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战龙觉醒 > 第96章 好,我发誓
不知为什么,程然总感觉自己今天身体十分虚弱,所以被王孟川一拳就打了个趔趄,差点摔倒,还好被王馨悦扶住了。
  
  王馨悦连忙推开王孟川,挡在程然身前,怒道:“你干什么?”
  
  锦东集团的董事长,被自己弟弟打了一拳,这可不是闹着玩的。王馨悦可见识过白熊的手段,她也十分后怕。
  
  可王孟川却不自知,程然没有还手还以为他怕了呢,不由的冷笑道:“姐,你真是瞎了眼,我当你看上了个什么人物呢,原来是个只会躲在女人身后的怂包。”
  
  “你胡说什么。”王馨悦怒道。
  
  “怎么,我说错了吗?”王孟川再次撸起袖子:“那你让开,看我不把他的屎打出来!”
  
  话说程然虽然没练过,可要打起架来,还真不怕王孟川,但现在他浑身无力,站直都站不稳更别说跟人动手了。
  
  “王孟川我警告你,”王馨悦急道:“我们之间真的没什么,你别不问青红皂白就动手,他你惹不起!”
  
  “姐,到了这时候你还护着他!”王孟川也瞪起了眼:“你不知道他是有妇之夫吗?”
  
  “作孽啊!”王馨悦的妈妈孙欣气的直跺脚,拍着大腿哀嚎道:“我怎么就有你这么一个伤风败俗的闺女啊,我没脸见人了……”
  
  场面一度十分尴尬。
  
  王馨悦委屈的说不上来话,气的浑身都直哆嗦。
  
  程然拍了拍她的肩膀,王馨悦娇躯一颤。
  
  程然对她笑了笑,说:“没事,我来处理。”
  
  “你?”王馨悦讶然。
  
  随即,程然伸手使劲掐了掐眉心,迫使自己清醒一点,淡淡的说道:“别说我们俩之间没什么,就真的有什么,伯母,您怎么就没脸见人了?”
  
  “我很搞不懂,您为什么要选择听信一个外人的话,而不愿意听您女儿解释呢?”
  
  “作孽?”
  
  “伤风败俗?”
  
  “没脸见人?”
  
  “明明是你们欠下了债,凭什么要拿你们女儿的终生幸福去做赔偿?”
  
  “你们这种行为是直接把你们的女儿卖了呀,这就很光彩?就有脸见人了?”
  
  “伯母,别怪我说话不好听,人心都是肉长的,儿子女儿都是父母心头的肉,你们就这么厚此薄彼,良心真的不会疼?”
  
  程然的话,说的孙欣哑口无言。
  
  程然说:“人不能这样自私!”
  
  是的,他们只考虑自己,而从来没有问过自己女儿的意愿,他们觉得把女儿嫁给蔡习昆是一个双赢的局面,是给女儿找了个好婆家,可却从来没有问过王馨悦是否愿意。
  
  现实中这种事例有很多,往往越是因为债务嫁过去的女儿,越不被人重视,或者换句话说,越受气,因为她们一生都有把柄被人拿捏着。网首发
  
  “你们以为你们是在嫁女儿,可在人家看来,这是等价交换,你们的女儿在人家看来就是个货物而已。”
  
  老太太的手开始颤抖,然后是浑身颤抖,她的嘴唇哆嗦的自己都不知道该说什么,看王馨悦的眼神也变了。
  
  王馨悦紧抿着嘴唇,眼里含着泪。她很感激程然能把这些她说不出口的委屈替她说出来,但想到这种残酷的现实,心里又哀伤不已。
  
  王孟川紧握着拳头,怒视着程然,他觉得他听不懂,也不想听懂,或许听懂了没打程然一顿爽。
  
  可就在这时,蔡习昆却冷声说道:“程然,不管你是谁,我只想告诉你,这是我们的家事,与你无关,还请你不要插手我们家的事情。”
  
  “家事?”程然望向王馨悦,王馨悦却把头垂了下去。
  
  他再看向老太太孙欣,却发现孙欣看了看蔡习昆之后,叹了口气点头说:“嗯,这是家事。”
  
  王孟川冷笑道:“程然,这下你死心了吧?这是我们的家事,你算哪根葱,凭什么来管我们的家事?没你的事滚一边去吧。”
  
  程然苦笑,然后点头无奈的说道:“行,我懂了。”
  
  王馨悦的沉默让程然有点心凉,他退后了几步。
  
  蔡习昆走到王馨悦面前,面无表情的说:“王馨悦,你们家欠我们家钱这是不争的事实,你嫁给我是最好的办法,而且这样还能给你弟弟谋取一个不错的前程。”
  
  王馨悦香肩微颤。
  
  王孟川的双眼却泛起一丝光泽。
  
  老太太重重的深呼吸。
  
  蔡习昆接着说:“我不管你之前被多少人睡过,无所谓,我还是可以接受你。只要你保证,以后好好服侍我,往后余生只被我一个人睡,我可以不计前嫌。”
  
  听到蔡习昆的话,老太太猛然抬起头看向他们,眼神闪烁,就像是有什么话要说一样。
  
  事实上,谁家的闺女被人这样说,当父母的听见了心里也好受不了。
  
  这话的意思很明确,正如程然之前所说的,他把王馨悦当成了一个货物。
  
  “太好了,姐夫不计前嫌,姐,你还不赶紧发个誓!”王孟川喜道。
  
  老太太想说什么,可看到儿子这兴奋的模样,最终什么也没说,可她心里却叹了一口气。
  
  “你放心,按照我说的做,我会让孟川来我们公司做个高管的。”蔡习昆面无表情的说道。
  
  王馨悦香肩连连颤栗。
  
  她现在难受极了。
  
  “姐,你快发誓啊!”王孟川焦急的说道。
  
  王馨悦疑惑的望向王孟川,一时间,忽然觉得眼前这个弟弟,还有像做错了事情一样侧着身子的母亲,脸上的五官都变的很模糊,一点都不清晰。
  
  程然实在看不下去了,他叹了口气,还是插嘴了这家的家事。
  
  “舍己为人往往都是自以为,在别人眼里或许只是理所应当,你觉得值得吗?”
  
  “别人不知道在乎你,难道连你自己也不爱惜你自己?”程然沉声道:“王助理,我希望你认真考虑,自尊自爱!”
  
  听到程然的话,王馨悦猛然一惊。
  
  同时,王孟川暴怒,指着程然大声吼道:“这是我们的家事,要他妈你管?你他妈是不是还想挨揍?”
  
  “闭嘴!”王馨悦忽然清醒过来,她再次护在程然身前,面色一凝,眼神中也忽然有了神采,她反问王孟川:“你让我发什么誓?让你姐发誓被他睡?”
  
  “我……!”王孟川语结。
  
  蔡习昆冷冷的说道:“很难说出口吗?你不是被很多人睡过吗?敢做为什么不敢说?”
  
  这时候,王馨悦也懒得跟他分辨什么了,她对蔡习昆说:“好,我发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