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战龙觉醒 > 第220章 离间
尽管成功把大丁给唬住了,他也表示出了什么都肯说的态度,可真让程然问了,他却不知道该问什么了。
  
  毕竟程然不知道大丁上面其实还有人,他只觉得对方就是跟光头徐等人争地盘,看见自己有钱顺便就把他给绑了。
  
  看着大丁一脸真诚的等着回答自己的问题,程然不由的挠了挠头,前面铺垫了半天,逼也装了,这要不问点什么,是不是有点说不过去?
  
  程然对李婧竹说:“你问。”
  
  李婧竹哪知道要问什么,转头对小太妹说:“你问吧。”
  
  小太妹一听这来精神了:“说,我的五万块钱呢?”
  
  “……”
  
  从会所里出来后,程然才知道,原来这还真是辛阳市南区。
  
  他很少来这里,对南区不是太熟悉。
  
  坐进自己的车里后,程然总觉得哪里不对,于是他再次看向李婧竹。
  
  李婧竹也没好气的看他,于是俩人一起回头向后看。
  
  后排座椅上有一脸木纳的白熊,还有侧着身子,背对白熊偷偷数钱的小太妹。
  
  “喂,你上来干嘛?”李婧竹问道。
  
  小太妹假装听不见。
  
  “喂,说你呢。”
  
  “啊?”小太妹茫然的抬起头,说:“我饿了。”
  
  “……”
  
  想想把她一个小姑娘独自留在南区也不是事,程然叹了口气,说:“随她吧,把她带回去也行。”
  
  毕竟她是光头徐的妹妹。
  
  开车往回走,刚走不远,程然忽然感觉自己身上的气血翻涌,一股股的往脑门上窜。
  
  他连忙把车停在路边,直接就晕了过去。
  
  ……
  
  ……
  
  再次醒来的时候,天已经亮了。
  
  程然张开眼发现自己置身于一家宾馆,浑身上下就像大病了一场一样,感觉酸软无力。
  
  李婧竹坐在他身边,趴在床上睡着了。
  
  而小太妹则趴在他另一边。ァ新ヤ~~1~<></>
  
  程然皱了皱眉,硬撑着起身。
  
  李婧竹被惊醒,揉了揉惺忪的双眼:“你醒了。”
  
  程然疑惑道:“为什么我情绪没有太大的波动,也晕倒了?”
  
  李婧竹说:“可能是因为你这几天太累的缘故。”
  
  李婧竹趴他身边他能理解,毕竟她能给自己治病,而小太妹……
  
  程然很不理解的问:“她是怎么回事?”
  
  明明旁边还有一张床。
  
  李婧竹突然“嘻嘻”一笑:“你信不信要不是我在,她昨晚上就能把你办了。”
  
  “……”程然很无语。
  
  从床上爬起来,程然说:“洗个澡,咱们就回去。”
  
  “一起?”李婧竹故作惊讶状。
  
  程然白了她一眼,说:“滚!”
  
  洗完澡出来的时候,小太妹醒了。
  
  程然问她:“你为什么不自己走?”
  
  小太妹睡觉的时候都是枕着自己的钱睡的,当然,这钱是程然给的。
  
  她一把将钱抱进自己怀里说:“我身上有巨款,自己走多危险?”
  
  程然很无语,想,光头徐也很有钱啊,这是他亲妹妹吗?
  
  李婧竹要去洗澡,小太妹连忙跑到李婧竹前面,先她一步钻进了卫生间:“我先洗。”
  
  她的小心思,程然跟李婧竹自然知道。新中文网更新最快手机端:https://
  
  如果李婧竹先洗了,等她去洗出来,估计程然跟李婧竹早走了。
  
  从卫生间洗完澡出来的小太妹,焕然一新。
  
  程然跟李婧竹都看呆了。
  
  小太妹顶多十七八岁的样子,白白净净的,虽然不说闭月羞花,但长的也算好看。
  
  想想光头徐的形象,程然愈发肯定,这绝不是光头徐的妹妹。
  
  “老板,您看我长的还行吧?”小太妹见程然跟李婧竹都看呆了,于是搔首弄姿那一番,对程然说:“再给我五万,我跟你睡一觉好不好?”
  
  李婧竹饱含深意的看了眼程然,诡秘的笑道:“我去洗澡了。”
  
  程然则好奇的盯着小太妹问:“你真是光头徐的妹妹?”
  
  小太妹见程然这个时候提光头徐,以为他害怕光头徐不敢动自己呢,于是赶紧严肃的发誓道:“老板你放心,你情我愿的事,我绝对不告诉我哥。”
  
  看样子她还是一个学生,也对锦东集团在辛阳市的能量不太了解。
  
  程然不再理她。
  
  “三万,要不然三万也行!”
  
  “两万成不成?”
  
  ……
  
  ……
  
  一夜的纠结让白槿兮没有睡好,起来之后,依然精神萎靡。
  
  想着昨天林昌绎说过的话,她心里乱的很。
  
  给李婧竹打电话,她也不接。
  
  其她人她也不熟。
  
  现在的她迫切的想知道之前的自己。
  
  想来想去,想到了一个地方。
  
  ……
  
  沈丽怎么也没想到,白槿兮会来找自己。
  
  之前她确实给白槿兮留过一个地址,说想知道她的过去,可以来找她。
  
  事实上那时候,沈丽是想把白槿兮藏起来,自己好对程然下手。
  
  可结果呢,满城风雨。
  
  “红酒还是茶?”把白槿兮迎进自己的公寓,沈丽指着茶几上的红酒问白槿兮。
  
  白槿兮显得很胆怯,她一直低着头,弱弱的摇了摇,声音很轻的说:“我不喝酒。”
  
  “那就是茶。”沈丽为白槿兮倒茶。
  
  白槿兮则小心翼翼的坐在沈丽的沙发上,问:“你能告诉我,我之前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吗?”
  
  沈丽微笑道:“是个很招男人喜欢的美女啊。”
  
  听到这句话,白槿兮就跟紧张了,她现在真的很害怕自己跟之前林昌绎说的一样,是个放荡女,如果真的跟那个金什么的有那种事,怎么对的起那个男人对自己的好?
  
  紧紧蹙起眉头,白槿兮直接问道:“我之前,是不是跟别的男人……那样过?”
  
  听到这个问题,沈丽笑容瞬间凝固在脸上,身体猛然一顿。
  
  她转脸盯着白槿兮看,心中却开始想,肯定是有人跟她说过些什么,要不然一张白纸怎么会问这种问题?
  
  大致猜出了白槿兮的疑惑,沈丽却笑了笑,把茶递给白槿兮,安慰她道:“槿兮,我们都是女人,我懂。”
  
  “啊?什么?”
  
  “这种错误很多女人都会犯的,你不必放在心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