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战龙觉醒 > 第177章 你是谁
“那你怎么办?”徐大夫问。
  
  “会有办法的。”
  
  程然跟徐大夫挥手告别。
  
  徐大夫表情十分凝重,在程然出门的时候徐大夫问:“以后别叫大夫了,显得生分,我叫徐川,以后我叫你程然。”
  
  程然回头笑了笑:“知道了徐哥。”
  
  徐川也笑了笑。
  
  一个人豁出命去对另一个人好,这并不能说明他有多伟大,而一个人如果豁出命去对另一个人好,而又不图回报,这就很伟大了。
  
  陈东以前觉得自己之所以迟迟没有杀程然,是因为他跟程然之间有交易存在,现在觉得,可能是因为程然救过自己。
  
  而徐川站在局外比他看的还要透彻,这或许就是所谓的人格魅力吧。
  
  他四十多岁了,但还是想交这个朋友,不是因为他是锦东的董事长。
  
  程然把药丸交到白槿兮的手中,说:“徐川说,吃了这颗药,我们就能回家了。”
  
  白槿兮很诧异。
  
  程然醒悟,笑道:“徐川就是徐大夫。”
  
  白槿兮依然很诧异:“西医医院,给我开了中药?”
  
  “呃……”程然再次醒悟,讪讪道:“俗话说的好,不管是黑猫还是白猫,能抓住耗子就是好猫,这药也一样,你管它是中药还是西药,能调理咱们的身体,就是好药。”
  
  白槿兮被程然这种无所谓的精神感染,于是重重的点了点头,接过程然递给她的红色药丸,一口就吞了下去。网首发
  
  在回家的路上,程然明显能感觉到白槿兮的脸色在逐渐好转。
  
  他很开心。
  
  “明天,我送你个礼物。”程然说。
  
  白槿兮也感觉自己身上力气大了很多,心情自然也好多了:“什么礼物?”
  
  程然笑道:“你不是一直想要设计一套独一无二的房子吗?”
  
  白槿兮点头,一副期待与自己梦想有关的样子。
  
  谁知程然却忽然说道:“不告诉你。”
  
  白槿兮撅嘴:“你怎么这样?”
  
  其实也不是程然故意想要吊她的胃口,主要这件礼物还是眼见为实比较让人惊喜。
  
  而且,药丸消化,彻底把她身上的毒清除也需要时间,大概一晚上够了吧。
  
  回到家,白槿兮跳下车,闭目昂首,在月光的照耀下,狠狠的吸了一口新鲜空气。
  
  月辉轻抚她的洁白,让她宛如一个仙女一般,程然走下车的时候,不禁看的呆了。
  
  “我感觉真的好多了。”白槿兮满心欢喜的说。
  
  程然也跟着高兴:“那就好。”
  
  然后他俩同时想到一个很有意思,也很羞耻的事情。
  
  白槿兮看着程然快要流口水的表情,满脸通红,娇羞道:“别瞎想,今天不行,来大姨妈了。”
  
  说完,就逃也似的跑上楼。
  
  程然不由皱起眉头,一脸懵逼:“今晚上吃什么,跟大姨妈有什么关系?”
  
  也就在这时,程然的手机震动了一下。
  
  他取出手机看了一眼,发现是徐川给自己发了微信。
  
  “程然,有个东西,我不知道该不该给你看,想了很久还是决定发给你,不过,你要控制好自己的情绪。”
  
  然后,就是一段视频。
  
  程然满心疑惑的点开了视频。
  
  那是一段监控录像的回放。
  
  上面显示,在白槿兮晕倒之前,一男一女曾经跟她说过话,而且看样子很不和善。
  
  男的程然一眼就认出来了,正是林昌绎。
  
  看完视频,程然很愤怒,他不知道林昌绎跟白槿兮说了什么,但清楚,因为林昌绎,差点要了白槿兮的命。
  
  “林昌绎,我不会放过你的!”程然暗暗发誓。
  
  然后他就感觉胸口发闷,一股气血直冲脑门,紧接着就天旋地转。
  
  身子一晃,程然猛的向后倒去,但很快他就靠在车门上,努力让自己的情绪恢复平静。
  
  他比白槿兮身体壮实很多,所以,这前期还不至于让他像白槿兮一样直接晕倒。
  
  这时,程然也猛然想起白槿兮刚才说的那句话。
  
  “今天不行,来姨妈了。”
  
  他顿时瞪大了双眼,心情也愈发激动,然后眼前一黑,就直接晕倒了。
  
  “程然……喂!”
  
  不知过了多久,程然听到有人喊他,不由的睁开双眼。
  
  白槿兮已经换了一件睡衣,站在他面前,程然抬头就能看见一双白嫩的大腿。
  
  喉头不禁涌动了一下,心里却苦涩的不行,因为他知道,即便今晚白槿兮可以了,也没来大姨妈,他们还是不行。
  
  这次是因为程然。
  
  “你怎么了?”白槿兮皱眉问道。
  
  程然拍了拍身上的土,挠头笑道:“不小心摔了一跤。”
  
  白槿兮揉着自己的小肚子,一脸幽怨的说:“你下班没带回点吃的来吗?我饿了。”
  
  “下班?”程然一头雾水。
  
  “算了算了,叫外卖吧。”白槿兮瞪了程然一眼。
  
  程然觉得有点不对劲,可也没深究。
  
  第二天早上。
  
  因为害怕跟白槿兮在一个房间睡,自己情绪会有太大的波动,所以程然晚上睡在了客房。
  
  早上他是被一泡尿憋醒的,然后就急匆匆的冲进卫生间。
  
  猛的推开门,就看到站在镜子前发呆的白槿兮。
  
  俩人对视。
  
  白槿兮傻傻的盯着程然,指着他问了一个让程然摸不着头脑的问题。
  
  “你是谁?”
  
  程然愣了一会儿,很快他反应过来,以为白槿兮在跟他开玩笑。
  
  “别闹了槿兮,你用完卫生间没有……唉算了,我去一楼吧。”程然转身跑去一楼卫生间撒尿。
  
  而白槿兮皱着眉头想了许久,嘴里还喃喃道:“槿兮?槿兮?槿兮是谁?”
  
  撒完尿,程然洗了一把脸,然后回房穿好衣服,出来的时候发现白槿兮还傻傻的站在卫生间。ァ新ヤ~~1~<></>
  
  他也没在意,就跟白槿兮打了声招呼:“我先去上班了,有事给我打电话,早餐我帮你叫外卖了。”
  
  说完,程然就匆忙离开家,开车向锦东驶去。
  
  锦东集团最近风雨飘摇,许多事情需要处理,可就在这种情况下,为了安慰白槿兮,他还是抽出一天的时间,什么都不管专门陪白槿兮去了医院。
  
  而此刻独自站在卫生间的白槿兮,一脸迷惘。
  
  “槿兮?我是叫槿兮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