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战龙觉醒 > 第230章 李天佑
“我们公司也加入,我们也终止与几家银行所有金融合作,并抽调所有资金。”
  
  之前被李婧竹治好的几家银行老总纷纷站起来表态。
  
  他们的响应一下子让宋昱等人面色大变。
  
  锦东算是辛阳市一流企业,而这五家也排的上二流,六家实力强劲的集团公司,总资产加起来估计能有五百亿了。
  
  他们终止与这几家银行所有的金融合作,以及抽调自己集团和公司在这几家银行的资金,对于宋昱他们几家银行来说,无异于剥了他们一层皮。网首发
  
  损失肯定不小,不过话又说回来,这种损失对于这样几家银行来说,还是能承受的。
  
  所以,震惊归震惊,震惊过后,宋昱却安抚他们那一桌,几家银行的老板:“各位别慌,本来合作就是双赢的局面,终止跟我们合作受损最大的恐怕是他们自己。”
  
  几家银行的老总闻言,也纷纷点头。
  
  想通这一点后,宋昱冷笑道:“程董,别说就你们六家企业,就算再多两个锦东一样的集团,我们银行也能承受的起,倒是你们……”
  
  “唉!年轻人啊,就是喜欢意气用事。”脑筋转过弯来的其他银行老总也不由的讥笑道:“这么一搞倒是把我们都吓了一跳。”ァ新ヤ~~1~<></>
  
  “就是啊,可回头想想,损失最大的似乎是你们自己吧。”
  
  他们几个的傲气又回来了,一个个展露出一幅幅满不在乎的样子。
  
  “程然,你记住,这地球离了谁都照样转,我们这几家银行也不是只指着你们锦东在吃饭。”宋昱愈发强势,他伸手“咚咚”的敲击着桌面,似乎想把道理列成条例,一条一条的告诉程然一样:“相反,你们几家企业想要发展,谁能少的了我们?”
  
  “所以说啊,年轻人不要太气盛,要学会谦卑!”
  
  “谦卑?”程然冷笑。
  
  他问宋昱:“你所谓的谦卑,就是让我们这些做企业的对你们唯命是从?想要我们的女人,我们都要拱手送上?”
  
  “你所谓的谦卑,就是让我们在你们面前低声下气?就是被你们心甘情愿的踩在脚底?”
  
  “没错,你说的对,我们这些人骨子里确实都透露着穷酸味,可那又怎么样?谁他妈不是从穷人走过来的?你不是,你爸你爷爷不是?”
  
  “没有人会穷一辈子,也没有人会愿意甘心低声下气一辈子。”
  
  “至少我们锦东有这种骨气,其他的企业我也管不了,正如你所说,辛阳市的企业一盘散沙,即便我做出这种表率,响应的也没几个,可那也不影响我们保持自己的骨气!”
  
  程然的话说的很平静,但效果却很震撼,那些没有响应的老板们都神色黯然的低下了头,似乎是在羞愧。
  
  当然,还有些甚至眼睛开始放光,他们在蠢蠢欲动中做最后的挣扎。
  
  这些话无疑是一种激将法。
  
  可宋昱老奸巨猾,他仿佛看穿了这些所谓商人只知逐利的嘴脸。完全没把程然的话当回事,反而还继续嘲讽道:“难道不是吗?你们商人本来就是些无利不往之徒,这难道不好吗?你为什么偏偏想当个异类?”
  
  “这些人,你看看这些人,没有利益谁肯跟你一起瞎折腾?”
  
  说话的时候,宋昱伸手对着大厅里的企业家们,指指点点,就像老师在数落不听话的学生一样。
  
  他不说这话还好,一说这话,瞬间有些自尊心强的老板被激怒了。
  
  “我红莲公司也跟锦东站在一边。”这时,一名中年男人突然站起来大声说道:“骨气,我也不缺!”
  
  大家都懂枪打出头鸟的意思,所以没人愿意第一个站出来响应,可一旦有人站出来,肯定会有情绪激愤者跟随的。
  
  更何况,宋昱话里话外,根本不把他们这些人放在眼里。
  
  “我三利奥集团,也跟锦东集团站在一起。”
  
  “我们也终止与几家银行的金融合作,并抽调自己所有的资金。”
  
  “我们……”
  
  一时间,大厅里,十几二十个大老板都纷纷站起来响应。
  
  要说之前程然跟五家企业的抗衡,宋昱他们还能受的起的话,那现在二十多家大型企业联合抵制他们几家银行,这就让他们有点受不起了。
  
  宋昱见状,傻眼了。
  
  包括那几名银行的老板,更是慌的一笔。
  
  宋昱急道:“你们这些人脑子是不是坏掉了?你们跟着瞎起什么哄?你们知不知道离开我们是什么后果?”
  
  他很愤怒,愤怒于自己竟然对这种场面失去了控制。
  
  他也很不明白,本来自己就是对程然家一个小小的助理感了兴趣,程然把他那个助理送到自己床上来,不什么事都没了吗,何至于闹到现在这个地步?
  
  而且,这些白痴,竟然跟着程然一起闹,都他妈吃错药了吗?
  
  “你们以后不想发展了?”
  
  “没有我们的支援你们算个屁?”
  
  “还跟我们闹脾气?”
  
  “你们哪来的勇气?”
  
  这话一出,那些冲动的企业老总也都愣住了。
  
  是啊,搞企业的,谁能离的开银行。
  
  开始有人面显忧色,为自己刚才的冲动感到懊悔了。
  
  程然把这一切看在眼里,也知道宋昱说的是事实,可那又怎样?
  
  “说的跟就你们几家银行是银行一样?”
  
  “你说的没错,这个地球离了谁都照样转,除了你们几家银行我就不信整个辛阳市还有别的银行能够拒绝与我们合作。”
  
  “好吧,就算辛阳市没有,江北省总有吧?”
  
  听到程然的话,那些企业家们也都面面相觑。
  
  宋昱却冷笑:“众所周知,你们这些人之所以选择我们这几家银行,还不就是看中了我们比国有的更加优惠?”
  
  “别的地方我不敢说,在辛阳市你还真找不出哪家银行敢公然与我们作对。”
  
  他显得很有自信。
  
  可是……
  
  “不好意思,我能说几句吗?”这时,又是一个声音响起。
  
  听到这个声音人们都循声望去。
  
  这时,发现一名戴着眼镜,斯斯文文的中年男人突然站起对众人笑了笑,尤其是对程然,更是微笑着点头致意。
  
  “大家好,我是众美银行的李天佑。”他微笑着说道:“很早以前就跟程董相识了,所以,我们众美银行很期待与众位的合作,而且因为程董的关系,我们的利息也为诸位调到最低。”
  
  见到混迹在商人圈子里的李天佑,这次,宋昱真的慌了。
  
  众美,一个国外上市并排名前茅的银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