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 第三百三十六章 西海事起,仙子相随
    李长寿低头看了眼自身形象,摇身化作了‘水神长庚’的模样。
  
      透过大法师掌中云雾,听到牛头马面的嘀咕,得知地府巫族觉悟如此之高,竟想直接投奔天庭……
  
      李长寿不由陷入了另一层担忧。
  
      这,也太主动了点。
  
      若地府真如牛头马面所说的这般,非但对天庭不抗拒,还想早日加盟到天庭系统,那他这个水神,就从施算计者,变成了被地府‘买通’的法宝人。
  
      此事的性质便发生了根本变化,也很容易让玉帝产生疑心。
  
      玉帝陛下可不是大法师这般洒脱不羁的性情……
  
      再者,如果自己在地府这件事上,完全没出几分力气,天道老爷又怎么会给他降下大功德?
  
      此时功德刚够凝成小半的金身,总不能真的做个‘残疾金身’,斗法时只护住关键部位吧?
  
      当然这也只是玩笑话,天道也不允这般功德金身的存在,功德金身也有功德圆满之意。
  
      总之,一切不以功德金身为目的的天庭公差,都是跟他李长寿耍流氓!
  
      嗯,《龙族上天》的剧本,明显不适合地府,需要重新挖掘矛盾点。
  
      他要努力克服一切困难,帮助地府并入天庭体系,助天庭建立对三界的管控基石。
  
      如果没有困难,那制造困难,也要迎难而上!
  
      正想着地府之事该如何操作,一抹淡淡的芬芳钻入鼻尖,李长寿下意识抬头看向内堂门外……
  
      暗香未解语,伊人蹁跹来。
  
      仅是一身普通款式的白衣长裙,在她身上怎就这般得体,曲线不露三分,仙韵却已满溢,只让人心底暗叹:
  
      ‘此非心间梦中人焉?’
  
      云霄已是到了。
  
      李长寿向前含笑做了个道揖,云霄也是颇为默契地欠身行礼;
  
      随后二人目光相对,云霄原本多是清冷的仙颜也活泛了些,多了清寒枝头那一枝俏梅。
  
      李长寿主动开口,道一声:“仙子别来无恙。”
  
      ——此地已非桃花林,又有大法师在旁,不可再直呼名讳。
  
      云霄也道:“道友近来可安?”
  
      “远近无大事,只是修行多奔波,”李长寿温声说着,忽而正色道,“这五百年匆匆而过,当真是不觉岁月变化。”
  
      不曾想到李长寿竟然会主动调侃此事,云霄抿嘴笑出声来,这次却是真的消融了清冷寂寞。
  
      一旁的大法师见状,只能在背后暗自竖了个大拇指。
  
      护着李长寿的塔爷,却连连哆嗦了几下,在李长寿心底一阵嘀咕:
  
      “脸啊,脸啊小长寿!
  
      你怎么能见到一个女子就走不动路了?这是因果啊,因果!
  
      诶?怎么有金斗妹妹的气息……呀?这是云霄仙子?
  
      喔——
  
      厉害啊长寿,云霄仙子都敢撩!快,快把金斗妹妹带入我们人教大家庭!”
  
      ——灵宝只能传递灵念,具体语句是李长寿理解而来,故塔爷多有一些‘浪言浪语’。
  
      李长寿来不及搭理塔爷,云霄仙子笑过后,又故意板起脸来,轻声道:
  
      “那我这便回去,你我当是未见,再过四百八十二年可好?”
  
      李长寿连忙做了个请的手势,“来都来了,重新再计便是了。
  
      仙子里面请,刚好玄都大……师兄也在这。”
  
      “嗯,”云霄答应了声,随后便迈步向前,与大法师行礼问候。
  
      云霄道一句:“玄都师兄。”
  
      玄都笑着回了句:“云霄师妹。”
  
      随后云霄便不再多说,直接看向李长寿。
  
      云霄道:“我此次外出,也是因玄都师兄之事。
  
      似乎有人在五部洲之地恶语中伤玄都师兄,且此事矛头暗指向了你。
  
      我担心你着了算计,故来提醒一声。”
  
      “这个……”
  
      李长寿笑道,“谣言而已,或许其后有人推波助澜,但玄都师兄不在乎,那也无伤大雅。”
  
      “如此便好,”云霄仙子柔声道,“见你无事,那我便回岛上修行了。”
  
      玄都大法师在旁突然开口:
  
      “师妹何必着急回去?既然来了,稍后还有一场好戏,不如一同参详参详。”
  
      李长寿却道:“玄都师兄,仙子不宜牵扯其中。”
  
      “放心,”大法师笑道,“只是让云霄师妹在旁看着,自不会让她贸然出手。
  
      话又说回来了,每次我跟在长寿你身后,一直想着,在你支撑不住时出手相护,但每次你与强敌惊险斗法,都未给为兄半点出手的机会啊。
  
      怎么,这次莫非是怕被云霄师妹见了你斗法,嫌你本领不足?
  
      你这也未免太小瞧了云霄师妹!”
  
      李长寿:……
  
      高手,绝对的高手!
  
      大法师只是两句话,激将法、苦肉计、欲擒故纵法连番上阵!
  
      正事上咋不见您这么上心!?
  
      云霄仙子已是问道:“你要与人斗法?”
  
      李长寿笑道:“并非什么大敌,仙子不必担心……”
  
      “长寿!”
  
      玄都大法师皱眉轻喝,直接训斥:“你现在怎么如此脚不沾地?
  
      西方教一教双圣,怎得在你这大敌都算不上了?
  
      这可不像是你平日的性子。”
  
      李长寿心底疯狂抽搐,塔爷在他心底发出一连串的‘哈哈哈哈’……
  
      大法师,够狠。
  
      云霄轻轻皱眉,柔声道:“道友若是不喜我在旁看着,我自不看便是。
  
      只是我总归放心不下,不免要用镜术远观。”
  
      李长寿道:“仙子着实不必沾染这般因果。”
  
      云霄却道:“那我只看着不出手,也不算沾因果,到时若是真有麻烦,我也好及时去兜率宫送信。”
  
      “那好,”李长寿释然一笑,并未过多拒绝,温声道:“先来这边坐吧。
  
      还有两位地府阴司的好友马上就到,我先打发走了他们。”
  
      大法师顿时笑眯了眼;
  
      云霄仙子并未多想,她在李长寿一旁的木椅静静入座,身形被云雾包裹。
  
      正此时,堂外已传来了牛头那洪亮的呼喊声:
  
      “恭喜水神!贺喜水神!人教大法师喜得千金!男人生崽当真厉害啊!哞~”
  
      “呵!”
  
      那团云雾中传来轻笑,李长寿也是笑眯了眼;
  
      大法师嘴角微微抽搐,却也并未多说。
  
      李长寿连忙对外喊道:“二位莫喊,这是谣言!”
  
      “谣言?”
  
      刚落在门前,正准备高举贺喜红对联的牛头和马面,动作也是一顿。
  
      他们这才瞧见了大法师的身影,同时哆嗦了几下……
  
      李长寿皱眉道:“这般谣言竟还传去了地府,两位这是从哪里听来的?”
  
      “这个,”牛头挠挠头,“有时候兄弟们闷了,也会拦路问问去酆都城办事的那些炼气士,最近洪荒有什么新奇事。”
  
      “咴儿!”
  
      马面肩头撞了牛头一下,这两名战巫连忙向前,在内堂门口,对大法师抱拳行礼。
  
      大法师含笑点头,并未开口。
  
      李长寿笑着在袖中拿出一只宝囊,道:“虽说是谣言,但两位也是有心了。
  
      老规矩,都在里面。”
  
      牛头嘴上喊着:“这怎么行,我们也不能白拿水神您给的好处!”
  
      却已双手将宝囊捧了过来。
  
      一旁马面翻了个白眼,满脸嫌弃地看着眼前这一幕。
  
      正此时,大法师低头掐指推算,略微皱眉。
  
      李长寿仙识捕捉到了这点细节,便直接道:“两位道友,我这还有事要忙……”
  
      “啥要事?”
  
      牛头似乎没接收到李长寿发出去的送客信号,反问了句:
  
      “可是有什么,咱们兄弟能帮上忙?
  
      算计推演之事就别提了,我们元神不怎么样,但打架杀敌敲闷棍,那可是我们巫族的专长!”
  
      “不错,”马面在旁迎合了一声,用热切地目光看着李长寿。
  
      李长寿心底沉吟几声。
  
      牛头马面此时如此心热,自是因为两人路上商量的结果——努力讨好他这个水神,争取把地府也搞去天庭。
  
      其他先不论,若是在龙族之事上,有地府高手现身相助,对地府而言,确实是一件好事。
  
      自己稍后无论如何算计【地府归顺】,这都是走稳了第一步。
  
      于是,李长寿道:“道友可知四海龙族已归顺天庭?”
  
      “这肯定知道,”牛头笑道,“水神大人您一手谋算,扶龙上天,这事我们地府都传遍了。
  
      我们大巫祭这辈子都没夸过人,连夸水神你三四句!
  
      说你诡计多端、城府阴沉,龙族那么多老龙精都不是你对手!”
  
      “滚!”
  
      旁边飞来一只马蹄,把牛头一脚蹬飞。
  
      马面怒骂道:“大巫祭说是,水神大人足智多谋、动手之前早已胸有成竹!龙族这远古霸主,都被水神安排的妥妥当当!”
  
      牛头瞪着牛眼,“这不一个意思吗?”
  
      李长寿忙道:“两位,两位莫吵,待我问过玄都师兄,看能否带两位一起同行。”
  
      他这边话音刚落,大法师已起身言道:
  
      “你做主就是,西海龙宫出现了大道波动,应是有高手斗法,长庚师弟,咱们过去看看?”
  
      李长寿闻言思忖少许,随即便立刻点头。
  
      “应是开始对西海龙王发难了,情形怕事不容乐观,还请师兄出手。”
  
      “善。”
  
      玄都大法师袖袍飘舞,袖中飞出一团水火,凝成一人多高的阴阳水火太极图。
  
      大法师最先迈步入图内,云霄仙子也自云雾中走出,站在一旁等李长寿过去,与李长寿一同入内。
  
      牛头马面对视一眼,眼底满是震惊。
  
      他们虽然不认识云霄仙子,更无法看到云霄的容貌,但战巫的直觉反馈给他们的讯息,却无比准确。
  
      这仙子是个高手;
  
      恐怕比人教大法师也只是弱一二分的大高手!
  
      道门两大高手齐齐出动,这是要去灵山宣讲道门精义?
  
      牛头马面各自有些忌惮,但刚才话都说出去了,此刻也只能低头向前,跟在李长寿身后,想着等会实在不行,就用出他们巫族不外传的秘术。
  
      【头套遁】:乱战中只要摘下头套,找个尸体堆躺下去,即刻成功施展。
  
      然而,让牛头马面松了口气的是,他们哥俩踏过水火太极图,并未出现在金光环绕的灵山,而是被幽冷的海水包裹……
  
      巫族虽然不善水中法术,但也不会被水淹死。
  
      他们甚至在上古时,搞出了秘法,让巫族可以沉在海底,自由奔驰,也就是阻力和压力稍微大了一点,大脚丫子抓地力稍微弱了一点。
  
      而上古年间,唯一阻碍巫族在海水中狩猎的……
  
      只是鱼刺罢了。
  
      李长寿在前方做了个手势,牛头马面立刻停下身影,老老实实站在李长寿身后。
  
      一抹淡淡的道韵,包裹着他们三道身影,让他们融于海水中,彻底隐起身形。
  
      大法师与云霄仙子已没了踪影,但李长寿能感觉到,他们一左一右,正在暗中护持自己。
  
      这待遇……
  
      没谁了简直。
  
      此时,他们已是在西海龙宫附近。
  
      李长寿仙识扫过方圆三万里,能见到各处大批仙蛟兵在调动;这些兵马隐隐将西海龙宫包围了起来,但各自刀尖向外。
  
      西海龙宫此刻被层层阵法包裹,李长寿元神处的小塔轻轻一震,李长寿的仙识顿时畅通无阻,看到了龙宫之中发生的情形。
  
      这群二五仔,果然发难了!
  
      此时,西海龙王、龙母,以及龙王最后的一批亲信——数十名高手、百多仙蛟兵,正在西海龙宫主殿中坚守。
  
      主殿大阵岌岌可危,各处被成群的身影包围。
  
      西海龙宫大太子敖事,与西海龙宫众长老,以西海龙王失德为由,发动了逼宫。
  
      此时露面的只是龙族之龙,但在西海龙宫之内,还有数十道黑影潜伏,业障之力颇为浓郁……
  
      李长寿眼前一亮,好一群鸿蒙凶兽!
  
      再看主殿情形,西海龙王此刻状态似乎有些不对,他浑身气息看似强盛,但又有外强中干之感。
  
      李长寿迅速推断出,西海龙王这是中了某种‘道毒’,对西方教的忌惮顿时更深了些。
  
      自己一直构想的金仙毒丹,人西方早就有了,甚至还能伤到西海龙王这般远古老‘大罗’!
  
      李长寿对牛头马面传声道:“稍后若遇危急,立刻到我身旁。”
  
      牛头马面不由眨眨眼。
  
      这水神……
  
      瞧谁不起呢?
  
      不等牛头马面分辩,李长寿已是用仙力带着他们两人,朝西海龙宫遁去。
  
      这一路,他们大摇大摆在那些仙蛟兵面前游过,却没暴露半点踪迹;
  
      临近那层层大阵,大阵之上又会出现浅浅的太极图印记,让他们三道身影随意融入其内,完全畅通无阻。
  
      趁着这短暂空挡,李长寿已是汇聚了各方纸道人传递来的讯息。
  
      东海、西海、北海龙宫已是有了反应,各有高手暗中赶来西海;
  
      三地龙宫,已按他们此前商议的计划,开始‘匆忙’筹备大军,做出准备驰援西海的架势。
  
      实际上,各龙宫主力已是躲藏了起来,西海这边,只需一股高手合力救走西海龙王与龙母。
  
      此时,李长寿已是做出判断,明确知晓自己要做的是什么。
  
      一个字,拖。
  
      拖到三龙宫高手现身,拖到天庭外围造势掩护,救走西海龙王龙母,以及此地那些‘忠臣’,就算取得了第一阶段的胜利!
  
      有玄黄塔护体,大法师在侧,李长寿自保无虞;但大法师不出手,他想只凭自身救人太过艰难。
  
      ——云霄仙子不在考虑之列。
  
      分析清楚局势,李长寿制定了几个计划。
  
      这种情形下想拖延时间,最先要做的,就是吸引对方注意,要让对方忌惮、迷糊,最好有所顾忌。
  
      李长寿快速对牛头马面传声叮嘱几句,发现牛头马面有点不灵光,就干脆道了句:
  
      “事态紧急,按我传声指令行事!”
  
      牛头马面顿时重重地点头!
  
      头可断、血可流,不费脑子就成。
  
      当下,李长寿快速制定了一个简单的剧本,凭借太极图的威能,带着牛头马面绕开一群群高手,顺利抵达内殿外围。
  
      发难逼宫的一方,自然也知时间紧迫……
  
      那西海龙宫太子也是个狠人,此时浑身缠绕金光,气息也算惊人,似乎强行提升过实力。
  
      众叛龙合力破开最后一层主殿的大阵,敖事带着大批高手冲入主殿,剑指宝座上的老父亲。
  
      “父王,您老了,也该歇歇了!”
  
      西海龙王龙须震颤,修长的龙目之中满是痛苦,低吼一声,刚要说话!
  
      “咴儿——”
  
      一声嘹亮的马嘶声,在主殿各处回荡,随之还有一声低沉的牛叫。
  
      主殿内一群龙族正自皱眉,双方各自都有些懵。
  
      忽然间,一连串铁链摩擦的噪音,在主殿飘来飘去;
  
      主殿各处的数百颗照明宝珠开始不断闪烁,两侧墙壁上,出现了两道魁梧的身影!
  
      那像是两名巨人,各自提着锁链,自阴影中而来。
  
      “谁!”
  
      有叛军长老低喝一声:“竟敢在此地装神弄鬼!”
  
      回应他的,只是两声冷笑。
  
      “咴儿~我们装神弄鬼?
  
      你错了,我们就是神鬼。”
  
      “哈哈哈!但既然你们诚心诚意的问了,那就大发慈悲的告诉你们!”
  
      咔嚓!
  
      一道霹雳炸响,两道黑影突然从大殿顶端的海水中现身!
  
      这两道身影各自抱着胳膊,浑身鼓胀着滚滚血气,自脖颈到脚踝,缠绕着一圈又一圈的锁链,在上方缓缓落下。
  
      若只是直接落下,恐怕不足三尺,就会被乱刀砍翻。
  
      故,他们在李长寿的传声指点下,立刻开始交替喊话,每人一句,却是气势十足——
  
      “为了防止阴阳秩序被扰乱!”
  
      “为了守护轮回大道的安宁!”
  
      “带你找寻失落的秽土!”
  
      “接受大德后土的指引!”
  
      “我,牛头!”
  
      “我,马面!”
  
      “地府阴司,勾魂使者,参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