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 第一百七十九章 最怕陌生人突然关心
    有道是,魔高一尺,道高……一尺二。
  
      经过一番蚊争寿斗、勾心斗角,趁文净道人道心不稳,李长寿虚虚实实套路了她一番,将她引到俗世中。
  
      这文净道人算是洪荒狠人排行榜在榜的大神通者,此刻却完全看不透眼前这个白发苍苍老神仙。
  
      普通推算毫无结果,若是强行推演,就可得……
  
      太极图警告。
  
      于是,文静道人更坐实了心底原本的想法——眼前这人应是人教隐藏的高手!
  
      此前人教大法师就为海神教站过台,自那之后,文净道人便对南海海神教敬而远之。
  
      只是文净道人没想到,这个南海海神,竟也是人教中的要害人物……
  
      今日主动安排算计于她,更是居心叵测,深藏不漏。
  
      最起码,能借赵公明与琼霄之手,此人的跟脚,怕是在人教之中仅次于……那个男人。
  
      半个时辰后,南赡部洲西南部,安水城东北方向六千里的一座大城中。
  
      这里有海神教的一座神庙正兴建,街上到处都是宣扬海神教教义的‘信使’。
  
      李长寿并不是随便选的此地,而是通过自己的神像搜查各处,仔细考量,慎重地选择了此处,作为忽悠蚊子的最佳场所。
  
      此时,一具纸道人,一只凶蚊的化形之身,一前一后,在俗世街路上走着。
  
      文净道人施展神通,遮掩了她与李长寿这具纸道人的气息,心底不断思索自救之道。
  
      被人得知了跟脚,对她而言,便是被捏住了要害。
  
      还是能置她于死地的要害。
  
      而李长寿此时也在思索……
  
      他接下来到底是该用‘走心’的套路,还是该用‘走利’的路数。
  
      不过可以确定的是,走肾是不可能走肾的,他对跨越种族障碍没什么兴趣。
  
      根据稳教巨著《套路论》的核心论点,要忽悠这般高手,需先稳住自己高深莫测的形象,从细节之处着手,将她带入自己的节奏之中,再讲些空、虚、大的话语,让她产生丰富联想。
  
      说着容易,做起来却难度颇大。
  
      突听得,一旁街角传来噹噹噹的锣鼓梆子声,不少凡人聚在那里,里面传来一阵海神教的宣传……梆子调。
  
      噹、噹,噹噹……
  
      “各位爷,你站下,咱们说说心里话。
  
      众乡亲,都站下,咱们随便拉一拉。
  
      这海神他护全家,出海上山不用怕。
  
      东街难嫁的小娘子,西城光棍的好壮士;
  
      小娘子、好壮士,小娘子哎好壮士!
  
      前天拜了咱海神,昨已是把那聘礼拿……”
  
      李长寿含笑听了一阵,侧旁的文净道人却是略微皱眉,但也凝视着这些愚昧且弱小的凡人。
  
      此人让她听这些,必有深意……
  
      片刻后,李长寿道:“走吧。”
  
      文净道人缓缓点头,心底疑惑更甚,却是并未给李长寿什么脸色。
  
      街上各处都没有视线投来,文净道人的神通也是颇为不凡。
  
      而这种几乎大能人手必备的‘削减存在感’法门,李长寿就……很羡慕。
  
      “道友,”李长寿端着拂尘,笑着做了个请的手势,示意文净道人与他并肩同行。
  
      李长寿心底暗道,若她发难,自己便将这化身直接扬掉。
  
      文净道人心底也道,她虽是血海凶魔出身,却也不是谁都能轻辱的,若对方发难,大不了便是鱼死网破。
  
      就听,李长寿缓缓开口……
  
      “道友觉得,我这海神教如何?”
  
      文净道人略微皱眉,言道:“尊驾何不快人快语。”
  
      “有些事,说的快了反而不美。
  
      你我本是对手,如今却在俗世街道散步,这不也是妙事一件?”
  
      李长寿笑道,“虽然道友几次针对于我,但此刻对道友,贫道并无太大恶意。
  
      若非道友这次差点坏了我的大事,我也不至于将道友逼迫到这般地步。
  
      道友且看,此地红尘烦扰,凡人寿百岁,历经生老病死,却是这天地之间的主角,得他们供奉,便可得香火功德。
  
      道友觉得,这是为何?”
  
      文净道人嘴角一撇,并不回答。
  
      李长寿笑了笑,立刻变化思路。
  
      “洪荒之中,知道友跟脚者寥寥无几,道友就不好奇,我是从何处得知?”
  
      “哦?”文净道人犹自不肯死心,问道,“那你倒是说说,我跟脚到底如何。”
  
      却是连‘贫道’、‘道友’这般称谓都懒的用了。
  
      李长寿笑道:“道友还请多加几层隔绝结界,我可当真要说了。”
  
      “哼,”文净道人冷哼一声,却是真的抬手在周遭布置了两层道韵。
  
      正此时,李长寿身周涌出一抹玄妙的道韵;
  
      文净道人亲眼看到,有一只小巧的太极图在李长寿背后轻轻闪烁,随之消失不见。
  
      她心底对李长寿的身份,再无半分怀疑……
  
      正此时,李长寿悠然道:“道友是从幽冥地底而来,本体为鸿蒙凶兽血翅黑蚊一族首领,当前为不可言说之两位老爷做事。
  
      此时正在做的,是谋划吞并龙族之事。
  
      可有半点错漏?”
  
      文净道人面色有些发白,已没了挣扎的念头,又本能的泛起了疯狂的杀意,目光不断变幻,气息时而变得无比阴冷。
  
      李长寿轻飘飘地道了句:“人族有句俗语叫做,人在做,天在看。”
  
      文净道人瞬间惊醒,轻轻一叹,露出几分妩媚的微笑,柔声道:
  
      “道友既将我查的如此清楚,又布置了这般算计,却又不打杀了我,想必是对我有所图。
  
      道友尽管开口,只要不露我跟脚,我凡事依你就是。”
  
      “道友……”
  
      李长寿沉吟两声,突然问:“你不累吗?”
  
      第一招,《走心》。
  
      文净道人明显一怔;
  
      李长寿叹道:“人有玲珑心,故有千百张面孔,其他生灵亦复如是。
  
      你看这街路之上,凡人为生存而奔波,为衣食而烦恼,不得不摆出一张张虚伪的面孔,让旁人看不透自己的心底。
  
      咱们是俗世之外的修行之人,寿元漫漫,却又何尝不是如此?
  
      道友,你这般,累吗?”
  
      文净道人闻言,笑意收敛大半,注视着这繁华街路上的凡人。
  
      李长寿继续向前,文净道人也下意识跟上,凤目之中流露着几分思索,却又被勾出了些许疲累之感。
  
      她低声道:“不过生存二字。”
  
      李长寿笑了笑,此刻刚好路过一家花楼。
  
      只见这花楼门前红柱上挂着一只木牌,上面赫然写着:
  
      【信海神者只需七成花酒钱】
  
      啧,海神教的宣传工作,果然给力。
  
      李长寿看着这花楼中,在白日歇息的人影,道一句:“若说强颜欢笑,咱们与她们,又有何异?”
  
      第二招,《同理心》。
  
      文净道人轻叹了声:“道友与我自是不同。”
  
      “不,其实是一样的,”李长寿淡然道,“洪荒如棋,圣人执子,你我尽皆只是棋子罢了。”
  
      文净道人道:“道友倒是看的通透。”
  
      “不过生存二字。”
  
      李长寿淡定地还了一句,文净道人目光略有所动。
  
      她又问:“道友不会只是想与我说这些吧?”
  
      “自然不是,”李长寿笑道,“实不相瞒,我与道友其实已过了几次招,对道友也算有些了解。”
  
      “哦?”文净道人略微皱眉,“我算计南海神教,只有那一次才对。”
  
      第三招,《破心防》。
  
      李长寿道:“道友可记得度仙门?你有一傀儡,便是被我安排的化身击破。”
  
      “是你?”
  
      “是我,还有此前,道友应该也见到了,那位玄都出来的小法师。”
  
      “也是你?”
  
      李长寿笑而不语,甩了甩拂尘,继续向前。
  
      文净道人不由自主就跟了上来,看着李长寿这纸道人的老脸,“那你为何不让赵公明他们杀我?”
  
      “我要杀道友,何须请赵公明与琼霄仙子动手?”李长寿淡然道,“龙族也是有几条老龙在的,道友应该知道。”
  
      文净道人看着李长寿,突然有些无力地道一句:
  
      “原来,自始至终,我都在你算计之下。”
  
      “道友过誉了,”李长寿笑道,“执棋者非我,我也不过棋子罢了。”
  
      文净道人轻轻颔首,抬头看向九天之上。
  
      “人教素来清静无为,但算计起来,却是谁都不如你们。
  
      说吧,你想让我做何事。”
  
      李长寿笑而不语,刚好路过一家酒楼,就做了个请的手势。
  
      文净道人不明所以,但此刻节奏已经被李长寿完全掌控,只是点头跟在他身后,在没惊动任何凡人的情形下,去了这酒楼顶楼的一处雅间。
  
      第四招,《喝点酒》。
  
      李长寿拿出了自己神仙醉原液,笑道:“今日不如效仿凡人之法,咱们一醉解千愁。”
  
      反正他这具化身是纸道人,倒也是什么都不怕。
  
      文净道人轻笑了声,并未拒绝。
  
      很快,两只夜光杯被斟满,又迅速放空,一来二去之后,文净道人目光已有些迷蒙。
  
      大概也是酒不醉人人自醉。
  
      李长寿酝酿许久、思索许久,最后找了一句,有可能能戳到这狠人心窝子的话语。
  
      “道友可曾问过,你这般东奔西走、忙忙碌碌,到底是为了什么?”
  
      文净道人闻言,凝视着手中的杯盏,“你应该知道,我为何听命于他们。”
  
      李长寿:……
  
      这个倒是真的不知道。
  
      不过,这并不妨碍李长寿继续走套路。
  
      “道友,那些一直在利用你的人,可曾正眼瞧过你?”
  
      文净道人心底浮现出诸多画面,却是扭头看向雅间窗外,淡然道:
  
      “我何须他们看我?
  
      我是一族之王,叱咤血海,若非那二人用我族人性命要挟……”
  
      “道友,”李长寿打断了文净道人的话语,正色道,“可欺人,莫欺己,你心底当真如此想的?”
  
      文净道人略微皱眉,看着李长寿,又仰头将一杯神仙醉的原液送入喉中,突然攥拳,又渐渐松开,叹道:
  
      “不错,当年我其实可以回返血海,一走了之,但轮回建、地府立,我已无容身之地,便想着借族人被扣押的机会,彻底投靠了西方。
  
      这些话,我从未对任何人说过。
  
      道友,你可满意了?”
  
      “既然如此,咱们敞开了说,”李长寿道,“道友也该知道,此时西方用得到你,你自身无忧,还能得些许好处。
  
      但若西方大兴,你自己的处境,又会如何。”
  
      文净道人低声道:“自是魂飞魄散,灰飞烟灭,被处理时,恐怕谁都不知……
  
      但,我可躲入混沌海中。”
  
      李长寿目光满是真挚,轻声问:“躲得掉吗?”
  
      文净道人顿时不言,却只是冷冷一笑,自顾自斟酒,仰头又饮了一杯。
  
      “说吧,你想让我做何事,能给我哪般好处。
  
      若你有办法能在圣人手下护我不死,我自可投奔于你。”
  
      “我不想让你做任何事,也没有能用到你之处,”李长寿笑了笑,不着痕迹地开始了下一步。
  
      第五招,《画饼》。
  
      “但我今日可为你指条明路。”
  
      李长寿手指沾了些酒水,在桌面写下了两个大字。
  
      【天庭】。
  
      李长寿道:“道友对此地知晓多少?”
  
      “呵,”文净道人哑然失笑,笑中满是嘲讽,“你觉得,它能护得住我?”
  
      李长寿笑了笑,在天庭一旁加了个【人】字。
  
      文净道人收敛笑容,冷然道:“他们,要我何用?”
  
      “万物有阴有阳,天地有白日也有黑夜,”李长寿擦掉这三个字,笑道,“此地想要崛起,既需要明面上的威仪,也需暗地里的锋锐。
  
      你可知,天庭如今空缺的诸多神位中,为何有造福凡人之正神,也有洒瘟疫之正神?
  
      便是此理。”
  
      李长寿在袖口拿出了一张布帛,递给了文净道人,淡然道:“今日你只需许下这则大道誓言,时机合适时听我召唤,我自可助你脱离苦海。
  
      到时,你只是为人臣子,替天行暗中之事,除却那位陛下,你也不需看任何人脸色行事。”
  
      文净道人目光颇为复杂,将那布帛接了过来,缓缓摊开。
  
      她抬头看着李长寿……
  
      这誓言就是出自他之手?
  
      文净道人缓缓点头,言道:“我可以立誓,但你还需答应我一个条件。”
  
      李长寿道:“但说无妨。”
  
      “我今后要见一面玄都大法师。”
  
      李长寿略微皱眉,一时也不敢随口答应,但他心底出现少许感悟,凝成了一个字:
  
      【可】。
  
      呃,圣人老爷一直在看着?自己刚才,应当没乱说什么吧,所有话语都是斟酌了最少十数次……
  
      “可以,”李长寿立刻点头,“立誓言吧。”
  
      文净道人轻轻吐了口气,不曾想一日之间要立两遍这般繁琐的大道誓言,而且此时立的这一版,比之前更完善、更周全,甚至考虑到了天道干涉等等情形。
  
      果然,她栽的不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