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一世悟道尽沧桑 > 第六十七章 玄海金钵
在第一轮三十六进九的比赛中,虽说唐仙儿这些个最有夺冠资格的参赛选手并未被分到一组,但是去掉这些五大势力的顶尖参赛选手,仍有二十五人。
  
  在这些人中,又以炼器师工会为最多,足足有六个人,这也就造成了此六人没能逃过自相残杀的命运。
  
  孙冬与柳霜在这六个人当中算是实力最拔尖的存在,虽说他俩必须要和同门兄弟手足相残,但好在并不是他俩之间要拼个你死我活,倒也算是不幸中的万幸了。
  
  柳霜负手而立,与他同组的其余三个炼器师工会的参赛选手们,却是如丧考妣,一脸的衰容。
  
  身为同门师兄弟,他们最是清楚柳霜的炼器实力,那可是实打实的二品高级炼器师啊,也难怪他们会叫苦不迭。
  
  与这三个人处境相同的,还有和孙冬一组的那三个炼器师工会的参赛选手。
  
  他们的对手孙冬也同样是个实力强大的二品高级炼器师,而他们三人中,实力最强的,也不过才堪堪达到二品中级巅峰,想要战胜孙冬之流,又谈何容易呢?
  
  可再如何说他们这些人斗来斗去也算是肥水不流外人田,那些个被和唐仙儿之流分到一组的小势力参赛选手,才是最应该要怨天尤人,暗叹世道不公的人。
  
  凭什么他们一上来就被当成了炮灰,成为了这些个狠辣角色的垫脚石?
  
  凭什么他们就不能和这些在他们看来,最多与他们半斤八两的炼器师工会的参赛选手一较高下?
  
  怪也只能怪这世事难料,他们想靠运气进个前九的梦想算是就此泡汤了。
  
  但俗话说事无绝对,与这些个倒霉蛋们不同,被分到叶晨枫这一组的三个青年看起来倒是轻松许多。
  
  他们虽说也看出了叶晨枫是天云学院器阁之人,但看其如此装模作样地闭眼凝神,想来必是那种混吃等死的可笑存在,倒也没有如何惊惧。
  
  毕竟,知晓叶晨枫事迹的修士还是太少了,而且叶晨枫这等弱不禁风的模样,实在难让人放在眼里。
  
  对此,叶晨枫并未如何言语,而是继续闭眸养神,静候着比赛的正式开始。
  
  他知道此次大赛他的对手不是这些中庸之流,而是诸如唐仙儿这些天之骄子,所以他没受到这三人的重视,他又何曾将这三人放在眼里?
  
  不多时,司仪手持铜锤,敲响了比赛的钟声。
  
  咚!
  
  此音浑厚而深沉,回声似那午夜梦回时分的旖旎笙箫,让人回味无穷。
  
  比赛,正式开始!
  
  叶晨枫的眸子,在此时陡然睁开。
  
  他深吸一口气,旋即按照方才在脑海中规划好的炼器方案,有条不紊地开始第一步的取材。
  
  长喙虫卵,三寸紫竹节,瀚海玄石,碎金砂……
  
  他早已看出这第一轮比赛他的三个对手,单论品级恐怕至多与那姜玉熙相差无几,所以他在这轮比赛倒是可以稍稍藏拙,随手炼制个低品质的二品高级灵器想来便足以轻易胜出。
  
  所以他方才在闭眸养神之际,选定的炼制目标便是堪堪达到二品高级灵器的玄海金钵。
  
  与他这般信手拈来的取材手法相比,那三人也是不遑多让,速度之快,即便是叶晨枫都要心中微惊。
  
  看来,有胆识来此参赛的,都是有些斤两的人。
  
  他不再分神多想,约莫半刻钟的功夫,炼制玄海金钵所需的材料便被其捡取完毕。
  
  做完这一切,他直接将所有的材料投入身前的青铜鼎炉之内。
  
  熊熊!
  
  炉中地火骤然发出一声闷响,似是一只火焰饕餮,转瞬间便将炉肚中的珍贵材料吞噬殆尽。
  
  叶晨枫知道,接下来他只需要耐心等候便可。
  
  他一边弹出一丝灵力入鼎,将炉肚中的火势维持住,一边又百无聊赖地分神看了看身旁不远处那三个埋头苦战的对头。
  
  这三人在相比之下,那个精瘦黑脸青年的实力,看起来倒是稍胜一筹。
  
  此刻这个黑脸青年眉头紧锁,黝黑头颡之上若是细细探查一番,便可看见浮有一层微汗。
  
  他要炼制的,乃是一种品质不输于一般二品高级灵器的强大灵器,这对于他来说不啻于是一种冒险的尝试。
  
  他也知晓自己的行为有些冒险的成分,但他也明白仅凭一件品级只达到二品中级顶峰的灵器,还不足以从这组参赛选手中脱颖而出。
  
  其余两个家伙倒还不足为惧,可这个来自天云学院器阁的人,竟然在尝试炼制玄海金钵。
  
  不管此人是有恃无恐,还是哗众取宠,为了晋级,黑脸青年都不敢大意,所以他心中经过一番激烈的天人交战之后,他一咬牙,便选择了炼制妖兽壶——这种单论品质,并不弱于玄海金钵的准二品高级灵器!
  
  黑脸青年在这三人中实力最强,倒是有敢去尝试放手一搏的资本,剩下两个人,可就没有勇气去冒险了。
  
  尚有自知之明的他们心中再清楚不过了,以他们的这点本事,若是胆敢去冒险尝试炼制妖兽壶这等品质的灵器,不啻于引火自焚。
  
  所以他们皆是选择炼制中规中矩的二品中级灵器,选择了一种——还算体面的“死法”。
  
  五十步笑百步,他们虽不敢像黑脸青年这般冒险,但他们心中对于选择炼制玄海金钵的叶晨枫,更多的还是一种嗤笑与鄙夷。
  
  这个乳臭未干的毛头小子虽说来自天云学院,可看起来无异于一个未见过世面的愣头青,竟然自不量力地选择炼制二品高级灵器玄海金钵。
  
  毕竟在他们的潜意识里,即便是天云学院器阁的学员,像叶晨枫这个年纪的,至多也不过堪堪达到二品中级炼器师。
  
  至于最后那种叶晨枫是否可能达到二品高级炼器师的猜想,想来即便说破了天他们也不敢想象。
  
  叶晨枫将这三人的情况了解清楚后,轻轻摇了摇头。
  
  看来,在这轮比赛能和自己叫板的,也只有那个精瘦的黑脸青年了。
  
  他整理一下思绪,回过神看了看身前青铜鼎炉的状况,发现炉肚中的珍材终于提炼完毕,他松了口气。
  
  万事俱备,只欠东风。
  
  他又垂首看了看手中沉重如山的瀚海玄铁,这是隐藏在瀚海玄石中的一种颇为罕见的珍贵铁材,乃是炼制玄海金钵模具绝佳的材料。
  
  叶晨枫知道,单凭青铜鼎炉中的地火肯定是无法将此等珍贵铁材炼化的,所以他没有丝毫犹豫,直接摊开左手,顿时便有一簇蓝白相间的奇异火焰从其左手掌心中钻出。
  
  地火不行,这天罡雷火想来不会令自己失望。
  
  果不其然,这簇天罡雷火入鼎后,顷刻间便从刚刚被投入青铜鼎炉中的瀚海玄铁之中提炼出一滴青黑色的铁汁。
  
  叶晨枫嘴角微咧,左手掌心中的天罡雷火一簇簇的依次入鼎。
  
  随着炉中火势渐涨,在一般炼器师眼里最是顽固不化的瀚海玄铁,潜藏其中的杂质终于是被一丝丝地融化掉,而其本体也是逐渐消融成液。
  
  不多时,瀚海玄铁终于不堪重负,彻底被天罡雷火炼化成一滩青黑色铁水。
  
  叶晨枫心中一喜,没有犹豫,心念电转,直接运转体内灵力,将这滩瀚海玄铁所化的铁水按照某个特定轨迹铸造起来。
  
  钵底,钵身,钵壁,钵纹……
  
  片刻过后,仅有巴掌大的玄海金钵的模具,便在叶晨枫的静心控制之下,缓缓成型。
  
  接下来,便是雕刻器纹了。
  
  叶晨枫忙里偷闲,暗中观察了一番同组三人的进度,发现那个精瘦的黑脸青年竟然也把妖兽壶的模具铸造完成。
  
  此人的实力,倒是不容小觑!
  
  叶晨枫没想到,这个其貌不扬的黑脸青年,炼器速度竟然不比自己慢上多少,果真应了那句人不可貌相的真言至理。
  
  他的心中,终于对这其貌不扬的黑脸青年产生了一股重视之意。
  
  没曾想,原本自己以为在这一轮比赛不费吹灰之力便可轻易胜出,却因这黑脸青年的存在而有了一些变化。
  
  但叶晨枫心无失望,反倒兴致更浓。
  
  这样更好,虽说他因此要多展露一些真才实学出来,但是自己也难得能遇到一个足以砥砺心境的绝佳对手,可不能就此将其轻易放过。
  
  叶晨枫嘴角浮现一抹浅笑,他原本在心中规划好的器纹思路有了一些转变,他决定雕刻一些品质更高的器纹。
  
  玄海金钵算是一种水金双属性的灵器,若想将其炼成,自然以这两种属性的器纹为最佳选择。
  
  于是,品质勉强达到二品高级器纹的瀚海器纹与金山器纹,便正好契合了这种罕见状况。
  
  叶晨枫深吸一口气,从蓝蝶戒中取出足有五尺来长,整体周身呈现出深邃藏青色的刻纹笔。
  
  笔纹青鱼,所以名为青鱼。
  
  叶晨枫垂首看了看手中温润如水的青鱼笔,眼角闪过一丝不易觉察的温柔。
  
  旋即他不再多想,而是按照脑中所学,开始以一种诡异路数持笔刻纹。
  
  一笔,两笔,三笔……
  
  短短数个呼吸的功夫,叶晨枫便恣意划出九笔。
  
  笔笔劲力惊人,笔笔势若游龙,又如万丈瀚海,浩瀚无垠,让人震惊之余,不免心生惊悸。
  
  第一道二品高级器纹瀚海——成!
  
  初战告捷,叶晨枫心中的自信逐渐涌起,他嘿嘿一笑,旋即故技重施,不消片刻便将第二道瀚海器纹雕刻出来。
  
  只是这一次,叶晨枫雕刻出的瀚海器纹看起来倒是更加顺遂如意,通顺自如。
  
  半刻钟功夫不到,叶晨枫便足足雕刻出了四道瀚海器纹。
  
  密切关注着叶晨枫一举一动的顾长安和周老,皆是下意识地露出一抹转瞬即逝的惊容。
  
  前者在心惊过后,便产生了一抹浓浓的冰冷杀意,显然叶晨枫这一举动终于让其产生了杀心。
  
  后者则是微微颔首,昏黄眸子里隐隐流露出一丝欣慰之色。
  
  这个小辈,说不得还真有创造奇迹的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