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 第一百八十二章 寿门弄演

  取路南海,一路东行。
  李长寿临出门,也担心自己会被赵公明他们碰上,所以一直贴着南海海岸施展水遁。
  三日后,他抵达东海海域,这一路走的也算顺畅。
  之前已经托敖乙问明了三仙岛之所在——
  在南赡部洲东南角出发,向东走十六万里、再向南走六万里,就可见一处云雾弥漫之地。
  那,就是三仙岛的外围大阵了。
  截教之中,知道三仙岛位置者多不胜数,对三霄仙子心存仰慕之人也多不胜数,但真正能登上三仙岛的,自古都没几个……
  李长寿赶到东海深处时,这具纸道人的仙力耗损了差不多一成。
  为了能有最好的精神面貌求见大名鼎鼎的云霄仙子,临近三仙岛所在,李长寿在袖中拿出了一只新的纸道人,替换了纸道人化身。
  随后,他从海水中出来,驾云朝三仙岛的位置赶去。
  心底思虑着,接下来会遭遇哪般情形,李长寿又莫名注意到了一些,此前没在意的小细节……
  比如,阐教有名的高手中,除却慈航道人等少数几位,大多都是男仙;
  而截教有名的高手中,圣人的八大弟子内门大弟子就有金灵圣母、龟灵圣母、无当圣母,外门三霄更是不用多提,以女仙居多。
  李长寿心底调侃起了自家人教的某位老纯阳。
  自家大法师搞道侣之风,明显搞错了方向,就该往人教之外、道门之内,努力搞上一搞……
  让阐教与截教互相之间多一些道侣情谊,既能消磨两大教炼气士的进取之心,延缓天地量劫降临;
  又能让两教增进感情,封神大劫的时候,对彼此舍不得下手。
  原本的封神大劫,一个个老道喊着:
  ‘死道友不死贫道,今日便送你上榜!’
  而被大法师搞道侣之风后的封神大劫,一位位俊男靓女,在商周大战的俗世战场上,深情款款、默默对望。
  ‘道友,你冷酷无情、无理取闹,合该去封神榜上走一遭。’
  ‘哦,不,是你冷酷无情无理取闹,却偏偏说我冷酷无情无理取闹,你才该去封神榜走一遭……’
  李长寿差点笑出声。
  当然,这只是心底对大法师的调侃,自是绝对不敢说出来的……
  虽然玄都大法师也算是道门大师兄,但也很难影响到截、阐两教。
  不开玩笑了。
  早点将碰瓷团伙的隐患消除掉,自己安安心心回仙门,搞一搞龙族之事、准备下金仙大劫吧。
  ……
  驾云飞了半日,李长寿远远就见,海面上出现了一堵云墙。
  也怪不得那些截教仙,都说三仙岛好找;
  云墙直径超过千里,方圆数千里之地灵气充沛,仙光缭绕,海中生灵都比其他海域更有灵性。
  只要不是找偏了大方向,仙识不断搜查,都能寻到此地……
  距离云墙边缘还有两千里时,李长寿就试着展开仙识,让仙识探入云墙查看。
  奇怪的是,仙识竟毫无阻隔探入其中,但只能看到一片白茫茫……
  离着此地越近,仙识可探查的范围也就越广阔,李长寿心底也就越惊讶。
  待他离着足够近,仙识完全笼罩这千里云雾……
  没有阻碍,没有半点阵法的波动,只是单纯的云雾,其中也没有半座岛屿。
  唯一的异样,便是此地灵气浓郁,堪比传闻中的洞天福地……
  李长寿沉吟几声,仔细思索了一阵。
  既来之,则安之,总不能试都不试就离开。
  于是,李长寿的纸道人驾着云,在直径千里的云墙中来来回回飞了几遍,没有任何危险,同样也毫无所得。
  连半个礁石都没能找到。
  哪怕是难得一见的天然阵势,这里也该有入阵之处才对……
  在【仙路四艺】坑蒙拐骗……
  咳,在阵、丹、器、符四方面,李长寿在阵法之道上沉浸最深……
  也正如此,他才能看出,此地阵法之高明,已远超他的阵道理解。
  这才是真正阵法高手所布大阵!
  三霄之中,必有一人,在阵法之道上造诣极深!
  不过,这个跟自己也没什么关系,也就随便赞叹一下,表示对三霄娘娘修为的敬佩。
  李长寿在海面上沉思了片刻,很快就想出了办法……
  他不能直接喊,人教小法师前来拜见;
  此时这具纸道人是南海海神专用皮肤,在此地直接暴露了,也会有些许麻烦。
  现如今,自己三条主要的人设路线,已是十分清晰:
  南海海神,海神教教主,足智多谋老神仙形象,玉帝今后的智囊之一,有人教背景;
  人教小法师,中年道者形象,以自身真实修为在外行走,为兜率宫办差做事的专用马甲,主要跟在大法师身后瞎混。
  度仙门普通弟子……这是李长寿的最深伪装。
  其他,像《洗龙案》的冷面老道、度仙门遭劫时的洪荒无名自爆艺术家,那都是用过一次就立刻淘汰的形象,不会再次登场。
  且说正事。
  想要登上三仙岛,确实要花费一些心思,还好李长寿从此前就已经有所准备。
  他先朗声喊了句,将声音传播范围控制在云墙之内:
  “三仙岛的道友可在家中?”
  自然没有半点答话。
  李长寿不急不缓,在袖口摸出了一摞纸人,随手撒出,化作了六道身影,男女皆有。
  只见:
  两名身穿短衫的青年男人,各自拿着一只唢呐。
  两名身穿素净长裙的女子,拿出了两只铜盆,取出了俗世上坟常用的纸钱,在铜盆中点燃,她们跪在铜盆前,拿着手帕开始哭哭啼啼。
  又有两名白发苍苍的道者,一人拿着摄魂铃,一人拿着木鱼,摇摇晃晃、敲敲打打,各自口诵往生咒法……
  李长寿长叹一声,两纸人吹响了唢呐,仙力加持之下,极具穿透力的凄凉乐声,响彻云墙各处。
  这一招十分有效,就是容易被打一顿……
  不过片刻,李长寿就听云墙中传出了一声轻斥,是个有些稚嫩的少女嗓音:
  “你是何人!在这里搞这些做甚!这也忒不吉利了!”
  云雾流转,一名身着淡黄短裙的少女踏步而来,薄怒微嗔,瞪着这慈眉善目的清瘦老者。
  李长寿立刻抬手,六名纸人停下动作,定格在原处。
  紧接着,李长寿长长一叹,用苍老的嗓音言道:“这里可是三霄仙子的道场三仙岛?”
  “你既知道,还敢来此地撒野!”
  这少女轻哼了声,“若非看你是老者模样,三娘娘赐给我的鞭子,现在已经打出来了!
  还不快走!真是晦气!”
  李长寿叹道:“我万里迢迢来此地,所谓也就两件事。
  第一件事,便是来此地为公明道友悼念一二。
  既三仙岛不允,那我这就离开便是。”
  言罢,他袖袍鼓荡,六只纸人恢复原本模样,跳回了他袖口中。
  “你乱说什么!”少女顿时怒了,“我家大老爷好的很!何须你悼念!呸呸,乌鸦嘴!”
  李长寿摇摇头,“虽然现在还是好的,但马上就要有一场劫难了。”
  啪!
  少女拿出一只短鞭,骂道:“你再乱说半个字,我今日便非要教训你一顿不可了!”
  “我何曾乱说?”李长寿叹道:“你家琼霄娘娘,是否不在岛上?”
  少女顿时一怔,又道:“是又如何?
  说不得你在哪见到了,想就这般让我带你去岛上?门都没有!”
  “既然如此,不如你我打个赌?”
  李长寿在袖口取出了那封拜帖,用仙力推给了少女。
  “我就在此地等着,你可将此物拿给岛上能主事之人看,若他们决定不见我,我立刻就走,绝不回头。”
  少女顿时面露狐疑,将布帛拿在手中。
  李长寿又道:“只是让你家主事之人看看这封信罢了,对你们三仙岛没有任何损失。
  但若再迟一步,公明道友怕是真的要出大事了!”
  “你!再乱说!”
  这少女一甩短鞭,骂道:
  “好!我今日便让你死心!
  你在这等着,稍后我家娘娘如何训我,我就回来如何训你!”
  言罢,少女转身回了云墙之内,身形只是走了两步就消失不见……
  李长寿敏锐地捕捉到,此地灵力运转出现的微弱变化,极为复杂。
  但,刚才这个少女……
  李长寿沉吟两声,心底泛起少许狐疑。
  从对方表现来看,不是三霄点化的侍女,就是三仙岛上修行的生灵。
  可莫名的,这少女给自己的感觉,有点不太对劲……
  天仙的修为,毫无破绽的口吻,有些娇蛮的性格,还有那乖巧的面容、玲珑有致的身段。
  都给李长寿一种很熟悉的感觉。
  这种感觉,就仿佛,他在给自己的纸道人,做一些外貌、性格上的设定。
  不错,这少女给自己的感觉,就是太模板化了!
  就像是演出来的,演技滴水不漏,细节也算满分,可惜就是差了点情绪代入……
  李长寿心底暗自警惕,却继续在此地一动不动站着,随时准备自扬。
  片刻后,云墙再次出现变化。
  那少女匆匆飞了过来,见到李长寿之后,那眼神就有些怯弱,又带着几分惭愧,对李长寿欠身行礼……
  少女立刻道:“前辈勿怪,是我有眼不识泰山,不知您这是化身。
  我家大娘娘正在闭关,不敢吵扰;
  但三娘娘已经看了你的书信,请您入岛一叙。
  前辈请跟我来。”
  李长寿点点头,不动声色跟在少女身后。
  这次入内,前方云雾渐渐生出变化,李长寿原本飞在海面上,却不知何时,脚下出现了一条蜿蜒小径……
  踏足其上,身周云雾顿时渐渐褪去,他已是出现在了一座灵岛的边缘。
  这里就是三仙岛?
  他试图用仙识查看周遭,但此地有某种阵势,让他仙识只能在身周三丈,无法展开……
  那少女前方引路,带着李长寿沿小径七走八拐,到了一处雅致的院落前。
  少女推开院门,低头道:
  “前辈请自行入内,我家三娘娘就在此地等你。”
  李长寿温声道了句:“之前多有得罪,还请仙子勿怪。”
  “没事的,没事的,您请。”
  少女连忙摆手,低头快步退开。
  李长寿似乎全然没发现什么一般,迈步进了院门,心底却是一叹……
  刚走了几步,一抹云雾不知不觉缠绕在他身周;
  紧接着,李长寿一个晃神,不知不觉走到了后院,面前是一处灵气氤氲的宝池。
  池内水声轻响,有道倩影正背对着李长寿,坐在水池中静静梳理着长发……
  场面,自然是不可描述;
  这画面,也肯定不让播……
  但李长寿心底十分淡定,甚至只有一个念头——
  这么好的背,不拔火罐可惜了。
  “嗯?”
  那正梳理长发的倩影突然发现了什么,略微扭头一看,随后便是一声尖叫!
  她转过头来,面容却是奇丑无比,生得血盆大口、倒瓜子脸,简直比如花还要石榴姐……
  这女子大声呵斥:“无礼之徒!你看了我身子,你得娶我!”
  李长寿一言不发,默默抬手,一掌拍在自己额头,身形立刻向后仰倒,躺在地上一动不动。
  纸道人身上的仙力也在迅速消散,身形化作了半尺高、一寸厚的纸人。
  水池中的女子动作顿住,一阵仙光流转,化成了一只玉蛙、落在水池中,腿一蹬,迅速游走。
  就听得一阵大笑从墙外而来,刚才引路的少女翻过墙来,笑的花枝乱颤。
  “哈哈哈哈,竟然被吓死了!
  这到底是谁的化身,道心竟然这般脆弱!
  哈哈哈!我后面安排了那么多环节,洞房花烛都给你们准备好了,当真便宜你这倒霉老道!”
  突然间,一缕叹息在这少女身后想起。
  “道友,我是真有要事求见令姐……”
  正大笑的少女顿时一怔,头一歪,看着地上的纸人。。
  只见,这坏掉的纸人被直接推开,又一只纸人跳了出来,身形摇摇晃晃,迅速化作了刚才慈眉善目的老神仙,满脸无奈地看着眼前的少女。
  “还请碧霄仙子,代为通传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