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战龙觉醒 > 第20章 震惊全场
他的行为自然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
  
  不会是他吧?
  
  怎么可能?这个废物整天窝在家里,谁不知道。
  
  但,他这潇洒的转身是怎么回事?这雄赳赳气昂昂的走向主席台又是怎么回事?
  
  龙学钊与白彦斌眼神互动,恍惚间,仿佛进行了一场心灵与灵力的交流。
  
  不管怎么说,他们都有点懵。
  
  不仅是他俩,所有认识程然的都有点摸不着头脑。
  
  特别是穆思雅,满脸不可置信,该不会自己一心仰慕的男人,是自己闺蜜的老公吧?
  
  白槿兮此刻也惊讶的捂住了自己的小嘴。
  
  然而。
  
  程然却径直走到了王馨悦身边,当着许多人的面,凑近她的耳边轻语。
  
  暂时,他不想暴露身份,树大招风这个道理,他懂!
  
  程然与王馨悦的突然交流,让龙学钊与白彦斌本就提起的心,更加惊恐莫名了。
  
  因为很多人认识王馨悦,他们也都知道王馨悦是锦东集团董事长的助理,所以……
  
  所以当王馨悦跟程然耳语时,他们傻眼了。
  
  程然这种乡下来的穷小子,怎么可能认识王馨悦?而且举止还这样亲密?网首发
  
  白槿兮的脚步很沉重,就像灌了铅一样,可她还是不自觉的走到程然与王馨悦身后。
  
  “她是?”她一脸迷惘的问。
  
  程然想了想,指着王馨悦介绍道:“这是我的同学。”
  
  “同学……”白槿兮错愕。
  
  王馨悦也微微一怔,默默的咀嚼同学二字,随后似乎明白了什么,对白槿兮笑着点了点头:“你好,我是程然的同学,叫王馨悦,在锦东集团工作。”
  
  哦,原来她就是程然提到在锦东集团的同学,白槿兮心道,居然长的这么漂亮。
  
  她忽然想起自己之所以能谈妥月亮湾房产注资的事情,都是人家帮的忙。
  
  可不知为什么她却一点都不高兴。
  
  八千万的项目。
  
  只是同学的关系,人家就能帮这么大的忙?
  
  心中涩涩的。
  
  而王馨悦见到白槿兮,其实心中也惊叹不已。
  
  白槿兮在她看来,跟她这种性感的美,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像白槿兮这种女孩,让人一眼看去就能想到干净这个词,漂亮与纯洁浑然天成。
  
  凭借经验的阅历,她一眼就看出来,眼前这个女人,跟董事长的关系非同一般。
  
  女人,仿佛天生就是感性的动物。
  
  有的时候,或许只需要一眼,脑海里就能编织出一个波澜壮阔的故事,心里滋味万千。
  
  程然不是女人,自然发现不了她们这一瞬间的较量。
  
  他想了想,虽然暂时不想暴露自己的身份,可白槿兮的生日该过还得过,之前龙学钊与白彦斌,该给点教训还是得给点教训的,尤其……这反复无常的白家。
  
  于是,他给王馨悦使了个眼色,刚刚他已经说明了情况,接下来,就让王馨悦去执行。
  
  “有请锦东集团董事长上台致词。”主席台上,白老太爷再次喊了一嗓子。
  
  相对于台下程然他们的一些举动,此刻对于老太爷来说,根本就像小孩子过家家一样,他才不在乎呢,他在乎的是即将上台的锦东集团董事长。
  
  “怎么?锦东集团的董事长没来吗?”
  
  众人开始议论纷纷。
  
  “不会是人家锦东集团根本瞧不起白家吧?”新中文网更新最快手机端:https://
  
  “我猜大概是的。”
  
  白老太爷那满面春风的脸,渐渐化作了霜打的茄子。
  
  也就在这时,王馨悦疑惑的看了一眼程然,随后点了点头。
  
  她转身向主席台走去。
  
  “大家好,我是锦东集团董事长的助理,王馨悦。”王馨悦站在话筒前淡淡的说道。
  
  议论纷纷、闹闹腾腾的宴会厅突然安静下来。
  
  这些社会名流,很多都认识王馨悦。
  
  “集团里临时有些事情,我们董事长暂时无法分身前来,所以,今天,我将全权代理我们董事长,宣布几件事。”
  
  听到这话,老太爷的精神再次得到了振奋。
  
  他想,也好,不管怎么说,她也是锦东集团董事长的助理,锦东集团董事长临时有事,还不忘派自己的助理前来,并全权代理他,那反而更能说明锦东集团对他们白氏的重视。
  
  老太爷又露出了微笑。
  
  另一方面,龙学钊不由的松了一口气,原来那废物只是凑巧跟白槿兮是同学而已。
  
  白彦斌更是不忘讥讽:“看自己同学成了大集团的助理,你看那废物那个热络劲,恨不得往死里巴结。”
  
  可接下来,王馨悦的讲话,却让他们俩傻眼了。
  
  “我们董事长说了,这次同意月亮湾入资白氏果业,固然有商业上的考虑,可更重要的是人情上的往来。
  
  所以,月亮湾注资白氏果业八千万换来白氏百分之五的股份,董事长决定,将其全部赠与白槿兮。”
  
  “轰!”的一声,宴会厅里炸了锅。
  
  八千万啊!
  
  说送人就送人?
  
  可是,白槿兮不是白家那个嫁给乡下土包子的女孩吗?
  
  堂堂锦东集团的董事长,怎么会看上一个已婚的女人?
  
  众人百思不得其解!
  
  同时,老太爷的眼睛瞪的老大,他的手也忍不住开始颤栗。
  
  想起之前自己出尔反尔,再次剥夺掉白槿兮新项目负责人的决定,而且这次宴会连请都没请人家,他忽然悔恨不已。
  
  原来锦东集团董事长之所以同意注资白氏,并不是因为看中了他白家新项目的前景,反而完全是看中了白槿兮这个人。
  
  心中除了悔恨,还有愤怒,他愤怒的瞪向远处的白彦斌与白少辰父子,他恨不得掐死这该死的儿子与孙子。
  
  白彦斌也傻眼了。
  
  他绞尽脑汁抢夺了人白槿兮的劳动成果,到刚才还沾沾自喜,且一个劲的对人家冷嘲热讽,可是现在呢,转眼间,人家成了白氏果业的新股东。
  
  一个负责人算什么?
  
  龙学钊也不列外,他一直觉得,自己追求白槿兮,是对白家的恩施,是怜悯,以自己的条件,白槿兮一家能攀上自己肯定做梦都能乐醒。
  
  进门的时候白彦斌拦路,他靠自己的面子把白槿兮一家带进来,还觉得自己肯定能给白槿兮留下一个光辉伟岸的身影。
  
  然而……
  
  没想到自己竟然是在跟锦东集团董事长争女人。
  
  要知道这样,打死他也不敢啊。
  
  人锦东集团的实力,就算扔掉一丢丢,都能砸死他龙家。
  
  不过,他和白彦斌此刻却突然有默契的相视一眼,然后用一种怜悯的目光,看向程然。
  
  同样,身为当事人的白槿兮也愣住了。
  
  李素珍也懵掉了。
  
  可,这并没有结束。
  
  因为疯狂还在继续。
  
  “我们董事长的母亲,在几天前,已经提前为白小姐准备好了生日礼物送到白家。”王馨悦继续说道。
  
  “这件礼物,就是刚刚大家所欣赏的……玉如意!”
  
  在场的人全懵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