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战龙觉醒 > 第226章 反目
见程然半天不说话,徐川还以为他对自己之前没能化验出来表达不满呢,于是歉然道:“实在抱歉,是我的疏忽。”
  
  “不怪你。”程然做了个深呼吸:“徐哥,我还有事,就不送你了。”
  
  徐川第一次被程然逐客,不由的苦涩一笑,再次说道:“抱歉。”
  
  虽然承认嘴上说不怪,可徐川却觉得,他表现出来的行为,分明是不悦,当然,他也很懊恼跟自责,为什么之前就没想到呢?
  
  如果之前想到把那些成分互相匹配一下,白槿兮也不至于失忆啊。
  
  有的人做错了事,总会为自己找各种借口。
  
  而有的人做错了事,却会感到自责,从而失去理性的思考。
  
  程然确实没怪徐川,因为他知道,即便知道那颗解药会导致白槿兮失忆,他还是会给白槿兮吃的,因为他不能看着白槿兮死。
  
  送走徐川,程然给白熊打了个电话。
  
  “你知道陈东在什么地方吗?”
  
  陈东之前给程然打过电话,按理说程然可以直接给他打的,可问题是陈东杀手的本质,每隔一段时间,会换一张电话卡的。
  
  “香榭酒吧。”白熊说道。
  
  本来程然算是病急乱投医,可没想到白熊真知道,而且他说的地方正是昨天自己才去过的地方。
  
  昨天他才把光头徐的妹妹小太妹送过去。
  
  “董事长,晚上还要不要请宋昱吃饭?”王馨悦见挂掉电话的程然准备出门。
  
  “该怎么进行就怎么进行,我不会耽误太长时间。”
  
  带着白熊直奔香榭酒吧而去。
  
  上午,酒吧里基本没什么客人,服务生们三五成群的聚在一起聊天,有的直接躺在某张沙发上刷手机。
  
  吧台后,一名身材高大,长发披肩的男人正专注的清点着各类不知名的酒。
  
  程然与白熊进来的时候,服务生们很默契的假装没看见,可能觉得这个点,来的都不是客人吧,即便是客人,两个人也不需要服务生。
  
  程然坐到吧台前的高脚凳上,拍了拍桌子。
  
  长发披肩的男人这才被惊醒,抬头看到是程然,不由的皱起眉头。
  
  “您这么大腕,竟然还在这种地方打工。”程然调侃道。
  
  长发男正是陈东。
  
  陈东不冷不热的说:“我也得吃饭。”
  
  “你拿的赏金还愁饭吃?”
  
  “京城的任务我还没完成,你的任务我也没完成,哪来的奖金?”
  
  “也是。”程然恍然。
  
  京城那边的任务是要陈东无声无息的杀死程然,现在看来,这个难道高的已经没边了。
  
  至于程然交代的任务,两千万抓一个下药的人,确实很诱人,所以陈东想着先完成这个任务,找程然领取了奖金,再杀他。
  
  “其实我可以给你更好的工作。”程然身子往前探了探,微笑说道。
  
  陈东却淡淡的说道:“我练了二十年杀人,练了十年的调酒,除了这两样,别的都不会。”
  
  程然挠了挠头,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陈东似乎看穿了他的心思:“找我什么事?”
  
  程然沉思了会儿,说:“是谁让你杀我的。”
  
  陈东疑惑的看了眼程然,仿佛没听懂他的话一样。
  
  “是谁让你杀我的。”程然再次强调道:“告诉我,以朋友的身份。”
  
  陈东愣了会儿,然后摇头,神情不见有什么变化:“我没有朋友。”
  
  “那好,你自己说,要怎样才能告诉我。”
  
  “抱歉,我有自己的原则!”
  
  “这对我很重要!”
  
  “爱莫能助!”
  
  本来心平气和的交谈,程然却突然打破了这份平和。
  
  他突然站起来,一把抓住陈东的脖领子,怒道:“狗屁原则,一个破原则比人命还重要?”
  
  陈东依旧面无表情的盯着程然,他没反驳,只是这么盯着。
  
  从陈东的眼神里,程然似乎感觉到一丝轻蔑。
  
  很快他也意识到,陈东本来就是杀手,对于杀手来说,人命真的不算很重要,要一个人的命才很重要。
  
  但是这种眼神出自陈东,这让程然有点无法接受,他改单身抓其脖领,为双手抓,并愤怒的咆哮道:“你说不说?”
  
  就像万里无云的天空,突然传来一声惊雷一样。
  
  酒吧的服务生们这才被惊醒,一个个茫然的看向这边。
  
  很快他们都围了过来,有服务员胆怯的问:“东哥,要不要报警?”
  
  陈东摇了摇头,对这些人说:“不用,没你们的事,该干什么该什么去,别在这围着。”
  
  那些人似乎很听陈东的话,虽然眼睛里都充满了疑问,可还是散去了。
  
  即便被人关注了,程然也没有一丝退缩的意思,他已经愤怒的抓着陈东的脖领子,依旧红着眼盯着陈东。
  
  “你该好好睡一觉,眼睛里都是血丝,如果再这……”
  
  “嘭!”
  
  陈东的话还没说完,程然突然一拳打在他脸上,怒道:“说,告诉我!我他妈很急!”
  
  陈东被程然一拳打的后退了一步。
  
  说实话,以程然的力量,对陈东根本构不成任何威胁,可被人打脸总是一件很不爽的事。
  
  他伸手在自己的脸上揉了揉,突然冷声对程然说:“如果你再敢对我动身,我不介意放弃你交给我的任务。”网首发
  
  放弃程然交个他的任务,就意味着,他会去完成京城那边的任务,会直接杀了程然。
  
  “随尼玛便!”
  
  其实在得知白槿兮是因为药物才失忆的,想起白槿兮受过的那些伤害,都是来自京城的手笔,程然的心态已经崩了,他现在除了愤怒,除了想要知道对方是谁以外,没有其它任何念头。
  
  陈东一个杀手的职业道德,他的原则,在程然看来,十分的可笑。
  
  可更让程然生气的是,他已经这么愤怒的强调知道那人是谁的重要性了,可陈东却依旧不为所动。网首发
  
  难道,他们之间经历过的生死,是假的吗?
  
  在他眼里狗屁不如吗?
  
  程然不甘,所以很生气,于是后果很严重。
  
  他再次一拳向陈东打去。
  
  这次,陈东有了防备,身上一把握住程然的拳头,脸上也露出一副恼火的神情:“你这是找死!”
  
  说着,他也一拳砸向程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