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战龙觉醒 > 第224章 高手
龙学钊最终也没逃出李肃的“手心”。
  
  打完林昌绎,李肃一步奔向转身想跑的龙学钊,一脚踹在龙学钊的屁股上,直接给他踹到。
  
  紧追上去,抬脚做了一个足球开大脚的动作。
  
  然而,眼看这一脚就踢中倒地的龙学钊时,忽然……
  
  “咻!”的一声,一道劲风突至。
  
  李肃猛然一惊,身子一侧,一把飞刀便擦着他的脸颊飞了过去。
  
  紧接着,一个人影突然急速奔来,他像一辆坦克似的,狠狠的撞向李肃。
  
  李肃连忙架起手臂,挡住了这人的一撞,可是巨大的冲击力,还是让他身不由己的撞向背后的墙壁。
  
  “嘭!”的一声,墙壁上尘土飞扬。
  
  可见这一撞的力道有多大。
  
  近黄昏的时候,这种小胡同的路灯还没亮起,所以反而比真正天黑的时候,还要黑。
  
  一名同样一身漆黑且还戴着墨镜口罩的神秘男,出现在龙学钊与李肃之间。
  
  龙学钊看到这名黑衣男人,惊慌失措的表情瞬间消失,换上的则是一脸淡定。
  
  黑衣男问龙学钊:“没事吧?”
  
  龙学钊爬起来拍了拍身上的土:“亏你来的及时。”
  
  “老板让我来的。”黑衣男说。
  
  俩人直接无视了李肃的存在。
  
  似乎在他们看来,只要有黑衣男在,李肃就根本构不成威胁。
  
  “这个人怎么处理?”黑衣男问龙学钊。
  
  龙学钊知道他问的是李肃,于是摇了摇头:“打一顿就算了,他的身份摆在那,真要弄死了,比较麻烦。”
  
  “好。”点了点头,黑衣男转身向李肃走去。
  
  很显然,突然出现的这个黑衣男是来帮龙学钊的,而且有一定的实力。
  
  至于他们之间的关系,李肃不知道,而他们口中的老板,李肃也不知道。
  
  “龙先生说,让我打你一顿。”黑衣男淡淡的对李肃说道:“抱歉,你得忍一忍,可能会很疼。”
  
  李肃盯着黑衣男,神情无比严峻。
  
  “你最好不要反抗。”龙学钊也冷笑道:“他可是一人打趴过四个跆拳道黑带的,你越反抗,挨的揍肯定会越重。”
  
  “乖,忍忍就过去了。”
  
  李肃紧紧的盯着黑衣男。
  
  黑衣男活动了活动脖子,然后向着李肃迈出了一步。
  
  一步还未落实,突然……
  
  仿佛一道闪电击在黑衣男腹部,他猛然吃痛,身子本能的一弯,还没搞清是怎么回事的时候,一个膝击撞在他的下巴上。
  
  “嘭!”
  
  空气仿佛都在这一刻凝固了。
  
  刚才李肃的动作实在是太快了,快到龙学钊都没看清,快到黑衣男只以为自己中了一道闪电。
  
  倒在地上,黑衣男刚想起身,被李肃一脚踩在胸口上,动弹不得了。
  
  龙学钊都傻了,张着嘴巴,半天没缓过神来。
  
  怎么……会这样?网首发
  
  一个警察,竟然有这种身手?
  
  其实一直以来,李肃都没向外暴露过自己的身手,别说龙学钊了,就连程然都不知道,他其实是一名隐世正宗八极拳的传人。
  
  他的童年里充满了刻苦练功的阴影,这让他从小到大都没几个朋友。
  
  程然指着白槿兮对李肃说,我们是朋友,所以你应该叫她一声弟妹。
  
  本来很素的一句话,可听在李肃耳中,却泛起一丝异样的感觉。
  
  他对程然说我懂了,是因为他真的懂了。
  
  程然自然不知道李肃的心历路程,还以为他是在敷衍自己,可现在看来,李肃是真的能懂程然当时的心情。
  
  所以,他甘愿冒着风险,也要替自己的朋友出一口恶气。
  
  “乖,忍忍就过去了。”李肃对黑衣男说。
  
  黑衣男猛的瞪大了眼睛。
  
  李肃弯腰,抡起拳头就向黑衣男砸去,黑衣男连忙伸手去架,可他速度明显跟不上李肃。
  
  李肃打完一拳,他的双拳才刚刚架到。
  
  然后每一拳都是这种情况,不多时,黑衣男就连招架也不招架了。
  
  渐渐的黑衣男就被打晕了过去。
  
  然后李肃又慢慢抬头看向龙学钊。
  
  龙学钊吓的腿一软,差点没摔倒:“李……警官,我我我……刚才在开玩笑,其实……”
  
  “呜哇呜哇……”
  
  也就在这时,一阵急促的警笛声传来。
  
  听到这个声音龙学钊顿时面露喜色。
  
  李肃则皱了皱眉。
  
  想了想,最终还是叹了一口气。
  
  ……
  
  ……
  
  与此同时,一辆奥迪停在了“香榭酒吧”的门口,程然下车,把小太妹像个小鸡崽一样,也拎了下来,直接丢给等在门口的光头徐。ァ新ヤ~~1~<></>
  
  “老板,究竟是怎么回事?”光头徐面容严肃的问。
  
  回到家后,程然主要是先安抚白槿兮。
  
  天色渐晚的时候,想起了小太妹,于是给光头徐打了个电话,得知他在香榭酒吧,交代李婧竹陪白槿兮后,就亲自把小太妹送来了。
  
  他不想让光头徐去自己别墅,因为他江湖气太重,程然担心白槿兮见了他害怕。
  
  “你自己问她吧。”程然指了指一脸胆怯的小太妹。
  
  此刻的小太妹就像一个做错了事的小学生一样,死死的低着头,双手搅在一起,有种要把自己鞋尖看穿的意思。
  
  光头徐狠狠的瞪了小太妹一眼,没有问她,而是直接招呼程然:“老板,里面请。”
  
  “你的地盘?”程然问。
  
  “不算,”光头徐摇头说:“朋友开的。”
  
  “哦,那行。”
  
  跟着光头徐进了酒吧,服务生特意给他们安排了包间。
  
  将事情的经过讲了一遍,光头徐目光逐渐阴冷:“大丁,当初如果不是我出庭帮他作证,那次持械斗殴也不至于只判他四年。没想到这个狗东西,居然恩将仇报。”
  
  对于光头徐与大丁的恩怨,程然不想知道也不想了解,他只是有点好奇。
  
  “按理说,你不缺钱啊,为什么你妹妹感觉一副很缺钱的样子。”
  
  提到小太妹,光头徐不由的抚了抚额,苦笑道:“老板,您不知道,我这个妹妹……唉,不提她了,咱们喝酒。”
  
  程然跟光头徐喝了两杯。
  
  光头徐再次感激程然说:“说真的,我就这么一个妹妹,要是她出什么事,我……这次多亏有老板您,您的恩情我光头徐没齿难忘,您说,您让我办什么,我这次不收费,一定全力以赴。”
  
  程然摇头说:“只是碰巧而已。”
  
  见程然不表态,光头徐突然一拍大腿:“这样吧老板,我请你大保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