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战龙觉醒 > 第133章 夺位
黑色的头套被人扯去,惨白的光线立即像小刀子一样扎进眼睛里,白彦斌吓的蜷缩着,使劲低着头,就差把脑袋埋进裤裆里了。
  
  “别打了求求你们别打我了!”他抱着自己的脑袋尖叫道。
  
  鲜红色的鞋尖,突然塞到他的面门下,并往上勾起他的下巴,一个清脆的女声也随之传来:“谁说我要打你了?”
  
  白彦斌被迫抬头,然后看到了一张足以令他换上一副猪哥相的脸蛋。
  
  他保证从来没见过这个女人。
  
  除了脸蛋美的令人窒息以外,那凹凸有致的曼妙身姿也让他惊叹不已。
  
  他觉得,仿佛就连挑起他下巴的红色高跟鞋都是香气扑鼻的。
  
  “您是……”
  
  女人双眼一弯,笑意盎然道:“白氏继承人,这气质果然非同一般。”
  
  恍然,白彦斌这才发现自己是跪伏在她面前的。
  
  “放心,我暂时不会让他们打你了。”女人轻笑道,随后松开自己的脚尖,转身迈着优雅的步子走回椅子前,优雅的转身优雅的坐下。
  
  “暂时……”白彦斌忍不住咽了口口水,身体又开始瑟瑟发抖。
  
  “当然,如果你答应我接下来的条件,这些人不仅不会再打你,还会为你所用。”女人声音慵懒的说道。
  
  “答应,我答应,我什么都答应!”白彦斌想都不想就连忙回道。
  
  至于答应什么,对于这时的白彦斌来说已经丝毫不重要了。刚才那一顿胖揍,已经打的他都快吓尿了。
  
  女人笑容更盛了:“其实呢,对你来说,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白彦斌喉头涌动,他不敢去想什么好处,所以就努力去看女人的身材,尤其大腿处的若隐若现。但是后来又觉得这似乎更不应该,害怕再惹怒女人,把外边的人叫进来再揍他一顿。ァ新ヤ~~1~<></>
  
  所以,他干脆就又把头埋进了裤裆里。
  
  “从今以后,你跟我混。”女人说:“我让你做什么你就做什么,当然,好处是我能让你们白家起死回生,并且如果你足够乖的话,我甚至能把锦东搞来送给你。”
  
  “是是是,您让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白彦斌顿时惊讶的抬起了头,满脸的震惊,似乎连害怕都忘记了。
  
  锦东集团是什么存在?那是辛阳市的龙头企业,她说送给我?白彦斌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同时对眼前这个美的让他怦然心动的女人产生了一丝畏惧与猜疑:“你……是谁?”
  
  “我叫沈丽。”女人笑道。
  
  沈丽……姓沈……
  
  白彦斌在脑海里不断搜索着姓沈的诸路大神,突然一个足够震撼他的名字出现在眼前。
  
  沈氏集团?
  
  沈氏集团的资产,在江北省全省都能排进前五,其实力自然毋庸置疑了,而锦东这个四五线小城市的龙头企业,恐怕连前十都进不来吧?
  
  沈丽走到他面前,伸手摸了摸他的头,就像摸狗一样,说:“看来你猜到了,没错,我就是沈氏集团在辛阳市的负责人,我们这次入驻辛阳市,主要目的就是搞垮锦东集团,而至于原因,你不需要知道,反正对你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白彦斌跪伏在她面前,大气都不敢喘一下,激动的心都快跳出来了。
  
  他做梦都想找白槿兮一家出气。
  
  如果这女人说的都是真的,那小林集团还算个屁啊?届时连锦东都是他的,辛阳市谁还敢跟他作对?
  
  “所以,以后我就是你的主人,我会帮你振兴你们白家,同样,你也要对我言听计从。”沈丽突然颜色一正,语气生硬的说道。
  
  白彦斌脑海里翻江倒海,呆了足足一分钟。
  
  抬头遇见沈丽那森然的目光,他一下子就虚了,顿时把头埋在地上:“是,我白彦斌发誓,从今以后忠于沈家,如有二心天打雷劈!”
  
  “错了,重说。”沈丽冷声道。
  
  白彦斌一怔,随后幡然醒悟:“是是是,我白彦斌发誓,从今以后,只忠于沈丽一人!”
  
  沈丽脸上重新挂起了微笑,满意的点了点头:“不错,还算识相!”
  
  这时,如果程然在的话,一定会非常吃惊,因为沈丽他才刚刚见过。
  
  她就是喝醉了趴在他奥迪前机盖子上那个女的。
  
  下午的时候,回到白氏的白彦斌就兴冲冲的召开了家族会议。
  
  虽然都知道白家将倒,但白彦斌终究是老太爷内定的继承人,所以白家的人也都只能参加。
  
  本以为这次会议,将会跟之前的大同小异,依旧以沉闷与压抑为主色调,可谁知……
  
  坐在董事长位置上的却是白彦斌。
  
  老太爷被白少辰等人搀扶着进来的时候,明显愣了一下。
  
  白少辰见白彦斌坐在老太爷的位置上,顿时皱起眉头,恼怒的训斥道:“混账,那地方也是你能坐的?滚一边去!”
  
  白彦斌却撇了撇嘴,淡淡的说道:“既然爷爷已经内定我是咱们白家的继承人了,这个位子我坐不正合适吗?”
  
  一句话噎的他老子直瞪眼,还想说些什么,被老太爷伸手给拦住了:“算了算了,现在白家都这副景象了,谁坐什么位置又有什么关系?”
  
  “爸,”白少辰气的不行,狠狠的瞪了自己儿子一眼,对老太爷说:“您平时就是太宠他了。”
  
  白老太爷叹了口气,然后默默坐在了下首的位置上。他现在可无暇顾及什么颜面了,颜面早在去锦东求程然的时候,已经荡然无存了。
  
  其实白老太爷现在也不怪程然,他知道,换个角度,如果他是程然,他也不会继续收购白家的。
  
  可是。
  
  白老太爷不计较,不代表白彦斌不计较。
  
  他其实一直对当初让白槿兮负责新项目而对老太爷耿耿于怀,当然,他也知道当初是月亮湾那边故意刁难,可他还是觉得老太爷当时不够坚持。
  
  所以,瞥了老太爷一眼后,白彦斌笑了笑说:“爷爷,既然白家现在我是董事长了,那就说明您已经退位了,既然退位了就应该好好享享清福,像公司这种小会,您就别参加了。”
  
  “什么意思?”闻言,白少辰率先一怔。
  
  老太爷也露出一副疑惑的神情。
  
  白彦斌冷笑道:“爷爷,您请回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