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战龙觉醒 > 第30章 动他不行
白熊那张脸红的像关公。
  
  他真想转身就走人,让这个二逼富二代吃点苦头也好,当然,如果对方不是要断他手脚的话。
  
  一个堂堂的七尺大汉,竟然被他叫做皮卡丘那种卡哇伊的小东西,实在是太丢脸了。
  
  小混混的那跟钢管才轮到一半,就被突然冒出来的白熊一把抓住,然后他一个肘击过去“唔呕!”的一声,那个小混混直接被干的倒飞出去三四米。
  
  这一幕出现的太突然了,而且也太扯淡了,就跟拍电影一样,真的能一肘子给人干飞。
  
  “哇!”的声音连成了片,一众吃瓜群众都惊呆了。
  
  白熊的身高有一米九,健硕的大骨架子上,套着一件十分惹眼的卫衣,直挺挺的站在中间,就跟一座铁塔似的。
  
  “咕嘟!”离他近的几个小混混都下意识的喉头涌动。
  
  光头也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他眯了眯眼问:“你是谁?”
  
  “白熊。”白熊说。
  
  光头皱起眉头想了想,似乎想不出什么时候辛阳市有了这么一号人物,不由的说道:“我不记得咱们有仇。”
  
  光白熊这块头,就够吓人的了,再加上刚才他那一抓一肘,光头自然能看出来他是一个练家子,看样子也不想跟白熊为敌。
  
  再加上刚刚被肘击飞的小混混,现在躺在地上歪着脑袋,不知是死是活。
  
  白熊点了点头,面无表情的说:“没仇。”
  
  自那天到现在,程然一直没见白熊有过任何表情,一直都是这副半死不拉活的模样。
  
  “没仇,你这是……?”光头。
  
  白熊依旧淡淡的说道:“你动他就不行。”
  
  闻言,光头明白了,吃瓜的群众们也明白了,敢情这家伙是在替程然出头。
  
  而这时的程然在干嘛呢?
  
  不知道从拿找来个指甲刀,很认真的在修剪自己的指甲,仿佛场间发生的事情跟他一点关系都没有,甚至还用胳膊肘碰了碰身旁的肖智,问:“我怎么剪来剪去,也剪不成你指甲的那种弧度?”
  
  肖智一脸黑线。
  
  光头恨的牙痒痒,原来这大块头是程然的保镖,他突然冷笑了两声道:“我们这有九个人,平时都是打架的好手,你确定要一个人打我们九个?”
  
  白熊瞥了一眼这九个小混混,依旧淡定自若的说:“那你也确定,九个人一起被我打?”
  
  “……”光头。
  
  光这份要死不拉活的气质,白熊就已经震慑住这里所有人了,包括程然。
  
  其实程然还真想让他们打起来,顺便他还能看看这白熊的战斗力究竟怎么样,用来保护自己合不合格。
  
  “上,干他!”随着光头的一声怒喝,九个小混混“呼啦”一下子就围了上去。
  
  没办法,五十万的诱惑力对于这些混子来说,太大了。
  
  然而,等这些混子冲上去抡起钢管打在白熊身上时,却都傻眼了。
  
  白熊就那么站着,不闪不避任由他们打,仿佛不知道疼痛一样,连眉头都没皱一下,依旧是那副半死不拉活的样子。
  
  可当他回首掏的时候,一拳干飞一个,一脚踹翻一个……瞬间,五个小混混便软塌塌的倒在地上。
  
  场中再次一片哗然。
  
  程然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心里激动的不行:卧槽,捡到宝贝了,有这家伙在身边,谁还能奈何的了我?
  
  之前面对光头的时候,程然也慌,可当他看见围观者里有白熊是就淡定了很多。
  
  当然,他并不知道白熊这么厉害,如果知道,刚才应该把逼装的大一点,最好当着老同学们的面,展现出一幅王霸之气!
  
  其他几个小混混不敢上了,光头也下意识的后退。
  
  “兄弟,算你狠,咱们这次就这样,五十万我不要了。”光头咬牙说道。
  
  他现在恨死白彦斌了,心想,原来那个逼是在坑老子,明知道程然身边有这么变态的家伙,还让自己来,这他妈是想要了老子的命?
  
  他在道上混这么久,自然知道什么样的人能惹,什么样的人不能惹。
  
  像白熊这样的,钢管轮圆了砸身上,跟没感觉似的,这还怎么玩?
  
  所以,他想退了,白彦斌的钱不挣了,不仅不挣,回头还得好好找那个逼算算账。网首发
  
  可他想退,有人却不让他退。
  
  白熊再次面无表情的说:“不行。”
  
  不行?
  
  什么意思?
  
  光头与几个小混混都愣住了。
  
  白熊指着程然说:“夫人说过,谁敢打他的主意,就必须要付出代价,你们刚才想废了他的手脚,所以我必须废了你们的手脚。”
  
  “呃……”程然有点回过味来了,他的表情有些尴尬,想说要不然就算了吧。
  
  可他又想看看,白熊究竟是不是他猜测的那种人。
  
  程然觉得白熊这货,很直,很讲理,仿佛大脑不会拐弯一样,别人开玩笑或者用来比喻的话,听在他耳朵里就是认真的。
  
  比如,他亲妈如果说,让白熊把门,一只苍蝇也不能飞进来,或许,他就真的不会让苍蝇飞进来。新中文网更新最快手机端:https://
  
  而程然的同学们此刻却更是震惊。
  
  人白熊一句夫人说过,他们就本能的把夫人理解成程然刚刚那个漂亮的老婆。
  
  这简直没天理啊!
  
  程然凭什么能娶到那么漂亮的女人?
  
  而且那女人的背景看起来还这么牛逼?
  
  百人百心百念,大家心里都不同程度的泛起一股羡慕嫉妒恨的浪潮。
  
  听这话,光头不由的有些恼怒:“白熊是吧?你是以为我徐某人怕你了是吗?实话跟你说,在辛阳市徐某人也算数的着的,你信不信今天你要是动了我,你会活不到明天早上?”
  
  白熊摇了摇头:“不信。”
  
  “……”光头。
  
  这时,肖智悄悄的跟程然说:“光头徐在辛阳市的道上确实能叫的上名号,这种人还是不要惹的好,要不然你劝劝你的保镖,就这样算了吧。”
  
  程然没有说话。
  
  白熊却一步步逼近光头。
  
  光头下意识的再次后退,面色突然变的很苍白,嘴唇开始颤抖:“白熊,我劝你想好了,我是跟天哥的,我手下有一百多个小弟,你要是敢动我,分分钟让你……哎呀!”
  
  一阵惨嚎从光头的嘴里喊出来。
  
  在场的所有人都吓坏了。
  
  程然的眼眉也忍不住挑了起来,心跳加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