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战龙觉醒 > 第19章 有请锦东集团董事长
话音刚落,旁边就出现一位礼仪小姐,手里捧着一个玉盘,上面盖着一张红布,显得里面的宝贝极为神秘。
  
  在场所有人,都开始猜测那到底是什么宝贝。
  
  只有程然,双眼微眯,紧紧盯着台上,那上面的东西,恐怕就是生母送给槿兮的生日礼物吧?
  
  突然,白槿兮蹙着秀眉问程然:“你事先是不是知道今天是白家举办的宴会?”
  
  程然回过神来,笑着点了点头。
  
  白槿兮有些不是滋味,苦涩道:“既然人家都没请咱们,咱们又何必厚着脸皮不请自来呢?”
  
  她想,这样岂不是上赶着让人羞辱吗?
  
  “今天是你的生日。”程然忽然露出一副认真的表情,对白槿兮说道:“我要给你一个不一样的生日聚会,也要送你特别的生日礼物!”
  
  程然的语气很坚定,神情很严肃,白槿兮不禁愣住了。
  
  在印象中,她不记得程然用这种语气跟她说过话,不知为什么,明明觉得他很严肃,可白槿兮心里却泛起一丝甜意。
  
  就在这时,众人哗然。
  
  “哇,极品玉如意!”
  
  “看这色泽,那可是有价无市啊,这么大的翡翠雕琢出来的玉如意,要是拿出去拍卖,少说也得上亿啊。”
  
  “究竟是谁这么大的手笔,白老爷子只是过个寿辰,就送了如此豪礼。”
  
  众人惊叹不已。
  
  程然看到后,气得嘴皮抽了一下,这白老太爷果然够不要脸,过河拆桥也就算了,竟然还想把槿兮的生日礼物据为己有。
  
  “各位来宾,这,就是老夫收到的寿辰礼物,这种极品玉如意,恐怕在场的,都难得一见吧?”
  
  没错,这种极品玉如意,确实难得一见,可相较于玉如意,大家更在乎的,是送礼物背后的人。
  
  下一秒,白老爷子就得意的给出了答案:“我想,大家都很好奇如此豪礼,究竟出自何人之手吧?”
  
  说这话的同时,他的眼光在全场扫视了一圈,最终停留在龙学钊身上,“这礼物,是龙腾集团董事长,替他疼爱的儿子,龙学钊先生,赠予老夫的。”
  
  龙腾集团?
  
  难怪……
  
  众人释然,龙腾集团在辛阳市的地位,虽然不及锦东集团,可也算是排的上号,那么大的资产,能搞到这种极品玉如意,似乎也在情理之中。
  
  不过,如此珍贵的宝贝,居然会赠予和他们毫无利益关系的白氏果业董事长,倒是令人十分不解。
  
  不过龙学钊听到这话后,吓了一跳,当时他也就是借花献佛,完全没料到会出现这状况,要是被他老子知道了,不得被骂死才怪。
  
  可这会儿已经有很多人围过来,开始恭维他。
  
  “不愧是龙少,就是大气。”
  
  “那是当然,龙腾集团在咱们辛阳市的地位,大家是有目共睹的,一个玉如意而已,对于龙腾来说,还不是小菜一碟。”
  
  事到如今,龙学钊也不能反驳吧,只能硬着头皮接下:“小小心意,不足挂齿,大家该吃吃,该喝喝……”
  
  他现在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当时怎么就那么傻比,承认这玉如意是他老子送的呢。
  
  不过还好这种尴尬的局面,被白彦斌给打破了,他拿着酒杯走过来,瞬间把注意力转移到了程然身上。
  
  “龙公子年轻有为,做为龙腾集团将来的继承人,可比某些人,优秀太多太多了。”
  
  然后,他扭头看向程然,话锋一转:“程然,像你这种乡下的土包子,怕是第一次来这种高级场所吧?”
  
  不待程然说话,白彦斌又笑了笑,对白槿兮说:“槿兮啊,再怎么说我都是你堂哥,所以我真的为你不值。”
  
  “就这种人。”他指了指程然:“就算一辈子,恐怕也不可能达到龙公子这样的高度吧,你说你哪根筋搭错了,竟然看上这种废物。”
  
  白彦斌摇了摇手里的高脚杯,冷笑道:“像这种上流社会的交际,你这种垃圾就不要硬着头皮往里蹭了,我们的层次,你不懂。”网首发
  
  他的声音不算很大,可附近的人都能听见,甚至区域内盖过了白老太爷讲话的声音。
  
  于是,离得近的人,都投来好奇的目光。
  
  “咦,这几个人穿的好随便。”
  
  “是啊,看他们身上的衣服,简直比我们公司的职工装都廉价。”
  
  “这种人怎么会混进来?”
  
  一道道刺耳的声音,从那些所谓上流社会人士的口中传出,人们议论纷纷。
  
  白槿兮脸上火辣辣的。
  
  而程然却只是无所谓的笑了笑,然后摇了摇头叹道:“其实我真的搞不懂,为什么一群下流的人凑到一起,就成了上流社会,究竟是谁给你们的自信?”
  
  这句话有毒。
  
  一句话招惹来所有人敌视的目光,那些出言相讥的人一个个的都瞪大了眼睛。
  
  他们不敢相信这种社会底层的小人物,竟然敢对他们所有人指桑骂槐。
  
  别说白彦斌,就连龙学钊都冷了脸,他忽然冷声开口:“有个网络词汇叫仇富,意思说的是,一些没本事的人,看见别人有钱,就主观上充满敌视,并且想方设法的诋毁别人。”新中文网更新最快手机端:https://
  
  本来在这句话笼罩之内的白彦斌还准备发怒,可他忽然发现,程然这句话得罪了太多的人,就连龙公子都出言相讥,瞬间,他乐了。
  
  “对的,这种人简直就是社会的蛀虫。”他很配合的做了龙学钊的捧哏。
  
  其实自程然这句话一出口,白槿兮就愣住了。
  
  她不知道为什么程然居然敢犯这种大忌,一句话打翻一船的人,是他真的不会说话吗?
  
  她错愕的看向程然。
  
  却发现,程然一脸的不在乎。
  
  主席台上,白老太爷让礼仪小姐把玉如意拿下去,然后声音忽然高亢:“宝贝大家也都欣赏了,这次的宴会,还有一件重要的事情,那就是我们白氏果业,正式与锦东集团旗下的月亮湾房产达成合作,更是有幸请到了锦东集团的新任董事长。”
  
  场下所有的人都屛住了呼吸。
  
  据说锦东集团最近换了董事长,是一个非常年轻的男人,而且极为神秘,一众商界大佬都没见过,所以大家都很期望看看这神秘的董事长究竟长什么样。
  
  所有人的目光都开始满屋子扫射,可却又极为安静。
  
  会是谁呢?
  
  “下面,让我们用最热烈的掌声,有请我们辛阳市龙头企业,锦东集团董事长上台致词!”
  
  白老爷子说完,嘴角挂着笑容,扫视全场,想要第一时间看看锦东集团董事长的风姿,而其他人,也不顾疼痛的鼓掌,仿佛想用这种方式,来讨好这位神秘的大佬。
  
  程然轻轻整理了一下衣襟,轻蔑的看了看白彦斌和龙学钊,那眼神,就仿佛在看两坨垃圾。
  
  然后,他潇洒的转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