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 第二百二十章 一剂猛药
    嗡——
  
      在这蚊声中,李长寿竟然听出了少许试探与怯弱……
  
      这只小血蚊像是受了莫大的委屈,却又不敢言说半句,围着李长寿转了两圈,小心翼翼地落在了李长寿这具纸道人的耳尖。
  
      自然是文净道人又来通风报信。
  
      此前被赵公明发现并戳爆的,也是这般血蚊……
  
      李长寿自是知晓;
  
      文净道人为了能及时给他传递消息,在安水城之南的海域中,用血蚊侵蚀了一群海鱼,借海鱼微弱的魂魄寄养。
  
      有大事需传信时,血蚊就会吞噬海鱼的魂魄,从南海直接赶来。
  
      文净道人的神通……
  
      虽有伤天和,但有一说一,确实是比他的纸道人要方便。
  
      重点是,省树。
  
      “大人,”文净道人的嗓音传到了李长寿心底,还真带着几分委屈。
  
      “啊,刚才两位道友在此喝茶,不料一位道友意外伤了你,”李长寿温声道,“我也不好与他们解释你的身份,有些对不住了。”
  
      小蚊子震了震翅膀;
  
      远在西牛贺州某洞府中的文净道人,忍不住翻了翻白眼。
  
      什么意思?
  
      先吓唬,再安抚?
  
      这般路数,也未免太老套了些。
  
      真以为她文净道人,堂堂黑翅血蚊族的女王大人,会被这么轻易的糊弄住?
  
      当然!
  
      会……
  
      文净道人借着这只血蚊,瞧了眼挂在后堂正中的山水画,又想到了此前,自己所捕捉到的、那个凶恶强人的气息。
  
      刚才发现自己的血蚊,并将血蚊直接戳破的,就是当日突然躺在她面前的……那个老汉!
  
      文净道人绝对不会认错!化成灰都认得那家伙!
  
      而这人,文净道人此时已经完全确定,就是截教外门大弟子,有义薄云天之名的赵公明!
  
      行如此之事,还义薄云天……
  
      呸!道门圣人弟子的路子真野,心也是真的脏!
  
      呵,洪荒。
  
      文净道人心底吐槽归吐槽,却不敢暴露自身情绪,继续装作委委屈屈的样子,降低南海海神对自己的提防之心。
  
      李长寿端了一杯茶水,悠然道:
  
      “这次又有哪般大事?”
  
      “大人,西方教此次被您挫败了算计,六位圣人弟子被赵公明一人拦下,导致西方教功亏一篑,白白死伤了那么多暗自收纳的妖兵……”
  
      “说些我不知道的吧。”
  
      “是,”这只小蚊子凑的更近了些,小声嘀咕了几句。
  
      李长寿眉头渐渐皱深,很快就摆了摆手,让文净道人自行退走。
  
      那血蚊立刻就要自毁,李长寿又想起什么,温声道:
  
      “此次龙宫之围,你传信有功;
  
      几日前,你在龙宫之外时,我与大法师便在一旁,大法师也已知晓你如今为人教做事,今后见到你不会直接打杀。”
  
      文净道人闻言不由一怔;
  
      她来不及再多问询,血蚊已是啪的一声炸碎,化作了一缕血气,迅速消散……
  
      那处洞府中,文净道人径直坐了起来,莫名其妙的,呼吸都有些急促。
  
      她那双凤眼缓缓睁开,妩媚的面容上竟带着少许春暖之意,嘴角不可抑制地向上扬起,却又略微哼了声。
  
      “他……看到了本女王大人?”
  
      文净道人口吐芬芳,不知在想些什么。
  
      但很快,她又露出一副得意的模样,缓缓仰躺,继续摆弄自己散布在四海之中的血蚊傀儡。
  
      给人教通风报信归通风报信,西方教交代给她的事,她也不能不做。
  
      ‘也不知,人教让我在西方教继续潜伏,到底在图谋些什么。’
  
      文净道人心里有数的很。
  
      对于圣人而言,她也不过是强了一些的蝼蚁,想必人教这边,也不会让她去算计两位西方教的圣人老爷……
  
      顶多,也就是让她在今后的某个时刻,做一些暗杀之类的脏活。
  
      ‘说到底,人教与西方教也都差不多罢了,所谓大教,都不过如此。’
  
      文净道人舔了舔朱唇,双目越发迷人。
  
      但两边的圣人弟子,相差着实太大了些,人教这边的,大小法师让她都很有
  
      食欲……
  
      安水城,海神庙中。
  
      血蚊刚散,李长寿起身慢慢踱步,仔细思量文净道人带来的消息。
  
      西方教刚开了战败检讨大会,按文净道人所说,有圣人弟子火冒三丈,说是要算计赵公明,但其他几名圣人弟子并未应声。
  
      西方教主持驯龙之事的,果然就是这些圣人弟子,圣人老爷并未出手。
  
      也正如自己担心的那般,赵大爷在西方的仇恨值太高了一些……
  
      但文净道人也只是听他们说起了此事,对方如何算计、何时算计,都是未知之数。
  
      赵大爷此前刚走,说是回峨眉山中修行,还说若是有事,让海神老弟直接去峨眉山罗浮洞中找他。
  
      该怎么提醒赵大爷小心?
  
      还是,让赵大爷去三仙岛避避风头?
  
      李长寿慎重地思考了一阵,又觉得,凭赵公明的手段、身份,也非西方教想算计就能算计的。
  
      西方教内,圣人弟子中并无太强的高手,天下大运如今在人族、在道门。
  
      自己其实并不用替赵大爷担心;
  
      有自家大法师的许诺在,赵公明面对西方教时,应当无忧。
  
      换而言之,除非封神大劫落下,道门自相残杀,道门之外的高手想动赵公明,其难度不亚于直接打通天教主一巴掌。
  
      ‘若是我想算计赵大爷,会用什么样的方式?’
  
      李长寿开始换位思考,很快就想到了一两个主意,但每个法子都如悬崖之上走钢丝,差池则是自己身死道消。
  
      如此……
  
      “只能祝福赵大爷以后平平安安、长命百……元会了。”
  
      李长寿轻笑了声。
  
      心底又开始分析,文净道人所传达的第二件事——他们的后续布置。
  
      西方教依然没有放弃驯龙大业……
  
      这让李长寿安心了许多。
  
      李长寿这几天,一直担心西方教一碰就萎,放弃给龙族施压,那天庭想做渔翁就成了无稽之谈。
  
      这样多好;
  
      虽败犹不气馁,继续振作精神搞一些阴谋诡计,坚持自己最初的目的,堪称洪荒当代大教之典范!
  
      其实,西方教的几位圣人弟子此时已经确定,道门也看上了龙族这块肥肉;
  
      他们西方教,除却气运之外,也不差道门三教什么,若是轻易而退,岂不是怕了道门?
  
      便是为了跟道门较劲、争这一口气,他们也要尽快将龙族拿下。
  
      事情变得复杂了许多,却又变得简单了许多。
  
      西方教因这次受挫,也变得谨慎了许多。
  
      根据文净道人传递的情报,西方教接下来的重心,会放在西海龙宫,并通过傀儡,逐步渗透龙族,利用龙族内部的矛盾点,把龙族推到悬崖边上。
  
      敖乙大婚一战,海族叛军虽损兵折将,但四海海族与龙族的关系,也已经达到了冰点;
  
      稍微挑拨,便是更大规模的叛乱。
  
      而且,西方教还将调动更多三千世界的势力,继续围困龙族。
  
      西方教要将龙族高傲的身段压下来,让龙族主动跪在灵山脚下,请西方教将他们收做手下……
  
      ‘西方想大兴,所以想要收服龙族。
  
      这大兴到底有什么好处?就是变的更强一些?’
  
      李长寿心底突然冒出了这个问题,仔细分析,也是毫无所得。
  
      “算了,不管如何,平安才是福。”
  
      言罢,李长寿将这具纸道人送回地下纸道人库,大半心神转到了东海龙宫婚宴上,继续与月老老铁和几位天将,以及玉帝陛下的化身,吃吃喝喝,闲聊解闷。
  
      大殿四周又起了歌舞,各处穿梭的海女蚌女端着各类珍馐美味,只要见哪里有了空盘,就立刻过去补上。
  
      水晶宫各处都是热热闹闹,一副歌舞升平之景。
  
      当然,敖乙和姜思儿早已不在此地;
  
      按龙族规矩,两人去了他们的新房中,三个月后才能出来,给龙王奉茶。
  
      这期间,暖阁被数重龙族大阵守护,普通高手也难看破其内的情形,随便两人怎么折腾。
  
      李长寿这边刚跟月老闲聊几句,心底突然浮现出这般画面:
  
      【小琼峰处,灵娥驾云朝丹房而来。】
  
      李长寿当即笑道:“劳烦月老看着我这化身,我在旁处有事要处理。”
  
      “善。”
  
      月老含笑点头,对此已是颇为习惯。
  
      ……
  
      丹房前,身着素白流云裙的灵娥,驾云缓缓落下。
  
      这次也不知怎么了,灵娥没有大大方方方地进丹房,反而轻手轻脚走到门边,小手扒着门沿,束起云鬓的脑袋偷偷探了进来,看向丹房中。
  
      “师兄兄……”
  
      “怎么了?”
  
      李长寿的身影自丹炉前站了起来,转身看向灵娥。
  
      灵娥却突然脸蛋一红,小声道:“师祖请你过去一趟。”
  
      “相召就相召,师祖是咱们长辈,何需用请字?”
  
      李长寿撩了撩衣袍,看灵娥此时的状态,顿时明白了点什么。
  
      “师祖是不是问了你一些,让你难为情的事了?”
  
      “师兄你听到了?”
  
      灵娥小小惊讶了下。
  
      李长寿摇摇头,笑骂道:“都写在你脸上了,哪里还用我去听?
  
      走吧,过去看看,小师祖果然已经没了耐心,想跟忘情上人再进一步了。
  
      也挺好。”
  
      “嗯!”
  
      灵娥抿了抿嘴,在云上跟在师兄身后,不经意间朝着师兄靠近了一点点;
  
      但她抬头看着李长寿的背影,又不由想起了在湖边……师兄突然……
  
      滋……
  
      嗯?李长寿有些奇怪地扭头看了师妹眼,发现灵娥正双手捂脸、头冒白烟……
  
      李长寿也是震惊不已。
  
      这丫头,怎么还没缓过劲来?这都十多年了!
  
      仅仅只是玩笑般的咚了一下,这要是当时亲……咳,这个还是不能多想,以免‘有什么样的思想就有什么样的行为’。
  
      李长寿驾云带着灵娥到了草屋前,灵娥本来想趁机溜走,但师祖江林儿的嗓音已传了出来:
  
      “灵娥一起进来吧。”
  
      灵娥只得低头答应,跟着师兄进了屋内。
  
      江林儿一身素雅长裙,跪坐在矮桌后俏脸上写满了严肃;
  
      见两个徒孙进屋,江林儿抬手布置了几层结界,随后就面露正色地看着李长寿。
  
      就听咚的一声,江林儿左手攥拳,轻轻砸在了桌面上。
  
      “接下来!谁都不准笑!”
  
      这对师兄妹顿时有点不明所以。
  
      “师祖放心,”李长寿道了句,“无论我们听到多好笑的事,都不会笑,起码不会笑出声。”
  
      灵娥也连连点头,附和着:“嗯,师祖放心!”
  
      “我!”
  
      江林儿猛吸一口气,又瞬间破功,长叹声中,趴在桌子上一阵叹息,用那种即将渴死、饿死者的嗓音,沙哑、有气无力地小声喊着:
  
      “长寿,快来帮帮我,你师祖实在撑不住了。”
  
      “师祖您……具体怎么了?”
  
      “嗯……”
  
      江林儿脸蛋一红,但随之就恢复正常,打起精神、坐起身来,还顺手掐腰。
  
      【只要足够理直气壮,害羞什么的就不攻自破】
  
      “明白说了吧!我想跟富贵儿有进一步的发展!
  
      灵娥说你有一种雄心丹,给我几颗,我去让他吃了,把生米煮成熟饭!”
  
      李长寿:……
  
      扭头看了眼灵娥,灵娥连忙摇头,这绝对不是她教师祖的!
  
      小师祖毕竟是在外面混过的,什么事没见过;男女之间那点事,她没吃过灵猪肉,还没看过灵猪跑不成?
  
      “师祖,雄心丹虽然会有效果,但并非对症之药。”
  
      李长寿微微一笑,拿出了一瓶炼制雄心丹用的情水,放在了小师祖面前。
  
      “师祖,此物名为情水,由情蛊炼制而成,是雄心丹的主材之一,可兑入酒水中……
  
      不过用之前,最好还是告诉忘情上人一句,免得引起不必要的误会。”
  
      “你还真有这东西?!”
  
      江林儿轻轻眨眼,将瓷瓶收了起来,咳了两声,义正言辞地教育道:
  
      “长寿,你可不要在这方面胡乱动心思。
  
      男女之事要顺其自然,看你炼制的这些丹药,又是雄心丹,又是情水的。
  
      咦~”
  
      怎么还嫌弃上了。
  
      “师祖,情水一瓶六千六百灵石。”
  
      “呃,除了这种事,你其他方面还是相当优秀的嘛,哈哈,哈哈哈!
  
      我先去准备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