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战龙觉醒 > 第11章 过河拆桥
但是,她失望了,老太爷只是干咳了一声,视而不见。
  
  说实话,她真的想让白彦斌跪下,让他丢掉那可笑的尊严,但白老爷子不开口,她办不到。
  
  即便她现在谈成了融资,即便老爷子说让她做新项目的负责人,可在白家,她的地位,一样不如白彦斌。
  
  “说实话,你给不给我下跪磕头都无所谓,我并不稀罕。我只是想让你知道,不要瞧不起谁,没准人家比你强呢。”
  
  温柔的声音,却说出强势的话,无比有气势!
  
  白彦斌杵在当场,坐也不是,站也不是,脸色难看的就像吃了一斤苍蝇。虽然白槿兮没让他真的跪下磕头,可那句不轻不重的话,却让他更加难受。
  
  在众人注视下,白槿兮向老太爷辞行,说要去给张总送合同。
  
  老太爷笑着连连点头说好。
  
  想到白彦斌难看的脸色,她离开的时候,特别潇洒。
  
  感觉整个世界的色调都暖了许多。
  
  出门不久,白槿兮的手机又响了,看了看,还是老妈打来的,她犹豫了一下,还是接了。
  
  “哎呦我的乖女儿,你真是妈妈的骄傲,晚上回来吃饭,别在外面受罪了,妈妈可想死你了。”
  
  “好。”白槿兮当然知道,肯定又是堂姐把消息传给老妈了。
  
  晚上,白槿兮回到出租房,程然已经做了一桌子菜。
  
  看着迎接自己的是程然的微笑以及一桌子美味佳肴,白槿兮的心里泛起一丝温暖。
  
  “跟你商量个事。”她说。ァ新ヤ~~1~<></>
  
  程然点了点头:“先吃饭,吃完再说也行。”
  
  “我答应我妈,今天回家吃饭。”显然,白槿兮并没有吃完再说的打算。
  
  “好。”程然笑着点了点头。
  
  这让白槿兮微微有些意外。
  
  回到家。
  
  李素珍显得十分兴奋,白槿兮刚进门,她就一把将其抱住了。
  
  “我的老天,我家槿兮真是太厉害了,连月亮湾房产那么大的企业都能搞定,真是……起初盈盈跟我说的时候,我还不相信呢。”
  
  想起程然给自己老妈捏腿的一幕,再看现在因为她的成功,而手舞足蹈的老妈,白槿兮会心的笑了。
  
  白槿兮笑,程然也高兴。
  
  谁知,李素珍的脸就翻书一样,刷的一下沉了下来,狠狠的瞪了程然一眼。
  
  “你乐什么?整个一废物,看着槿兮遭难,一点忙都帮不上,你说要你有什么用?也就我们家槿兮有能力,要不然……”
  
  “妈……”白槿兮连忙打断李素珍对程然的训斥,想把事情的真相讲给李素珍听。
  
  谁知,程然却笑了笑说:“我去准备晚饭。”
  
  临走,在白槿兮耳边偷偷耳语:“别声张。”
  
  白槿兮疑惑的看了眼程然,最终叹了口气。
  
  程然在厨房里见到了白槿兮她爸。
  
  “爸。”
  
  “嗯。”
  
  “您怎么也在厨房。”
  
  “是啊,好巧哈。”
  
  “……”
  
  屋外,李素珍的声音再次响起:“咱们家的男人都是废物,跟别人家翻了个过,咱们是女主外男主内。”
  
  厨房里,两个大男人面面相觑,最终也只是尴尬的一笑。
  
  ……
  
  当晚,一辆宝马开进了白老太爷所在的承苑别墅。
  
  白彦斌手里拎着一个大礼包,见到了白老太爷。
  
  “爷爷,新项目您千万不能交到白槿兮手里啊。”
  
  客厅里,白彦斌佯装出一幅紧张忧虑的样子,对老太爷说。
  
  端坐在沙发上的老太爷微微抬眼:“资金是槿兮找来的,我为什么不能把项目给她?”
  
  “那是因为月亮湾房产现在正在寻求投资,正好被她撞到了枪口上,爷爷,我有个同学在月亮湾做经理的,要是换我去,没准能搞到更多的资金。”白彦斌拍着胸脯说道。
  
  “况且,爷爷您也知道,如果不是当初白槿兮跟程然闪婚的话,我们白家何至于落到现在这种需要寻求融资的地步?”
  
  白彦斌随即又直指老爷子的痛楚,深恶痛觉的说道:“结果呢,白槿兮嫁给了一个什么玩意?他不仅一点忙都帮不上我们白家,还白吃白喝咱们家,等到有一天……”
  
  说到这里,白彦斌连忙住了嘴。
  
  老太爷皱了皱眉,他知道白彦斌接下来肯定是要说,等到有一天您归西了,那他还能白分咱白家一份遗产,当然这种话,白彦斌肯定是不敢说出来的。
  
  “反正,咱们白家这偌大的产业都是爷爷您一手拼出来的,孙子可不想到时候还得分给一个外人。”
  
  老太爷那苍老手指敲击着沙发的扶手,半天沉默。
  
  “龙腾那边,你跟龙学钊谈的怎么样?”他忽然问道。网首发
  
  白彦斌闻言,面色一凝,随后笑道:“本来已经谈好了,龙少也答应资金注入了,可知道月亮湾这边谈妥了,我想,月亮湾的后台是锦东集团,再怎么也比龙腾要强,所以,暂时没有答应龙少。”
  
  老太爷点了点头:“也是,如果能傍上锦东这棵大树,我们还在乎什么龙腾呢,这样吧,毕竟你在公司高管的位置时间久,业务也熟练,这个项目就由你来负责。”
  
  闻言,白彦斌大喜:“爷爷,我听说长白山的人参不错,您看。”
  
  他把一个精美的礼盒放在桌子上。
  
  老太爷不由的笑骂道:“小兔崽子,少给爷爷来这套,有那点心思多用在工作上,你们这一辈中,数你最大,爷爷也最疼你,你可别让爷爷失望啊。”
  
  “一定一定,爷爷您放心。”
  
  第二天公司早会。
  
  老太爷宣布了一件事。
  
  “跟月亮湾房产接洽的事情,暂时由彦斌去操作,至于新项目,也暂时由彦斌去执行,槿兮,你把相关资料跟你哥彦斌交接一下。”
  
  闻言,众人的目光纷纷投向白槿兮与白彦斌。
  
  白彦斌鼻孔朝天,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
  
  白槿兮却是猛然一惊,“爷爷,可是……”
  
  老太爷摆了摆手:“没什么可是,毕竟你在公司级别不高,再由你去接洽月亮湾融资的事情,怕是月亮湾的总经理会以为我们白氏没有诚意。”
  
  散会后,走出白氏果业大楼的白槿兮一脸落寞,在门口她又遇到了白彦斌。
  
  “槿兮啊,感觉怎么样?”白彦斌一脸邪笑。
  
  白槿兮不傻,她自然知道这事肯定是白彦斌在背后捣的鬼,此刻见他洋洋得意的样子,恨的白槿兮咬牙切齿:“白彦斌你别得意,有些事不是谁都能做的来的。”
  
  白彦斌冷笑:“你还真把自己当回事了?还真的以为这地球离了你就不转了?实话跟你说吧,负责新项目这事儿,是我管爷爷要过来的,你知道,比起你来,爷爷更疼我,跟我争你还差的远呢。”
  
  “再说,我还真有个同学在月亮湾房产当经理,比起你一点关系都没有,全凭运气好,我的优势更大,说不定,我还能把合同里的八千万谈成一个亿呢。”
  
  白槿兮懒的理他,径直回了家。
  
  到家后,她一脸不高兴的把自己关在房间里。
  
  李素珍跟白少林互视了一眼,随即敲开了白槿兮的房门,程然也跟了过去。
  
  “怎么了槿兮?”李素珍担忧的问。
  
  白槿兮皱着眉头,扁着嘴说:“爷爷让白彦斌负责新项目的事情了。”
  
  “什么?”
  
  闻言,李素珍一张脸迅速扭曲。
  
  “这个杀千刀的白彦斌,肯定是他在老太爷面前上了咱们家槿兮眼药,不行,我找他去。”
  
  白少林一把拉住李素珍,神情淡定的说道:“你找他有什么用?”
  
  “可是……可是咱们槿兮辛苦谈来的资金,凭什么就便宜了那个小兔崽子?”李素珍十分不甘:“白彦斌平时也总针对我们家,你说你这个当叔叔的,头也不敢伸一下。”
  
  白少林则对李素珍说:“这是好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