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 第七十九章 得偿所愿,酒娘破关
    离了小琼峰,酒乌看着手中的瓷瓶,心底一阵赞叹。
  
      ‘没想到,长寿师侄跟门内‘最不近人情’的万林筠长老,已经混的这么熟。
  
      这可是能毒伤天仙的好东西呐……
  
      长寿也是有心了,拿这么贵重的毒丹,给贫道防身用。’
  
      酒乌轻笑了声,抬起袖子看了眼,为这瓶丹药,选了个不容易拿错的袖中宝囊,驾云继续飘向破天峰的方向。
  
      丹房前,李长寿坐在躺椅上,继续把玩那只银白色的小剑。
  
      道藏内殿……
  
      啧,道藏内殿!
  
      度仙门核心道承,高阶法术、神通,炼丹、阵法、炼器等珍贵典籍;
  
      还有一些,可以拿自己月供份额,去换取的药草、宝材!
  
      李长寿自觉,自己现在笑的,应该像是个看到了青楼的饥汉子,又偏偏拿到了富商老爹给的大把银子……
  
      咳了两声,立刻恢复了平日里的淡定。
  
      此事确实让他十分开心。
  
      渡劫、飞升之后,自己最缺的,就是这些底蕴。
  
      不过……现在也不能立刻就过去。
  
      先安稳一顿时间,等门内对自己的关注度降下去了,再去道藏内殿也不迟。
  
      反正破天峰就在那,又不会长腿跑了,也没愚公搞事。
  
      给酒乌师伯的毒丹,也算是对酒乌师伯的谢礼,确实是得自万林筠长老之手。
  
      每个炼丹师炼制的高阶仙丹都会有细微的不同,李长寿炼的丹,也会有些微的‘个人标识’;
  
      这种送【整丹】,而不是送【毒丹疗效】的情况,也只能拿万林筠长老的毒丹出来了……
  
      酒玖师叔一直不出关,自己在门内贸然拿出自己炼制的高阶毒丹,很难解释清楚炼制时,压制、糅合毒性的仙力从何而来。
  
      话说回来,酒玖师叔闭关这么久……这次,莫非是要突破天仙?
  
      不对,她应该还差了一些境界……
  
      李长寿反倒是有些担心酒乌师伯,这般不断为门内东奔西走,自身修行难免会被影响。
  
      ——大概这也是道门修士,不愿去天庭修行的一大原因所在。
  
      收起银色小剑,李长寿仙识扫了眼湖边,发现灵娥还在那老老实实默写经文,心底轻轻一叹。
  
      ‘还好哥心理承受能力够强,没被你吓成功能紊乱。’
  
      开启周围大阵,用纸人伪装身形,化作一缕青烟飘入地下,去了地下密室。
  
      仔细想想,这次倒也要感谢龙宫二太子敖乙殿下的没事找事、万里白给……
  
      虽然遭遇到这位龙宫太子,一直都是麻烦事,但这次的结果,倒是意外的不错。
  
      龙宫荡妖大会,自己最后搞来了三昧真炎修行法;
  
      这次截教炼气士前来砸场子,自己得了道藏内殿的准入证……
  
      也就偶然遇上那次,算自己倒霉,赔了一堆迷药,却不敢去找龙宫拿‘不杀之恩’大礼包……
  
      下次若是再遇到这位龙宫太子……
  
      算了,最好是别遇到。
  
      李长寿摇摇头,已经到了复合大阵中央的位置,迈步走向前方的岩层……
  
      与此同时;
  
      金鳌岛宝池中。
  
      正缩在池底角落,修行‘凝土成冰’之法的敖乙,莫名其妙打了个寒颤。
  
      这个寒颤,让他从悟道境中醒来;
  
      心底浮现出了此前度仙门一行,自己又两次败在了度仙门弟子李长寿手中的情形,敖乙心底并没有什么怨恨;
  
      神通法术不如人,这没什么好怨的。
  
      ‘若我都不能放下输赢,不能承认自己的失败,那如何去做影响龙族之事?’
  
      敖乙目光中划过少许释然。
  
      又想到了,自己跟长寿兄,彻夜鉴赏丹青、吟诗作赋……
  
      从长寿兄表露出的涵养来看,这真的是谦谦君子一般的人物,人族之中难得的温雅之人。
  
      以后若有机会,还要去度仙门拜访才是。
  
      至于,金鳌岛五位师兄在度仙门也吃了败仗……
  
      回来的路上,他们八人就互相约好。
  
      这事,回金鳌岛后,不提就是了。
  
      ——这是为了两教关系平稳发展,才不是觉得丢了面皮!
  
      “敖乙师叔?”
  
      池边突然来了一声轻唤,青龙龙首抬头看去,隔着清澈的池水,看到了站在池边的少女菡芷。
  
      青龙的龙首露出了一缕微笑,化作人身慢慢游了上去。
  
      虽然人形状态的身体不知为何不长了,但自己,总归也是有少年身形……
  
      有些事,也不会有妨碍。
  
      池边的少女问道:“你没在修行吗?会不会吵到师叔你呀。”
  
      “我……刚才在思索一些事,并未修行,今日想去东海逛逛吗?”
  
      “东海有好看的美景吗?”
  
      “嗯,那边有几处不错的美景,珊瑚宝林、海林落瀑……”
  
      很快,少年少女驾云朝着东海而去。
  
      这座大岛的一端,那巨大的金鳌头部,那双恐怖的大眼,又睁开了一条缝隙。
  
      但这次,其内多了几分波动;
  
      应是笑意。
  
      ……
  
      走在巨石通路中,李长寿的仙识扩散在小琼峰周遭,以防有人接近;
  
      接下来,李长寿要用买来的大批宝材,炼制阵基,更新、扩充小琼峰大阵体系;
  
      酒乌师伯送来的这些宝材,算是门内奖赏,可以用来改造表层困阵迷阵,在其中光明正大的,添加一部分针对无礼闯入者的杀阵……
  
      表层大阵,自然要等酒玖师叔出关再布置;自家师父实力有限,难以压制布连环阵时的灵力涌动。
  
      推开那扇木门,此时的密室,被摆的满满当当;
  
      三十二只斜放的玉质方格,工整地排列着,每个方格内,是已经凝固的白色‘树浆’。
  
      这是剪纸成人神通要用的‘纸’;
  
      这些树浆也是经过数十道工序处理,保存着生灵气息,且能容纳法力、仙力。
  
      制作纸人时,看似李长寿只是拿着一张纸随意用手裁剪,实际上这‘纸’本身,就已算是某种法宝……
  
      动作麻利地,将已经晾好的纸张叠好,又用一张刻画着特殊禁制的兽皮压住,李长寿这才走去书桌后。
  
      制作【纸道人】着实太费纸,让他每隔两年,就要制作一批‘纸’;
  
      这就导致,此前挪来的那几颗老灵树,明显消瘦了许多……
  
      “现在也要开始节约用纸了;
  
      纸道人之法还不稳,用多了纸也是浪费。”
  
      一想到,接下来自己就能接触到一堆高阶阵法、高阶的法宝禁制,继续完善纸道人身外化身法,李长寿又忍不住轻笑了声……
  
      人逢喜事精神爽,眉开眼笑福运来。
  
      不过,李长寿很快就将这份欢喜压制了下去。
  
      根据他前世的经验,越是开心的时候,就越容易有什么祸事从天而降。
  
      比如他前世大学毕业时,曾有个感情稳定的女朋友;
  
      当时家里给了一笔创业资金,李长寿就开心地开始谋划未来,想要感情事业双丰收……
  
      然而……
  
      女朋友在他将计划说出口的前半分钟,提了分手,正式成为了前女友。
  
      这就是乐极生悲的最好写照!
  
      收敛心境,开始着手打理宝材。
  
      接下来的半年,李长寿都是在密室中忙碌,专心炼制阵基,扩充小琼峰山体内大阵。
  
      那只挂在丹房外面,用测感石做成的‘风铃’,也持续两个月不曾有光芒闪烁……
  
      金鳌岛炼气士一行引起的风波,在门内渐渐平息了下来。
  
      李长寿又等了半年,才从密室中出来,换了身干净的长袍,驾云飞在合适的高度,朝破天峰后的道藏殿而去。
  
      何为道藏?
  
      道承所藏,便是道藏。
  
      此地的典籍,只有一小部分是度仙门仙人所创,大部分都是外来之物;
  
      度仙门历代天仙、真仙,外出游历得了一些自身无用的功法、典籍、杂物,都会放在道藏殿中;
  
      一些价值较高的典籍,或是高深功法的抄录版本,则会被收入内殿。
  
      道藏殿的规模相当庞大,外殿能够容纳上千人,到处都摆满了存放典籍、术法的书架;
  
      几处角落中,还有陈年累积,未被人打理的‘杂物堆’。
  
      莫要小看了这些杂物堆。
  
      这,其实就是度仙门的底蕴!
  
      李长寿曾在这些,放了不知道多少年的杂物堆中,寻到了巫族残缺秘箓,在一张破兽皮中,找到了‘染血的麻布片’……
  
      当时,他并非是贸然前来外殿做这些,在百凡殿领了个打扫此地的差事;
  
      用了几年的时间,细细的翻找。
  
      由此还得了百凡殿嘉奖,那几年一直给他双倍月供……
  
      如今李长寿,已经不会再去翻查这些杂物堆了。
  
      无他,都找遍了,一点有用的东西都没了!
  
      可惜的是,在里面找到的那把,残存着少许功德之力的刻刀,已经毁在了成仙劫……
  
      但他通过另一张兽皮残卷,参悟出的‘写经成法’神通,却是成仙劫毁不掉的。
  
      道藏殿的外殿,此时也有数十名弟子;
  
      有意思的是,十多人正聚在存放遁法的那几个书架旁,参阅着原本无人问津的五行遁法,以及其他偏门的遁术……
  
      李长寿并未多看,低头走到了外殿最深处,寻到了那两扇镶嵌在岩壁中、散发着微弱光芒的大门……
  
      夜光法珠散发着柔和的光亮,一位长老正坐在门前的蒲团上,闭目养神。
  
      这位长老个头应不算太高,面容清瘦,长发灰白,脸上没有任何皱纹,却给人一种莫名苍老之感。
  
      【麒零长老,门内高手,修为不详,常年镇守道藏殿,极少外出,跟脚不详。】
  
      关于这位长老的名号,李长寿还是在去北洲的那次,在酒玖师叔口中听到的。
  
      双手端着银白色小剑,李长寿躬身向前,道:“弟子想入内参阅门内典籍。”
  
      麒零长老缓缓睁眼,那双灰色的眸子毫无波动,只是凝视了一阵李长寿手中的小剑,并未多看李长寿。
  
      “进去吧。”
  
      “是。”
  
      微弱的摩擦声中,道藏内殿的大门缓缓打开一条缝隙,李长寿步入其中,闪身消失不见。
  
      总算……
  
      混进来了……
  
      ……
  
      李长寿这边刚进道藏内殿,破天峰的另一侧,酒字九仙居住之地。
  
      忽听霹雳一声炸响,一座阁楼之内雷光闪烁,外围阵法瞬间被冲散,一道苗条的倩影,缓缓升到空中。
  
      那几名永远都有忙不完杂事的杂役弟子齐齐抬头,各自露出几分赞叹的目光。
  
      空中悬停的女仙,身周有闪耀不停的仙光,将她那张脸蛋照的灵动可人。
  
      秀发随风飘舞,身上的麻衣短衫依然绷紧,短裙裙摆轻轻摆动,光着的玉足脚尖下探……
  
      很快,她睁开那双纯澈无垢的眼眸,嘴角露出几分自信的微笑。
  
      真仙境,大后期!
  
      一举反超五师兄和六师姐!
  
      这次没想到进境这么大!一直在悟道状态之中,不知不觉过了这么久!
  
      掐会儿腰,得意一阵,可把咱憋坏了!
  
      嘻嘿嘿,五师兄呢?
  
      小寿寿呢?
  
      都没人迎接咱出关吗?
  
      酒玖顺手摸向自己腰间,握住了小葫芦。
  
      真是,咱这次闭关有了较大的飞跃,师父也非要夸咱几句才……
  
      “呃!”
  
      酒玖低头看着自己心爱的小酒葫芦,轻轻晃了晃,里面竟然没有半点水声。
  
      糟了!
  
      自己闭关前把酒都喝光了,才找回瓶颈突破时的感觉,进入了悟道境界!
  
      嘶——
  
      猛吸一大口气,酒玖也顾不得再摆造型,连忙落回自己阁楼,其内立刻传来一阵翻箱倒柜的声响……
  
      可恶,自己怎么可能有存货!
  
      有酒根本存不住呀!
  
      “五师兄!
  
      快救命!”
  
      酒玖冲出阁楼,急急忙忙跑去酒乌的阁楼,但远远就见酒乌阁楼周围大阵全开,门前还挂了一个‘有事外出’的木牌。
  
      “啊呀!
  
      小寿寿!可不可以预支工钱!”
  
      酒玖连忙招来大葫芦,抱着大葫芦就冲天而起,朝着小琼峰的方向冲去;
  
      御空的速度快若流光幻影,吓懵了几个路过的同门……
  
      片刻后,小琼峰。
  
      正在安静修行的灵娥,突然听到了草屋外有重物砸落的声响;
  
      灵娥立生警觉,灵识向外探查,柔荑握住了几只瓷瓶;
  
      然而她刚要站起身来查看,就发现自己草屋外的阵法,被人强行冲破!
  
      一道灰影直接冲入门内,脚下一晃,趴倒在了地面上,吓得灵娥差点就把手中瓷瓶甩出去……
  
      不对,这个可恶的规模,还有那能把身体都反弹起来的惊人弹性……
  
      “小师叔?
  
      你怎么了!”
  
      灵娥连忙向前,有些焦急的呼喊着。
  
      酒玖浑身无力的趴在地上,慢慢扭头,露出了一幅……宛若在沙漠中即将渴死之凡人的颓然面容……
  
      又惊得灵娥手足无措。
  
      “小师叔你别吓我!我师兄刚去破天峰了!”
  
      “快……”
  
      酒玖嘴唇颤抖着,对灵娥伸出了希望的小手;
  
      仿佛是吐最后一口气时,用最后的力量,带出了一个字……
  
      “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