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战龙觉醒 > 第254章 睁大眼睛看着
陈东沉声说:“放我过去。”
  
  病秧子摇了摇头:“师兄,别的事情我都可以听你的,但是这件事情,抱歉,忠人之事。”
  
  陈东沉默了。
  
  十岁那年,他父母车祸双亡,从此就跟随他师父生活。
  
  十三岁的时候,九岁的师弟,就是眼前这个病秧子也入了他的师门。于是,十三岁的陈东带着九岁的病秧子。
  
  其实在陈东的眼里,病秧子就是他的弟弟,是他往后余生最亲的亲人。
  
  可能是跟着陈东久了的缘故,导致俩人性格很相似,尤其原则性上,他们都很有职业素养。
  
  陈东把左手盖在自己的右臂上,然后……然后在时阳以及病秧子惊愕的眼神中,猛然一用力,咬着牙,左手连续转动。
  
  “咔咔……”几声后,痛的他满头大汗,双腿颤抖,都有些不稳。
  
  可接下来,他却重重喘息过后,却挥舞了挥舞脱臼的右臂。
  
  好了!
  
  时阳惊呆了。
  
  这种自己强行让脱臼的胳膊回正,他还只是在电影里看到过,没想到现实中也出现了。
  
  而病秧子也很震惊,同时一丝不忍从他眼睛里一闪而没。
  
  “师兄,你这是何必呢?”
  
  就是短短的一瞬间,陈东的背脊就湿了,仿佛刚刚的剧痛还有余波,致使他的双手抖个不停。
  
  可陈东的语气却很坚定:“因为他救过我的命!”
  
  一句话让病秧子怔住了。
  
  “以前,我觉得我饶他一次,就算把命还给他了。”
  
  “可是直到最近我才想明白,命这东西没法还。”
  
  “我们这个职业,看多了太多人的脸色,有钱人驱使我们,让我们去完成他们的任务,完成后会一脸轻蔑的把钱拍在我们脸上。”
  
  “而那些被我们追杀的人,看到我们会很恐惧,就像看到魔鬼一样。”
  
  “所以,我的心也越来越冰冷。”
  
  “可是他知道我是要杀他的杀手,却还是救了我,眼神里没有怜悯没有轻蔑也没有恐惧。”
  
  “我能感觉到他跟我交流时,是用朋友的语气。”
  
  陈东的话,让病秧子也有些动容,他的眉头逐渐蹙起,接口道:“所以,师兄你的心又变热了?”
  
  “我走出了自己给自己打造的囚笼。”陈东说。
  
  他的话,时阳也深有所感。
  
  或许很多人看到陈东他们会感到惧怕,而时阳,在别人眼里就是彻头彻尾的蛀虫。
  
  是程然让他觉得自己也有价值,也应该像个人一样,有自己的骄傲。
  
  往前站了一步,跟陈东并肩站在一起,时阳正色道:“没错,为了我哥,我也要跟你拼命!”
  
  “你滚蛋!”身高近两米的陈东,抓起时阳的脖领子,像扔小鸡似的给他扔一边去了。
  
  “咳咳咳……”忽然响起一阵剧烈的咳嗽,病秧子咳的都弯起了腰,不过很快就又平息了,他再次站直身子对陈东笑了笑说:“来吧师兄!”
  
  俩人打在了一起。
  
  他们的动作很快,快到时阳都傻了,他觉得这比拍电影还精彩。
  
  但同时,时阳又开始担心起程然了。
  
  照这样下去,俩人一时半会还真分不出个胜负来,可程然已经失联了好一会儿。
  
  这一会儿的功夫,就可能发生很多种不好的事情。
  
  ……网首发
  
  ……
  
  而此刻,大货车已经驶离收费站有一段距离了,然后就开始沿着辛北市的外环走,越走越偏。
  
  终于,到了一片野地前……
  
  “停车!”嘻哈风的小眼男人用刀抵着司机的肚子说。
  
  司机也不废话,直接就停了车子。
  
  小眼男人猛的用刀把砸在司机后脑上,司机瞬间晕倒。
  
  然后他打开货车通往集装箱的门。
  
  这车是被改装过的,集装箱与货车之间被连接了一个软通道,就像七八十年代的那种拼接的大货车中间的那块布很像,打开后门,就直通集装箱。
  
  此刻程然已经非常虚弱了,他躺在床上,看着眼前这位似曾相识的男人。
  
  没错,就是他。
  
  他就是那个下药的人。
  
  “都这吊样了,还跑,跑去哪儿啊?”小眼男人嘴角泛起一丝冷笑问程然。
  
  李婧竹挡在程然面前,面露惊慌的说:“你是谁?你想干什么?”
  
  小眼男人看到李婧竹,绿豆一般的眼睛顿时闪过一丝光亮,咋舌道:“这妞儿长的可真带劲。”
  
  “我想干什么?”
  
  “呵呵……别急,等会我把程然干了,再好好干干你!”
  
  李婧竹掏出手机来,指着小眼男人急道:“你别过来,你再过来我就打电话报警了。”
  
  小眼男人闻言,哈哈大笑起来,随后他把一个1号电池大小的东西扔在地上,指着它说:“你报啊,我看你电话能打的出去不。”
  
  闻言,李婧竹面如死灰。
  
  从刚才发现路线不对开始,她就知道,出事了,所以也曾试图给时阳打电话,可却发现手机一个信号都没有。
  
  原来是这东西搞的鬼。
  
  “你是怎么找到我的?”这时程然有气无力的问道。
  
  小眼男人一脸鄙夷的冷笑了几声:“就你那点小心思,还能瞒的过我?”
  
  “不过话说回来,你能猜到有人会来杀你,说明你已经知道是谁让我来杀你了吧?”
  
  程然自嘲的笑了笑:“那有什么,不想让我离开辛阳市的还能有谁?可我现在没办法。”
  
  越狱,被通缉,当然要离开了。新中文网更新最快手机端:https://
  
  “你把陈东逼走,倒还真骗了不少人,可惜啊……你没想到吧,竟然有人帮我试了雷,现在好了。”小眼男人从怀里掏出一把刀,咧开嘴笑道:“现在没人能救的了你了。”
  
  李婧竹看到那把明晃晃的尖刀,脸色瞬间变的苍白起来,她很害怕,可即便这样,她还是扑在了程然身上。
  
  “不,求求你放了我们。”
  
  面对李婧竹的求饶,小眼男人撇了撇嘴:“小美人,你还是乖乖的闪开吧,今天,就算天王老子来说情,也不管用的,程然必须死,这是那位的死命令!”
  
  说着,尖刀高高举起。
  
  程然望着这把寒光闪闪的尖刀,突然叹了口气。
  
  他拍了拍李婧竹的后背,笑道:“别怕,有我在呢,睁大眼睛看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