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战龙觉醒 > 第211章 说不说?
白熊慢了一步。
  
  当他准备动手的时候,天花板爆裂,陈东像枚炮弹一样砸进温泉池子。
  
  眼镜男措不及防,眼睛被暴起的水花打湿,同时手臂与腿上也传来与池水相反的微凉。
  
  他把两位比基尼美女推向自己身前,想要跃出温泉池,可猛然间,一团黑影透过两名尖叫女人的缝隙,直接就砸在他的脑门上。
  
  水花彻底落下,温泉水池荡起层层涟漪,两个女人的尖叫也刚刚升起还没落下,眼镜男就直挺挺的躺在了水池里。
  
  只是一瞬间的事情而已。
  
  “要死要活?”陈东回手敲晕两名比基尼美女,拎着眼镜男的头发生生拽出温泉池子,问白熊。
  
  白熊淡淡的说道:“他说要死,但我觉得,活的可能会更好。”
  
  眼镜男的胳膊上与腿上有多处刀伤,鲜红色的血液像一条条小蛇一样,从他的身上爬到地上,又爬进池子里。
  
  池水渐渐变了颜色。
  
  “呸!”陈东似乎有些不甘心的一口陈年老痰吐在眼镜男的脸上,说:“那交给你了。”
  
  白熊饱含深意的看了陈东一眼。
  
  陈东连忙解释道:“你别想多了,我可不是想为他办事。只不过这家伙曾经说过我的坏话而已。”
  
  第一次见面的时候,陈东在眼镜男手里救下了程然。
  
  当时眼镜男就说过类似于,因为陈东无能,他们老板才让他们出手的。
  
  无能?
  
  陈东盯着像一条死狗一样的眼镜男,嘴角勾起一丝冷笑:也她妈不知道是谁无能。
  
  白熊重重的点头说:“了解。”
  
  “走了。”
  
  离开的时候,陈东心里还想着,你了解个屁,连他妈我自己都不清楚。
  
  ……
  
  于是,当眼镜男再次醒来的时候,发现是在一个顶光黑暗,没有窗户的密封空间内。
  
  他被绳索牢牢的捆绑在一张木椅上,手臂与双腿上都传来阵阵痛楚。
  
  “啪!”一盏老式台灯亮起。
  
  程然出现在他面前,目光平静的盯着他看。
  
  白熊知道程然中毒的事情,所以,没有按照程然的要求杀死眼镜男,而是给程然发了一个地址,告诉他:人在这。
  
  程然肯定信的过白熊,所以毫不犹豫的开车来到白熊发的地址。
  
  这是一个码头仓库里一间废弃的冷冻室。
  
  见到程然,眼镜男顿时瞪大了眼睛,他不敢置信的说:“你敢抓我?”
  
  在他看来,程然的命都握在他手里,所以现在程然保护他还来不及呢,怎么敢抓他?
  
  就不怕自己不给他解药?
  
  “我还敢杀你。”程然淡淡的说道。
  
  眼镜男目露疑色,不过很快便想到程然的目的了。
  
  “嘿嘿,你是想逼迫我把真正的解药交出来吧?”他觉得自己猜到程然的想法了,所以,语气里充满了傲然:“可是你看我像傻子吗?”
  
  程然静静的看着他不回答。
  
  眼镜男冷笑道:“别摆酷,我知道如果我真把药交给你,那我才是必死无疑,但现在不同,我不是傻子,我也知道你不会杀我,否则就没人给你送解药了。”
  
  “活着很重要啊我的程董。”眼镜男越说越得意,越说越有气势。
  
  程然就静静的看着他不说话。
  
  见自己推测了半天,程然连个屁都不放,眼镜男不由的恼道:“程董,你现在放了我还来得及,否则……你就等死吧。”
  
  “我要是有个好歹,别说解药你不会再收到,就连我老板也不会善罢甘休的。”
  
  “他一定会弄死你,对,弄死你!”
  
  程然面前有张桌子,桌子上有把刀,这把刀是眼镜男的。
  
  听到眼镜男的话,程然叹了口气,随手就拾起那把尖刀。
  
  见状,眼镜男还以为程然听了劝,害怕了,要把捆住自己的绳子用刀子割开。
  
  所以他冷笑了一声,傲慢的说道:“把我绑了,再把我放了,程然,你以为这样我就能舒心了?”
  
  “不,你已经弄疼我了,所以,你大可不必急着给我松绑,因为你的姿势不太对。”
  
  “姿势?”程然愣了一下,问:“什么姿势?”
  
  眼镜男怒道:“废话,我身上的刀伤白挨了?你既然准备给我松绑,说明你还想活命,还想得到我的解药,那你是不是该给我赔个罪?”
  
  闻言,程然疑惑的问:“赔罪?要怎么赔?”
  
  “给我解开绳子的时候,你不该跪下来磕个头?”眼镜男冷声道。
  
  “跪在我面前帮我把绳子隔断,否则,你今后休息再拿到任何解药。”
  
  程然笑了。
  
  “哦,说了半天,原来你以为我是要给你解开绳子。”
  
  眼镜男猛然一怔,眼睛顿时再次瞪大,眼神里也突然透出一丝惊悸之色,急声问道:“什么意思?”
  
  “噗!”
  
  一刀狠狠的扎进眼镜男的大腿,程然摇头道:“我想你是误会了。”新中文网更新最快手机端:https://
  
  “啊!”疼痛瞬间传遍全身,眼镜男猛的颤抖起来。
  
  “说不说?”程然把刀又拔了出来。
  
  眼镜男痛的满头大汗,但他依旧咬牙切齿的怒视着程然,说:“你要知道这样做的后果?”
  
  “嘴硬!”程然再次毫不犹豫的把刀又插了回去。
  
  插在相同的位置。
  
  “啊!”眼镜男撕心裂肺的惨叫。
  
  “说不说?”程然再问,刀再次拔了出来。
  
  眼镜男对他怒吼:“程然你死定了!”
  
  “噗!”又是一刀,还是相同的位置,程然依旧淡淡的问:“到底说不说?”
  
  同样的位置被连扎三刀,这是怎样的一种感觉?
  
  想必很多人都曾经受过伤,伤口即便不大,可只要被碰到一下,就算是用手按一下,都会很疼很疼的,何况,还是三刀?
  
  眼镜男眼泪都出来了,要不是钻心的疼是持续性的,他可能就真的疼晕过去了。
  
  但是这时的他很愤怒:“你他妈什么都没问我,让我说什么?”
  
  程然微微一怔,皱眉想了想,然后笑道:“呵呵,抱歉啊,刚才着急,忘问了,刚才那三刀不算。”
  
  不算?
  
  “你都扎完了跟我说不算?”眼镜男简直要被他气死了。
  
  程然一脸苦涩:“那怎么办?要不然我再给你打个叉?”ァ新ヤ~~1~<></>
  
  “……”
  
  上学的时候,没有修改液,写错了字我们一般都是习惯性的打个叉,然后继续在后面写。
  
  那是书本上。
  
  现在是肉身上,而且是用刀子打叉。
  
  想想,眼镜男心里就哆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