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战龙觉醒 > 第108章 被感动
白槿兮第一次对程然发这么大火,也是第一次这么紧张程然。
  
  因此这一路她都不想理程然,她想让他知道,就因为他不珍惜自己的生命,她很生气。
  
  回到家后,程然自动来到副驾驶的位置,蹲下身子要背白槿兮。
  
  白槿兮也没跟他客气,直接就趴在了他背上,程然再次用手去托她的屁股,然后再次钻心的疼。
  
  他没表现出来,只是暗自咬紧了牙关,只是额头上又蒙起了一层汗珠。
  
  穆思雅挥手告别时,程然还对她笑呢,还说让她回去的时候注意安全。
  
  经过这次事情,穆思雅对程然也刮目相看,罕见的对程然笑了笑说:“知道了,你们回去吧。”
  
  回到家后,程然把白槿兮放在床上,然后就独自来到客厅,往沙发上一瘫就一点都不想动了。
  
  至于烫伤的手,等着明天去医院处理一下吧他想。
  
  救火的时候,他似乎耗尽了这一生的勇气,精神高度紧张,等一松弛下来,就感觉身体疲倦不堪了。
  
  白槿兮在房间里脱掉鞋子,露出一双白皙如玉的小脚丫,然后看着右腿有些红肿的地方,心里颇有几分微词:“电视剧里演的,不是该让男主给女主揉脚吗?”
  
  “程然这不解风情的榆木疙瘩。”她抱怨道,但同时心里又感动的不行,要知道在那种情况下,很少有人能做到程然那种程度吧?
  
  白槿兮还以为程然觉得自己生他的气,然后去另一个房间睡了呢,心想,也好,就让你知道知道本娘子的脾气,让你以后再不爱惜自己的生命。
  
  呃,这个本娘子的称号好怪,她脸蛋微红。
  
  睡到半夜,白槿兮想去厕所,于是起来后,就扶着墙小心翼翼的往外走,来到客厅打开了灯,这才发现程然竟然睡在客厅,而且还什么都没盖,就那么四仰八叉的躺在沙发上。
  
  白槿兮抿了抿嘴唇,回房间拿了个毯子准备给程然盖上,然后又小心翼翼的走回来,说实话脚很疼。
  
  她把毯子盖在程然身上时,忽然发现程然的手,顿时吓了一跳,然后连忙把他的手捧了起来。
  
  由于起了好多火泡,程然的手掌肿的像馒头,一圈破损的地方连肉片都没了,流着黄橙橙的脓水,发出一种令人作呕的臭味。
  
  白槿兮的大脑一片空白。
  
  她又机械的捧起他缠着绷带的手,看见那绷带都快被染成红色的了。
  
  一时间,她想起今天自己对他发的小脾气。
  
  她让他背她,他用手往上托她的时候,身体微颤,她还以为是他在救火的时候累的呢,心里还想,不让你费点力气,怕你记不住,也就没在意。
  
  这时回想起来,就连程然背后那片湿漉漉的,估计也不是水,而是汗。新中文网更新最快手机端:https://
  
  她无法想象一个人痛出一身汗,却假装什么事情都没有,是需要多大的毅力,心里忽然替程然很委屈。
  
  眼睛酸的不行,感动的眼泪根本不受自己控制就流出来了。
  
  都到了那种时候,她还怕我担心?
  
  白槿兮把脑袋放在程然的胸膛上,张嘴咬住了他衣服上的扣子。
  
  第二天清晨。
  
  当程然醒过来的时候,发现白槿兮竟然趴在自己身上睡着了,心里顿时一暖。
  
  然后一段回忆在他脑海里闪现。
  
  刚结婚的那天晚上,白槿兮手里握着一把剪刀,然后对着自己柔嫩的脖子威胁程然:“我不喜欢你,我们只是假结婚,如果你敢碰我,那我就去死!”
  
  结婚一年后,有一次白槿兮对程然说:“谢谢你对我们家人的宽容,找个机会我们把婚离了吧。”
  
  第二年有一次程然喝多了,不知怎么就跑到了白槿兮的房间,白槿兮拿着剪刀盯了他一晚上。
  
  再到现在她主动陪自己睡沙发,程然不由的感慨万千。
  
  这种感觉真好,他想,然后不由的就想伸手去揉一揉白槿兮的脑袋。
  
  可手刚抬起来,就疼的他浑身一哆嗦。
  
  白槿兮也醒了,然后双眼朦胧的望着程然,那种样子仿佛就是在问:我是谁?我在哪?我要干什么?
  
  思维短暂停顿后回归大脑,白槿兮的脸“腾”的一下变成了一枚熟透了的红苹果。
  
  “我去给你做饭。”白槿兮慌忙起身。
  
  程然笑道:“算了吧,还是我做吧。”
  
  白槿兮闻言微微蹙眉:“你怎么做?”
  
  程然一怔,然后看到自己颤栗的双手,不由的一阵苦笑。
  
  “我问个问题,你别生气。”程然说。
  
  白槿兮点了点头。
  
  “如果不饿,可不可以不吃?”程然说。
  
  闻言,白槿兮小脸一变,问:“你不想吃我给你做的饭?”
  
  程然连忙笑道:“吃吃吃!”
  
  一顿早饭,程然吃的就像中了毒一样难受。而白槿兮竟然还一脸得意的问程然好不好吃?
  
  程然真想问,脸呢妹妹?
  
  不过他也知道白槿兮是为他好,一顿饭她恨不得把所有有营养的东西都加一块弄熟了给程然吃。
  
  鸡蛋炒肉牛奶猪骨汤……真是闻所未闻。
  
  程然答应了今天去白氏会见白老太爷,因为锦东要收购白氏果业。
  
  可白槿兮却死活不让程然出去,说:“今天就在家休息,我陪你,我们一起请假。”
  
  程然苦笑道:“真有大事要办。”
  
  白槿兮还是死活不同意,不过在程然的不断请求下,到最后,白槿兮终于同意程然去上班了,不过前提是要先去医院。
  
  看着她一瘸一拐的样子,程然的视线不由的停留在她那洁白如玉的柔嫩小脚丫上,苦笑道:“本来可以正大光明摸你脚的,可……”
  
  白槿兮白了他一眼。
  
  她开车载程然去了医院,当医生给程然上药包扎的时候,程然的惨叫声震的整个医院仿佛都在颤抖。
  
  白槿兮则使劲低着头,生怕别人知道自己是跟程然一起来的。
  
  这太丢人了,就算疼,也不至于这么夸张吧,况且昨天……比这疼的多,他都忍住了。
  
  医生给程然处理好左手,然后又处理右手。
  
  程然对白槿兮道:“要不你别看了。”
  
  白槿兮摇了摇头,柔声道:“我要看。”
  
  程然无奈。
  
  这时医生也给程然把绷带解开了,然后露出手掌那条恐怖的纹路,上面还缝了针。网首发
  
  看到这条恐怖的伤口,白槿兮顿时呆住了。
  
  “这是摔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