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战龙觉醒 > 第18章 岳母的心思
听到这话,程然不禁眯了眯眼,心里早就憋住一股子火了,放下刚要拨打的电话叹道:“你们白家还真是把出尔反尔,过河拆桥展现得淋漓尽致啊。”
  
  “你……”
  
  看到程然,白彦斌内心一慌,赶紧后退两步,想到了那天被程然打的画面。
  
  可又想到那天受到的胯下之辱,反正月亮湾已经把资金打到白氏账户上了,他也没啥好怕的,于是鼓足勇气,骂道:“你他妈算什么东西?一个废物也敢评论我们白家,好,想进去也行,你不是喜欢钻裆吗?来,从我裤裆里钻过去,老子就放你们进去。”
  
  闻言,白槿兮也恼了:“白彦斌,你别太过分了!”
  
  他们的争吵声引来很多人驻足,而且这些人大部分都是商界的名流。
  
  一道道目光打在几人脸上,火辣辣的。
  
  “程然,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李素珍觉得面子挂不住,不由的把怨气撒在程然身上:“庆祝宴会是怎么回事?你不是说要给槿兮过生日吗?为什么带我们来着丢人现眼?还有……凭什么这个宴会不请我们槿兮?”
  
  愤怒!
  
  任谁被这样过河拆桥,也会无比愤怒的。
  
  之前为了让白槿兮去谈拢融资的事情,老太爷说的那般好,可现在呢?融资成功,连请都不请。
  
  这是什么世道啊!
  
  在诸多商界名流面前,李素珍像个泼妇一样,张牙舞爪的鸣不平,声音尖锐,发丝散乱。
  
  许多人都说:“唉,没脸看啊……”
  
  白槿兮那双美丽的大眼睛里,也噙满晶莹,随时可能滴落。
  
  程然心里却很淡定,有句怎么说来着,要想让其亡,必先跟其上床……呃,好像是必先让其膨胀。
  
  他拿起手机,淡定自若的就要拨打电话。
  
  然而,就在这时。
  
  “咦,槿兮,你也在啊。”一个男人的声音突然响起。
  
  龙学钊从人群中挤了进来,佯装出一副意外重逢的样子:“这位是伯母吧,伯母真年轻,看上去跟槿兮像姐妹一样。”
  
  龙学钊的突然出现,让现场忽然变的安静了。
  
  就像有一个无形的镭射灯,此刻,那道光柱全打在了龙学钊身上。
  
  白彦斌见到龙学钊后,气焰顿时矮了几分,连忙换上一副谄媚的模样:“呦,龙少来了,快里面请。”
  
  这一幕像极了电视剧里那些青楼的老鸨,挥着手帕叫喊招呼客人。
  
  虽然现在白家上了锦东的大船,但毕竟他们家族的势力比起龙腾集团来说,要小了很多,而且人家锦东集团也不见得事事都罩着他们。
  
  龙学钊似乎很受用白彦斌这样的态度,微微点了点头,然后看向白槿兮问:“槿兮你们是没有邀请函吧?”
  
  看见龙学钊白槿兮不由的蹙起眉头。
  
  说实话,她不想遇到龙学钊,尤其这种时候。
  
  白槿兮摇了摇头:“我们没想进去。”
  
  说完,拉起程然的手就要离开。
  
  人就怕跟人比,尤其白槿兮现在最担心的是程然被人看不起,是别人就会拿他跟龙学钊比。
  
  每每这个时候,白槿兮的心里就是最难受的时候。
  
  她想尽快离开这里。
  
  然而。
  
  李素珍却一把抓住了白槿兮的手臂。
  
  李素珍察言观色,看出了白彦斌对龙学钊很敬畏,也看到了龙学钊在跟白槿兮说话时那种爱慕的样子,心思百转。
  
  “呵呵,小伙子你真会说话,对对对,我是槿兮的妈妈,你跟槿兮认识啊?”
  
  从龙学钊的穿着来看,就属于那种世家子弟。
  
  龙学钊笑了笑:“认识,岂止认识啊,上学的时候我还追过槿兮呢,只是槿兮当时洁身自好……”
  
  李素珍一听这话,顿时来了精神:“是啊是啊我们槿兮就这点好,人长的漂亮不说,还洁身自好,到现在还是黄花……”
  
  忽然意识到这里还有很多围观者,黄花大闺女几个字眼愣是被她咽了下去。
  
  可即便没说完,谁又不知道是什么意思呢?
  
  “妈!”白槿兮羞恼的呵斥李素珍。
  
  得到李素珍的确定后,龙学钊心里简直乐开了花:“伯母,我带你们进去吧。”
  
  “好好好。”李素珍连连点头。
  
  随后龙学钊又看向白彦斌:“有问题吗?”
  
  白彦斌面露尴尬之色:“龙公子开口,那自然是没问题的。”
  
  随后一群人便向大厅走去。
  
  白槿兮不情愿,却被李素珍拽着。ァ新ヤ~~1~<></>
  
  可当程然准备跟进去的时候,却被白彦斌一把拦住了:“你不能进!”
  
  众人一愣。
  
  龙学钊假装没看到。
  
  白槿兮却面色一冷:“不让他进去,我也不进去了。”
  
  说罢,拉起程然的手,准备离开。
  
  龙学钊却连忙说道:“槿兮,何必呢?他这层次的人,就算进去了,还不是受人白眼,到时候你还有伯父伯母面子上也挂不住啊。”
  
  这话可真是一针见血。龙学钊就是为了报复那天程然对他说的那些话。
  
  然而这时候,程然却一把握住白槿兮的小手,警告道:“龙学钊是吧?我记得之前好像告诉过你,槿兮两个字,不是你可以叫的,还需要我再提醒你一遍?”
  
  闻言,龙学钊脸色难看,而白彦斌听见后,知道龙学钊和程然之间应该有点过节,于是添油加醋道:“程然,怎么跟龙公子说话呢?你知道龙公子是谁吗?注意你的身份。”
  
  “聒噪!”
  
  程然瞪了他一眼,白彦斌有阴影似的缩了缩脖子。
  
  不过这时候,龙学钊却在白彦斌耳边低语了一声:“放他进去吧,里面名流众多,他进去,不过也只是被打脸罢了。”
  
  说完,又装作一副绅士的模样扫视众人,不过他心里,却在想等会儿怎么让程然出丑。
  
  哼,里面都是些社会名流,名门望族,他一个没见过世面的穷酸鬼,进去也只能是丢脸,正好可以让白槿兮一家人看看,我比他程然强了百倍。
  
  “算了,既然你们都来了,那就进去吧。”白彦斌会心一笑,装作不耐烦的样子。
  
  程然懒得跟他们计较,和大家一起进了大厅。
  
  此刻的白家老太爷满面红光,春风得意。
  
  受邀前来向他道喜的那些人,有很多是平时他想巴结都巴结不上的,可是今天,却一个个恭敬的不行。
  
  看来,举办这次宴会是对的,他心里十分惬意。
  
  上了锦东集团的大船,以后谁还敢轻视咱?
  
  清了清喉咙,站在主席台上的白老太爷微笑着说道:“诸位亲朋好友,各位商界的朋友们,我是白氏果业的董事长白敬存,首先欢迎大家的到来。”
  
  一段十分官方的开场白之后,老太爷又开始感谢这个感谢那个,仿佛获得了某个选秀节目的冠军一样。
  
  官方的话说完后,他还不忘嘚瑟一番,“上次我寿辰的时候,有位老友,赠送了我一件生日礼物,那可是极品,在宴会开始之前,我将宝贝拿出来,让大家一睹为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