些低阶仙丹,向下可以给返虚境炼气士用,向上也能满足‘高端散仙’的日常需求。
  做这个,就是厚利多销,确保盈利。
  凭李长寿总结多年的炼丹技巧和方法,成丹率确实不低。
  绝大部分炼气士炼丹,都是凭感觉、凭经验,丹方中那一个个‘少量’、‘适量’的字眼,就跟那些经常去南洲俗世溜达的小妖精一样,相当的挠人……
  李长寿对此早有应对。
  他刚接触炼丹就会做总结笔记,不断去摸索丹方配置中准确的份量;
  并以炼丹时间为线,将炼丹时的火候变化、添加药材的顺序、药材的年份以及切块形状大小等等,分别做好记录,在其中找出最完美的方案……
  这才是成丹率的保证!
  在大量炼制这几类主流丹药的同时,李长寿也计划炼制一些,自己如今水平上限的高阶丹药——
  一转、二转的灵丹。
  普通仙丹,只有上、中、下品之分;
  中品仙丹在坊镇中销路最好,有不少不擅炼丹的仙门会大量采购。
  超越仙丹的丹药,则称之为‘灵丹’,有一转到九转的分级;
  但能被称之为灵丹的,都是宝物。
  顺带一提,九转金丹,就是人教教主化身太上老君的招牌!
  也因此,几家人教道承都擅炼丹,李长寿现在却不敢用人教独有的丹方,无形中又增加了些难度……
  稳妥起见,也没有办法。
  李长寿定下的‘炼丹厚财’规划也很简单——
  拒绝性价比路线,优先提升仙丹的品质;
  初时略微降低价格,冲击‘临海镇’的丹药市场;
  长期稳定后,要保证自己今后一现身,丹药就会被各家丹药铺抢空!
  虽能炼制出‘灵丹级’丹药,但灵丹的成丹率得不到保障,他也不敢收购太多万年份灵药;
  只有在中端丹药保证固定盈利后,才会用剩下的灵药搏上一搏。
  厚财之事,也要稳着来才行。
  ……
  在将这次换来的宝材炼制成阵基,‘增肥’一小部分小琼峰山体复合大阵后;
  每天十二个时辰,再次被李长寿安排的满满当当。
  三个时辰悟道,两个时辰完善剪纸成人神通,一个时辰阅读古籍,增加见闻,其余六个时辰投身丹房,一门心思炼丹。
  这批丹药都是拿出去外销,也不必担心会引起门内注意……
  这种感觉,像极了他最初接触炼丹时,搞了一堆‘方程式’,废寝忘食、打坐都抱着小药炉时的情形。
  炉前不觉时,日升又日落。
  李长寿专心炼丹修行时,也并未察觉岁月流过;
  修行其实就是这般。
  流淌过自己身周的岁月似乎变得很慢、很慢,不必如凡人一般为三餐住宿急躁忙碌,也不必担心寿元只有匆匆百年。
  偶尔专注炼丹心神疲倦了,就在山中走走、看看,逗逗师妹,照看下湖中灵鱼、山中灵兽、田中草药……
  他对这般生活,其实无比满意。
  把月份,过成了日子。
  把恬淡,揉散在心底。
  把稳健,刻入骨髓间……
  洪荒只有南赡部洲有明显的四季划分,除却北俱芦洲之外,大多数地方都是四季如春。
  李长寿处理完这批丹药,已是花了他三年多的时间。
  纸道人更为完善,改良了此前三四个明显的缺陷,比如纸道人的面容,终于可以随心变化;
  且,李长寿经过加厚纸人、增加禁制的笨法子,将纸道人能够发挥出的实力,提升到了真仙境初阶。
  这样自己的财产安全系数,也就得到了更多保障。
  李长寿准备等师父出关,再跟师父商量,让师父走出护山大阵溜达半圈,他用纸道人去临海镇第二趟。
  这次外出,纸道人将会表露出元仙境后期,这个不容易被打劫的修为境界;
  当然,除此之外,还有众多注意事项……
  坐在摇椅上,整理了一阵思路,李长寿拿出一只玉牌,在其中写下这次需要换到的各种宝材。
  这批丹药只要能顺利出手,不仅复合大阵核心阵基可以升级,丹房外围的困迷连环阵,也能得到一波强化……
  “小师叔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出关,挺想她的。”
  李长寿看了眼自己给酒玖师叔准备的宝囊,里面已经准备好了味道不错的丹药,以及小师叔喜欢的酒水。
  地下的阵基可以自己动手埋藏,而表层的大阵,还是要借小师叔之手更稳妥。
  列完清单,李长寿起身伸了个懒腰。
  ‘稍后,去看望下万林筠长老,就做外出的准备吧。’
  唉……
  这充实、劳累而悠闲的修仙岁月……
  若是能一直保持下去,倒也不错。
  ……
  ‘哼,这些得了天地大运,悠闲修行、每日谈经论道的人族炼气士。’
  金鳌岛,宝池中。
  一条青龙在池水中缓缓游动,修长的龙目中带着少许无奈。
  此时他已不是那十几岁的龙族幼龙;
  但有些阴影,总是在心间盘踞,从未消散。
  渐渐的,敖乙得了一种,看到人形老道,心神就有些不稳的心疾。
  他知自己已有了魔障,可却无法克服这些。
  身体也因此出现了一些问题,可他始终不愿去面对。
  不远处便是几名截教金仙,在为此地尚未成长生的众多仙人,讲解长生大道。
  敖乙很想过去听一听,但那里……
  老道实在是太多了些。
  尤其是还有几个喜欢冷着脸,总不免能勾起他少许惨痛的回忆。
  通过这些年,对岛上人族炼气士的观察,敖乙发现了许多问题,也有了更多的疑惑。
  有时候他也在想……莫非,自己误会了人族?
  自己当初遇到的那群冷面老道,是人族中的异类?
  不,不会!
  别看这些人族炼气士,每日和和气气、乐乐呵呵,与妖、灵、精等打成一片、不分彼此,喊着截教是一家,有教无类化;
  实际上,肯定一个个……
  心脏得很!
  表面上,大多数人族练气士都喊自己为‘师弟’、‘道友’;
  暗地里,也就都把他堂堂东海龙宫二太子当成了观赏龙!
  是如今的天地主角就很了不起吗……
  这些年,金鳌岛上有几个蛟龙精,偶尔也会与敖乙交谈一二,这让敖乙聊以慰藉。
  修行方面,那位乌云大仙在他梦中传下了一些仙法,凭空扔来两件灵宝之后,也就没再多管他。
  这个师父对他并不怎么上心,但敖乙心底并没有怨念;
  因为自己上次偷逃了一次,这就是要承受的代价。
  敖乙凭借着不断催发龙王血脉,修为境界已经稳稳抵达了元仙境,得了更多龙族神通。
  龙族渡成仙劫并不难,直接化成本体冲到劫云中,刚好借雷劫完成一次退鳞换鳞。
  ‘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听到圣人讲道。’
  敖乙心底幽幽一叹。
  截教分为内、外两门,内门弟子其实数量不多,专修通天教主传下的道;
  圣人的内门弟子,以多宝道人、金灵圣母、无当圣母、龟灵圣母这四大弟子为尊,还有少量他们四位的徒子徒孙。
  圣人的外门弟子,就无法统计了,着实太多了些。
  外门四大弟子,为赵公明、云霄、碧霄、琼霄,四人在拜师通天教主时,就已有了自身之道,所以被归为了外门弟子。
  那些在三千世界中开枝散叶的,尽皆是通天教主外门弟子所传道承。
  通天教主与四大内门弟子常年居于碧游宫中。
  碧游宫是圣人道承,在飘飘渺渺之处,据说只有大罗金仙才能寻到。
  在金鳌岛上就有前往碧游宫的路径,只是谁都不知那路径在何处。
  反正敖乙偷偷把金鳌岛翻了个遍,也没找到那条圣人小径。
  这,就是没缘。
  如今,道门三教之中,截教因为一句‘有教无类’,道承越来越多,万仙来朝已非自吹自擂。
  对于人教,敖乙此时已经完全搞明白了。
  这个大教本身就一位圣人、一位圣人亲传弟子,但却是阐、截二教都不敢惹的,那几家中神州的人教道承,也是常年无事,无人敢动。
  太清老子,居六圣之首,被誉为道祖之下最强圣人。
  ‘自己当年若是坚持一些,拼死去拜人教道承,说不得也能为龙族挽回一些气运,找到一个出路。’
  至于度仙门……
  敖乙此时确实有些看不上了。
  度仙门确实属于人教道承,也确实有圣人道承,但本身实力并不算强,门内也无洪荒成名的高手坐镇。
  听了一阵那几位金仙所讲经文,敖乙心底一叹,慢慢沉去了池底;
  龙躯盘在角落中,安安静静的修行。
  不能入睡,入睡就会做噩梦,梦到自己被当食材处置。
  了解的越多,敖乙就越明白,洪荒的水有多深,到底有多可怕。
  龙凤大劫拼掉的不只是龙族的气运,还有龙族真正的高手;
  而今,天地间圣人当道,龙族只能退避四海,人族和道门才是天地间的主角。
  自己此前的一些想法,确实是有些幼稚。
  反向羞辱是无用的;
  再多巴掌,也打不醒装醉的醉龙。
  但,想要让龙族再次兴盛,确实只有让龙族子弟拜入圣人门庭,这一条路径。
  我,敖乙,又该做些什么?
  其实他在几年前就已经有了一个不错的想法。
  扬名。
  自己只要能以龙宫太子,外加截教弟子的身份,在五洲四海扬名,自己就可反过来影响族人的想法,慢慢让族人放低身段……
  这才是扭转族运的机会,也是他能做到之事。
  正修行中,敖乙忽听池边有两个路过的道人交谈。
  “这次去东洲几个仙门论道,按这些仙门的陋俗旧例,说不定又要让年轻弟子比试,我哪里有什么年轻弟子……”
  池底的敖乙精神一震,龙尾一摆,龙躯在迅速缩小的同时,已经冲出水池。
  苍龙出水,青鳞耀光;
  那两名天仙境炼气士扭头看来,却见青龙化作了一名翩翩少年,在空中缓缓落下,对着他们做了个道揖。
  “两位……道友,”敖乙道,“我倒是想去见识一番。
  我修行日短,倒也算咱们截教年轻弟子。”
  没办法,他是乌云大仙的弟子,金鳌岛炼气士太多,他经常搞不明白辈分。
  而这个如同十三四岁一般的少年身形……
  他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自己自从被那群老道算计了一次后,人形状态,身体就……
  不长了。
  两名截教天仙对视一眼,连忙称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