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 第九十六章 《吓蚊》
    在李长寿看来……
  
      这个被血蚊控制的天仙境老道,在一般意义上,确实已经足够稳重。
  
      当看到下方五人,在明面实力只有两名真仙的情况下,这老道还是先让鹏妖探路……
  
      等他们五人和鹏妖同时被迷倒,这老道竟然远远地祭起法宝,试探性地补刀,不惜将同伙的鹏妖一同灭杀……
  
      可惜,这老道始终还是没有稳住。
  
      如果这个天仙境老道一直在空中,不给李长寿偷袭的机会;
  
      那李长寿很可能被迫无奈,显出本体,快些将此人灭杀。
  
      可此人……
  
      稍微被勾搭了一下,就从空中下来了,还不知‘逢林莫入’的道理,径直向前追杀……
  
      百里之稳,毁于一急;
  
      千里之稳,失于不细;
  
      这个天仙境的血蚊傀儡,就是又急又不细。
  
      林中,施展木遁藏在树干中的那三只纸道人静待已久,准备着随时暴起发难……
  
      李长寿心神飞速运转,近距离控制四只纸道人,一逃、三伏。
  
      临近埋伏圈,这个天仙老道似乎嗅到了危险,目中流露着少许迟疑……
  
      而前方,正在林间贴地飞驰的神字壹号纸道人,张口喷出一口鲜血,浑身气息更为凌乱,似乎已经无法支撑。
  
      这天仙老道果断追了上来,横空就冲到了埋伏圈边缘!
  
      李长寿却是不慌不忙,决定稳一手,静待最佳时机……
  
      且,时机不只可以等来,也能去主动创造。
  
      比起被动,李长寿更喜欢主动。
  
      神字壹号纸道人向前疾飞数十丈,豁然转身,面露绝然之色,端着拂尘冲向这天仙老道,一副要拼命的架势。
  
      天仙老道嘴角挤出少许冷笑,头顶避毒宝珠光芒闪耀;
  
      他祭出宝印,举起手中灵宝长剑,劈出一道数十丈长的锋锐剑芒!
  
      而李长寿为了速战速决,已经决定小亏一波,跟这天仙老道‘一换一’。
  
      ——用一直神字纸道人,去换一条天仙的性命,相比用毒,确实是亏了。
  
      神字壹号身形横挪,勉强躲开剑光,却对横空而来的宝印不管不顾;
  
      眼见宝印即将砸中此敌,这名天仙老道嘴角露出少许冷笑,身周凭空出现了一片碧绿的波痕……
  
      埋伏!
  
      这天仙老道心神微微一惊,却已无法做出任何应对,被一片碧波卷住身形!
  
      这老道的元神被大阵束缚,仙躯完全无法动弹。
  
      【困阵:碧水困牢】
  
      机不可失!
  
      微型阵基灵力本就不多!
  
      相隔百丈,又有两只法器阵盘被送出树干,其上吸附的微型阵基立刻飞散,瞬息之间,已布成阵势!
  
      三阵重叠,但互相并未干扰!
  
      这种短时间内只能用一次,且每用一次、就需要细致调整上百次的小型杀阵,被李长寿直接祭出了两只……
  
      只见林中寒光闪烁。
  
      数不清的刀芒激射,尽数斩在那老道身上!
  
      又有一滩漆黑的淤泥,诡异地出现在老道脚下,老道头顶的绿色宝珠宝光大作!
  
      这天仙老道麻木的面容露出几分惶急,浑身仙力勉强涌出,想凭此抵御周遭攻势……
  
      但,仅是第一道杀阵,已让老道重伤。
  
      老道的仙力屏障与身上的仙宝法衣,支撑不足一个呼吸,就被乱斩的寒芒扯碎。
  
      一时间,血光乱溅;
  
      寒光爆发后,老道浑身上下满是伤痕,气息奄奄,已然重伤……
  
      突然间,一抹晦涩的道韵,自这老道眉心涌出,迅速朝着他浑身扩散!
  
      老道的那双眼眸,顿时变得阴冷且狠毒。
  
      李长寿立刻捕捉到了这个细节,心底也是一惊。
  
      蚊道人?!
  
      八成是了。
  
      不过,这般情况,此前也并非没有考虑到……
  
      李长寿丝毫不乱,继续按步骤走,三只纸道人直接从树干中钻出,趁着困阵尚能维持,迅速扑向已经重伤的天仙老道。
  
      哪怕你是大罗金仙;
  
      就算你是洪荒狠人;
  
      此时此地,如果只有一缕神念,只要杀了这老道,你也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
  
      这一瞬,地下深处。
  
      正昏睡蓝灵娥,发上的朱钗轻轻闪烁宝光,其内仿佛有什么东西要直接冲出来……
  
      这朱钗,是李长寿两个月前,亲手炼制的简单法宝,送给灵娥后便很得灵娥喜欢,灵娥睡觉都不愿取下。
  
      林中,三阵重叠之处,那天仙老道身上的道韵越发明显,浑身涌出一丝丝散发着强悍威压的血光!
  
      但……
  
      啪!
  
      一只染血的手掌从侧旁袭来,掌心的血色咒纹光芒大作,直接掠过了老道头顶,拍在了那只避毒宝珠上!
  
      避毒宝珠被砸飞了出去!
  
      失去这宝珠庇护,下方的黑水立刻发威,转瞬融了老道的双足和小腿……
  
      此时远在西牛贺州,正在床榻上侧躺的文净道人,眉头轻轻一皱。
  
      正如李长寿所预料,她此时离着太远,只是降下一缕神念……
  
      但就是如此,她竟……
  
      败了?
  
      不等文净道人收回神念;
  
      那三道面容、身形各异的身影,已冲到这老道身周,呈品字站位。
  
      他们动作整齐划一,右手并起剑指抵在左手腕处,左掌前推!
  
      在三只手掌的掌心,都有一枚如同火焰一般的咒纹,这三枚咒纹被同时点燃。
  
      三昧真炎,火力全开,这老道身形立刻被火焰吞没,本已重伤的天仙境老道,瞬间被烧的不成人形!
  
      李长寿突然心中一动。
  
      天仙老道正面,那形貌是个中年道者的纸道人开口,冷然道:
  
      “哼!
  
      管你是何方妖魔,今日都要被本座诛除!”
  
      言罢,三只纸道人浑身仙力尽皆化作三昧真炎,对着老道疯狂输送;
  
      因为蚊道人神念降临,李长寿省却了一切步骤,三昧真炎硬生生将这天仙境老道的元神烧融、仙躯化灰,将其中那一缕血气瞬间蒸干。
  
      总算,那股让李长寿胆颤心惊的道韵,渐渐消失不见……
  
      黑暗中,李长寿呼了口气,却是不敢大意,立刻做后续的扬灰超度之事。
  
      刚才他说的这句话,并非随意说说。
  
      ‘管你是何方妖魔’,是在暗示蚊道人,我不知你跟脚;
  
      又故意说‘本座’二字,就是故布迷障。
  
      李长寿也不知道,自己这句话有没有效果,但自己说了,总比什么都不做要强。
  
      看着林间飘飞的少许灰烬,李长寿一时间也有些无奈。
  
      这事……
  
      自己刚渡劫这才多少年?
  
      竟然就跟洪荒凶兽蚊道人,通过傀儡和纸人,间接打了个照面。
  
      洪荒果然比自己想的还要凶险……
  
      地底深处,那只碧玉簪子也轻轻晃了下,在灵娥乌发中,插的更稳固了些。
  
      ……
  
      败了……
  
      她竟然败了?!
  
      本女王大人的神念亲自降临,什么都没能做,就直接被烧成灰了?!
  
      本座?会是谁?
  
      西牛贺州,灵山附近某处洞府。
  
      床榻上侧躺的文净道人突然睁开双眼,面色有些烦躁,抬手摆了摆。
  
      “滚!”
  
      一旁跪着的两名侍女气都不敢喘,连忙起身,低头退走。
  
      文净道人纱裙滑动,立刻盘坐了起来,心底泛起了层层波澜……
  
      此人是谁?
  
      片刻前,她还在欣赏度仙门的这场千仙乱战。
  
      当文净道人发现自己召集的傀儡,已经十分乏力,自然有些不满。
  
      原本应该是稳稳压制度仙门的傀儡,莫名其妙就要被反灭;
  
      甚至,这场算计下来,只能给度仙门造成了一些死伤,都无法动摇他们的根本……
  
      她虽有些不满,却也并未在意。
  
      总归就是场没费什么功夫的小算计。
  
      正面战场快败了,文净道人也就没了继续看下去的念头;
  
      她心中一动,想看看自己派去杀度仙门弟子的天仙,此时是否已经杀光了那些弟子。
  
      所以,文净道人就把心神挪去了老道处;
  
      她的视线刚过去,就看到这天仙老道被困阵困住、被杀阵轰击……
  
      岂是一个惨字了得!
  
      自己这次找的傀儡,怎么都这么不中用!
  
      一气之下,文净道人才决定控制老道,亲自动手。
  
      结果,她还没来得及发威,刚入驻这只傀儡的心神,就被那三个‘真仙境’的道人,直接烧成了灰烬……
  
      不对,那似乎不是真正的生灵,莫非是某种神通造化?
  
      那背后之人,说不得也是个高人!
  
      文净道人眼前,不自觉开始浮现出那只火焰纹路。
  
      这是神念带回来的画面,一时间也摁压不下去。
  
      这人到底是谁?
  
      ‘莫非是与本女王一般,是借傀儡在谋划人教?’
  
      文净道人心底冷哼了声,强行将那些画面抹掉,嘴角又露出少许迷人的微笑。
  
      这个度仙门,倒是越来越有意思了……
  
      “咦?就是你?”
  
      忽然间,文净道人眉头一皱,她心底竟然有个男人的嗓音,诡异的响起。
  
      就听这人说了句:
  
      “竟然有人遮蔽了你的天机?怪不得,算了半路也算不出你是谁。”
  
      谁?!
  
      谁在说话!
  
      文净道人身躯一颤,双手立刻掐不动宝印,浑身上下血光涌动,将那嗓音直接掐灭。
  
      但她来不及推算发生了何事,眼前又有些恍惚,一股玄妙至极的道韵在她身周环绕;
  
      这一瞬,文净道人突然感知到了,自己已经漫长岁月没有出现的情绪……
  
      怕。
  
      那种来自于元神深处,最纯粹的惧怕!
  
      恍恍惚惚,文净道人仿佛看到了一片迷雾,但与此同时,一道水帘出现在了她身前,将她身形遮挡了起来。
  
      她知这是大道异象显化,这水帘,就是为她遮蔽天机的圣人之术。
  
      而这迷雾……
  
      文净道人竟完全看不透。
  
      水帘之外,迷雾之中,有道被水帘扭曲的轮廓,正漫步而来。
  
      文净道人隐隐得见,这人抬着左掌,掌心似乎有两道淡淡的黑白气息,这两团气息互相追逐,无尽无止,蕴含了玄妙至理。
  
      “啧。”
  
      文净道人又听到了那个嗓音,对方一直带着少许笑意。
  
      “借了老师太极图的少许威能,竟然还算不出你是谁,看来你应是圣人门下。”
  
      隔着水帘,这道人的身形不断扭曲、晃动,但文净道人心底却是一片凉意。
  
      她此时竟被某种道韵锁定,完全挣不脱这般幻境。
  
      就听,这人温声说道:
  
      “贫道玄都,太清道德天尊教下大弟子。
  
      道友平白无故要害我人教道承,用心险恶,手段卑劣,但这次看在你背后这位圣人老爷的面皮上,贫道暂且不动你。
  
      若你日后再来犯我人教,哪怕只是这家不起眼的度仙门……
  
      你背后的那位师叔,不一定护得住你。”
  
      言罢,水帘外的人影轻笑了声,与周遭迷雾一同缓缓消散。
  
      文净道人眼前一晃,瞬间看到了自己洞府内的情形。
  
      她低头看着自己双手,感受着自己的大道;
  
      它们,都在止不住的乱颤……
  
      ……
  
      度仙门西北方向,万里之外。
  
      正站在云上闭目凝神的玄都,缓缓睁开双眼。
  
      “大师兄,怎么样了?”
  
      他身旁的老道连忙问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