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战龙觉醒 > 第137章 时阳的作用
一阵眩晕过后,程然被人架到了一个房间,被扔到了床上。
  
  沈丽走进房间,看到躺在床上的程然,笑的眼睛都弯成了月牙,掏出手机打了个电话,说道:“都上来吧。”
  
  放下电话后,沈丽歪头凝视着程然的脸,嘴角微微上翘。
  
  “你还真是个挺特别的人。”
  
  “为了一个女人,竟然甘心情愿在白家受尽欺辱。在白家的两年,他们都以为你真的是一个什么都没做,也什么都做不了的废物,可事实上,你隐藏的好深。”
  
  “同时,又为了一个女助理,宁肯放弃跟沈家合作,不顾近百亿的项目,我是该说你傻呢还是该说你傻呢?”
  
  “你的人生逃不过我们的法眼,不过,越看你的过往经历,我越是对你感兴趣,”
  
  她的指尖顺着程然的脸庞来回游走,目光柔和的就像一个妻子看丈夫的眼神。
  
  谁都以为在白家的那两年,程然只是一个废物,却没几个人知道,他在这两年里也做了些什么。新中文网更新最快手机端:https://
  
  只不过,他做的这些事情,对于后来突然继承的锦东来说,就根本不值一提了。
  
  沈丽那双白皙柔嫩的玉手,轻轻触及程然的胸膛,然后缓慢的解开他衬衣上的纽扣。
  
  一颗……两颗……
  
  也就在这时。
  
  “咚咚咚……”响起了一阵敲门声。
  
  沈丽猛然惊醒,然后对躺着的程然微微一笑,起身把门打开。
  
  门外进来四个穿着性感的美女,姿容并不比沈丽差多少,只不过身上的脂粉味太浓了。
  
  “老板。”几个美女对沈丽很少恭敬。
  
  沈丽指了指程然说:“开始吧。”
  
  于是几个女人就开始脱衣服,而沈丽则掏出手里来对准了程然。
  
  四个女人脱了个精光,然后也为程然把外衣脱了,各种搂啊抱啊亲的……
  
  沈丽就站在一旁,用手机把这一幕都录了下来。
  
  五分钟后,其中一个女的似乎在这种氛围的衬托下,有了反应,于是面带羞涩的问沈丽:“老板,我想来点写实的。”
  
  闻言,沈丽俏脸突然一沉,冷声道:“行了,都起来吧。”
  
  她语气突然变冷,把几个女人都吓了一跳,因为沈丽是发钱的,她们不敢不听她的话,一个个都有点不甘心的起身。
  
  沈丽淡淡的说道:“衣服穿上,都滚蛋。”
  
  几名女人迅速离开,之后沈丽蹙起眉头,看了一遍自己拍摄的视频。
  
  不知为什么,她突然变的很浮躁,心里很不爽。
  
  此刻的沈丽还不清楚这种感觉,她更没有意识到,自从调查程然,以及第一次接触后,她对程然就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就像玩一款角色扮演的游戏一样,你会去了解你键盘下的主角人生,同时,你也会把自己代入他的人生,深了,感觉就成了自己的私有物品。
  
  所以,在刚才那个风尘女想要来真的时,沈丽心里忽然很气愤。
  
  停留了一会儿,她摇了摇头,安慰自己说:“大局为重!”网首发
  
  说完,转身离去。
  
  等沈丽离开房间后,程然慢慢张开了眼。
  
  同时房间的窗帘一阵抖动,然后从窗帘背后钻出来一个人。
  
  “都录下来了?”程然问。
  
  那人点了点头。
  
  这人不是别人,正是刚刚被程然收服的时阳,而时阳手里拿着一部手机递给了程然。
  
  事实上,在餐厅就餐的时候,沈丽想要教程然用刀叉,程然被吓了一跳,猛然起身撞在一个人身上。
  
  这个人就是时阳。
  
  时阳猛给程然使眼色,然后把一张纸条塞给了程然。
  
  程然坐到沈丽的位置后,偷摸的打开字条看了一眼,上面写道:“酒已被我调换。”
  
  看到上面的字样,程然这才知道沈丽有问题。
  
  话说,这个时候程然收服时阳的作用也就显现出来了。在集团,王馨悦就是他的左膀右臂,在外边白熊就是他的随身保镖,他们都在明,而时阳却在暗。
  
  白天的时候,时阳给程然打了电话,说:“我把我妈接来了。”
  
  听到他这句话,程然知道了时阳的选择,于是便给他安排了第一个任务。
  
  “暗中跟在我身边,负责监察一切跟我有过接触的人。”程然说。
  
  他这样做,是不想白槿兮被下药这种事情再次发生。
  
  接过时阳递过来的手机,程然对着手机的摄像头来了个自拍的特写,他冷笑着说道:“虽然不知道你是谁,也不知道你接近我有什么目的,不过你做的这些也都在我的掌控之中,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录完,把他拍的内容放了一遍,当看到四个光着身子的美女扑在自己身上的时候,丫脸都红了。
  
  时阳的舌头也不由自主的舔了舔嘴唇。
  
  程然看到后,不由的在他后脑勺上来了一下:“看你那点出息!”
  
  时阳顿时缩了缩脖子,嘟囔道:“您这是饱汉子不知饿汉子饥。”
  
  “行了行了,跟哥混,早晚让你妻妾成群。”程然打趣道。
  
  听这话,时阳瞬时展开连篇的幻想。
  
  而程然也开始琢磨,这个沈丽究竟是何许人也,她刚才那么做的目的又是什么呢?
  
  而且听她话的意思,明显是调查过程然。
  
  她的目的是什么?
  
  还有,她跟下药的人有没有关系?
  
  跟那天在废弃库房里显示器上那个面具人又有没有关系?
  
  程然不得而知,但他知道,这个女人不简单,她是冲自己来的,所以,必须要摸排清楚。
  
  “耗子,帮我去调查一下这个女人。”程然说。
  
  时阳连忙点头,转身就要出去。
  
  “小心点。”程然连忙补了一句。
  
  一句小心点,让时阳脚步顿了一下,然后重重点了点头。
  
  小心点,这句话在他的印象里极为陌生,似乎从来没有人对他说过。“他们”一般都只是会说:“多弄点。”或者“要好货”之类的。
  
  时阳心里忽然觉得有些暖。
  
  至于程然,他没离开宾馆,因为他觉得,作戏要做足,所以直到第二天天亮的时候,他才离开。
  
  就这样,两三天过去了,沈丽没有再出现,一切都风平浪静,这让程然有些意外。
  
  直到第四天的时候,程然接到了白槿兮的电话。
  
  “喂,你在哪儿?”白槿兮轻声问道。
  
  这么多天一来,白槿兮还是第一次主动给程然打电话,他显得异常激动:“我在锦东。”
  
  白槿兮说:“我们回来了,快到家了。”
  
  听到这话,程然顿时兴奋的说道:“好,我马上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