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 第三百六十八章 洪荒第一场…选秀

  敖乙离开不过半日,龙宫的送礼大队,就扛着一箱箱宝物就到了海神庙中。
  也是龙宫财大气粗、享有四海无数岁月,这般送礼毫不心疼。
  但……
  自己左手收礼,右手给神位……
  李长寿怎么感觉,自己硬生生,把自己搞成了弄权谋私、卖官赚钱的天庭奸佞?
  他可是良臣的说!
  海神庙后堂,李长寿的老神仙皮纸道人拂尘一扫,大半宝箱消失不见,而那些凡尘之中才会视为珍宝的珍珠玛瑙珊瑚明珠,被他留作了对手下人的奖赏。
  随后,这具纸道人整理了一下妆容,驾云朝着东海而去,开始自己此前与敖乙商量后定下的计划——
  洪荒第一次选秀、咳,选神比赛!
  这次比赛,由四海龙王作为特约嘉宾,由龙族三十九位长老作为评审团,玄上无缺四海大神,与龙族上天先行者敖乙,作为本次比赛的‘前辈团’。
  只要你足够优秀,就能让‘前辈’为你转身,给予天庭神位!
  如此,既显得龙宫对此事十分看重,天庭得了面皮;
  又因是龙族内部选拔,从而让龙族减少了抵触情趣;
  顺带还能与龙同乐,缓和龙族内部矛盾,增加龙族枯燥日常中的趣味性……等等。
  李长寿连带着口号都想好了——‘全龙大作战,神位冲冲冲’!
  当然,这次选神比赛,本身极不透明,最初人选早已定下,大多数龙也就是看个热闹。
  顺带十六个神位,也已差不多分好了,就是走个过程,给天庭和龙宫足够的颜面。
  李长寿印象中,上辈子……
  咳,且说正事。
  抵达东海,还未到龙宫,敖乙就带着大批虾兵蟹将前来迎接。
  按李长寿嘱咐的,会场已准备就绪,就在水晶宫的一座偏殿中,里面也已经做好了各种布置。
  四海龙王明日才能齐聚于此,龙族各位长老要聚集起来,也要差不多十几个时辰……
  趁着这点空挡,李长寿与敖乙开始制定各类细则。
  比如,被选中的龙子龙女,必须是有真才实学,不能指挥唱跳软扑,必须有责任心,对龙族、对四海有感情。
  感人的故事就不必了,大家都是龙二代出身,说自己如何如何凄惨,估计也没人信。
  按照李长寿的要求,几位龙族工匠现场打造了六只可转动的法器宝座,稍后就给四海龙王和他们海神教二人组来使用……
  李长寿又找来了此前合作过的龙宫乐师团,与她们商定了一些奏乐背景乐的细节。
  等忙完这些,李长寿看着这座富丽堂皇、有些空旷的大殿,又思索一阵。
  总觉得还缺了点什么……
  歌舞表演已经安排上了,龙族最不缺的就是这个。
  大赛司仪也选了一位身段窈窕、口吃清晰、不会报错参赛选手姓名的龙族公主——娑睿;
  还缺了什么?
  李长寿沉思一阵,很快就是眼前一亮。
  观众,缺了一批能随意哭笑的观众!
  这事倒也好解决,虽然龙族整体演技水准不高,但龙族统治着众多海族,挑选一些长相上佳、感情充沛的海族男女过来围观,也不是难事。
  李长寿提出要求,敖乙立刻执行,很快就招来了数百名龙族、海族的‘观众’,李长寿又现场指导了一阵,让他们配合乐声,表演了一些表情。
  如何感动而不浮夸,欢呼而不刺耳,也是大有讲究。
  就这般,李长寿成就金仙后,小试牛刀了一把,以总导演兼‘老师’的身份,搞了一次龙族选神大赛。
  虽然只是走个形式,但这个形式也算走的别开生面。
  李长寿也借此机会,与四海龙王正式碰头……
  大赛开始前,水晶宫主殿中;
  四位龙首老者一同坐在高台上,李长寿与敖乙被安排在高台侧旁安坐。
  这四位龙首老者都是差不多的面容,也就高矮胖瘦有所不同。
  东海龙王最为威严,但给人感觉也最为慵懒;
  北海龙王较为清瘦、西海龙王略显富态,南海龙王最显忠厚。
  李长寿从偏殿走来时,四海龙王尽皆起身相迎;
  待李长寿入座,四海龙王也齐齐端着金樽敬酒,给足了李长寿这个海神排面……
  不仅如此,四海龙王说话也是十分好听,不断对李长寿灌着迷糊汤:
  “吾龙宫能与天庭交好,得天庭赐神位以解如今之困境,全凭道友从中斡旋!”
  ——这是西海龙王,也就是那位帐下大半都已是二五仔的龙王之称赞。
  “吾观天地之间、自远古而今,能与海神之智慧谋略相提并论者,唯有那上古妖庭之鲲鹏妖师矣!”
  ——这北海龙王夸就夸,怎么还骂人呢。
  还是南海龙王比较痛快,直接道一句:“痛饮此杯!”
  李长寿顺势端起酒樽。开始反向恭维,不过寥寥数语,就将四位龙王爷夸得眯眼轻笑,不断点头,心底暗赞海神高明……
  一场宴会过后,他们本就要去开始【选龙入神】;
  李长寿此时已安排好了一切,稍后走个流程,就可让龙族拿到这些低阶神位;
  但,在这紧要关头,北海龙王突然开口道了句:
  “此次选拔龙族子弟入天庭神位,本就是值得庆贺之事。
  吾观海神之布置已是十分完备,也不会出什么差错,不如广邀洪荒众道友,前来做个见证。”
  李长寿:……
  这个也未免……太羞耻了些!
  眼见其他三位龙王就要点头,李长寿忙道:
  “龙王爷,依贫道之见,这次天庭赏赐的都是巡海护法一职,并非高阶神位,这般大张旗鼓,会不会折损龙族的英名?”
  “不会,”南海龙王道,“宜操办。”
  北海龙王笑道:“洪荒皆知吾龙族窘境,倒不如借着这般机会,让他们知晓,咱们已与天庭交好。”
  “善,”东海龙王缓缓点头,对此事盖棺定论。
  李长寿眉头微皱,思量着此事利弊。
  龙宫主动来宣扬此事,其实是变相地宣扬天庭之威,也是对外宣布龙宫倒向天庭,替天庭刷存在感;
  这对自己而言,本身就是好事,相当于躺着就把功劳赚了。
  咳,【坐着】就把功劳赚了!
  就是自己带有恶搞倾向的这些设计,要展露到龙族之外的高手面前,尤其是自己还要坐在那张会喷白雾的宝座上,不断转身……
  羞耻感着实爆棚。
  于是,龙宫大赛向后推迟半个月,龙族开始广发请柬,邀各路高手前来观礼。
  李长寿担心,到时必有西方教的棋子混进来,也要做些布置,提防被他们搞乱了此事……
  但让李长寿也没能预料到,这事还被搞成了龙族盛事!
  半个月后,水晶宫主殿中人满为患,殿前还有不知多少身影聚集。
  当李长寿摁下面前的红色按钮,在那四散的白雾中,为一名龙子转身时……
  暗中躲藏的自家大腿大法师,与赵大爷赵公明尽皆笑翻了过去,被龙族邀请来做贵宾的黄龙真人、金鳌岛十天君等高手,也都是眯眼轻笑。
  而混在【护旨】天将中的天将华日天,在贵宾席上旁端着旨意的东木公;
  随黄龙真人一同前来观礼的福德金仙云中子,以及玉虚宫众多,曾在各处宣扬过海神之名的阐教仙人;
  还有金鳌岛上闲来无事的数十名截教仙人们……
  尽皆露出了赞叹的表情。
  海神会玩之名,自此传遍洪荒,为人津津乐道。
  ……
  虽然过程有些羞耻,但在李长寿一手操办下,十六个低阶神位还是顺利发了下去;
  所挑选的龙族子弟,半数是四海龙王的子侄,半数是跟脚清白、能力出众的龙族俊杰。
  神位赐下,天道降下的业障被抵消,这十六名龙子龙女尽皆有所突破。
  稍后他们要巡查四海,李长寿也给了他们一些劝诫,让他们行善积德,救助遭难之生灵,宣扬天庭之威名,不可做增添业障之事。
  这十六龙此时都已是李长寿的手下,李长寿也能随时剥夺他们身上的神位。
  宣旨过后,李长寿、东木公,就与天庭兵将自行离开,海中的热闹与他们并无太大关联。
  李长寿趁机换了一只纸道人回天庭,而换下来的纸道人暗中离开东海龙宫后,在一座小岛上等了一阵。
  海中突然出现一团云雾,有道勉强称得上修长的身形自云雾踏出,在海面上漫步而来,面容平平无奇,身周有一股玄妙自然的道韵……
  正是玄都大法师。
  大法师笑道:“境界巩固的如何了?”
  “已安稳了,”李长寿做了个道揖,笑道,“多谢大法师为弟子护法。”
  大法师顿时笑眯了眼,略带促狭地问道:“是要多谢我为你护法,还是多谢我,为你找了一位护法之人?”
  李长寿:……
  “大法师,云霄仙子之事,弟子当真有些……嗯,措手不及。”
  玄都大法师笑而不语,并未多打趣,只是道:“难得我下来这趟,随我一同走走吧,稍后我或许要在兜率宫中闭关一段时日。”
  李长寿道:“大法师请放心,弟子定不会给人教惹麻烦。”
  “此言差矣,”大法师笑道,“何为麻烦?若是我也无法解决之事,才算是麻烦。
  龙族上天的时机已是渐渐成熟,你该出手时无需顾忌。
  老君既已传下丹道,你此时已算是老师的半个弟子,若有人欺辱了你,那便是落了老师的面皮。
  谨小慎微虽不错,但过分谨慎,被老师觉得你胆小怕事,那就有些不美了。”
  李长寿深深做个道揖,“弟子遵大法师教诲!”
  “善,”大法师含笑点头,对李长寿轻轻摆手,与李长寿在东海漫步,趁着这般机会,为李长寿传授太清之道、自然妙法。
  不知不觉半日过去,大法师起了离意,又叮嘱了李长寿几句……
  正此时,李长寿心底突然泛起潮涌,神念扫过安水城主神庙,顿时略微皱眉。
  大法师笑道:“可是有什么难言之隐?但讲无妨。”
  “大法师,弟子道躯应该没什么问题。
  有一道童骑着仙鹤,到了我那海神庙中……”
  “哦?”大法师笑道,“骑着仙鹤的童子?找你何事?
  也罢,我送你这化身过去,再看场热闹吧。”
  言语落下,大法师拉着李长寿的手腕,脚下迈出一步。
  李长寿只觉周遭光影迅速流转,再次显踪,已是到了南海安水城空中。
  这就是乾坤遁法!
  李长寿低头看去,能见一名童子坐在仙鹤上,正飘在海神大殿前。
  这童子眉清目秀,盘坐在仙鹤背上,双手抱臂、闭目凝神,眉目间带着一股傲气。
  周遭有不少香客在围观,一些大婶夸着‘这孩子真俊呐’之类的话语,让这童子又有些不耐。
  李长寿笑道:“大法师,弟子去应对一二。”
  “善。”
  大法师掐指推算,却已是算出了这童子的来路,略微挑了挑眉。
  而李长寿的这具纸道人隐匿行踪,驾云落在海神庙后堂,又端着拂尘绕到前殿,含笑向前。
  众香客此时都知这是海神化身,一个个俯身跪地参拜……
  那童子睁开眼来,目光有些冷漠,淡然道:“道友便是海神?”
  “不错,”李长寿笑道,“不知道友是何人,来此有何贵干。”
  这童子又道:“我家老爷要见你,让你本体现身,速速与我走一趟。”
  听闻此言,下方众凡人香客,左右十多名海神教神使,大多面露不善。
  这孩子,怎么跟他们海神说话呢?
  李长寿闻言有些皱眉,稳妥起见,先问明这童子口中的老爷是谁,再甩拂尘将这个不知礼的童子赶出此地。
  ——对方已是在落人教面皮,自己必须有所应对。
  李长寿冷然道:“不知你家老爷是何方神圣,又为何要让我前去相见?”
  “哼,我起说来你且听,莫让我重复第二次!
  我家老爷——
  得道显神自远古,辈与六圣相齐同。
  与圣论道显真意,如今安坐玉虚宫。
  十二金仙称师长,道法乾坤大神通。
  元觉洞内燃道火,灵鹫山中有明灯!”
  李长寿顿时面露恍然,手中拂尘一甩,言道:
  “请便,不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