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战龙觉醒 > 第255章 解药的副作用
看着?
  
  看着什么?
  
  看着你被白刀子进去红刀子出来?
  
  李婧竹又气又怕,眼泪都不知觉的掉出来了:“你别杀他,他有的是钱,你要多少都能给你。”
  
  高举着雪亮的尖刀,小眼男人弯了弯嘴角,露出一丝嘲意。
  
  “不知道你把我师兄弄哪儿去了,我估摸着跟你有关,他现在恐怕已经死了吧,呵呵,这不重要,重要的是你也要死了。”
  
  程然很平静的问:“如果我告诉你,你师兄没死,你想不想知道他现在在哪?”
  
  闻言,小眼男人稍稍一愣,随后鄙夷道:“没死?没死啊,那你可真没用。”
  
  听这话的意思,似乎他还巴不得他师兄死呢。
  
  叹了口气,程然苦笑问道:“非要杀我?”
  
  “你死定了。”小眼男人冷声说道。
  
  “可你杀不了我。”程然微笑道。
  
  “杀不了你?哈哈哈……”他以为自己听到了一个天大的笑话,笑的刀都在抖:“就你现在这个逼样,有什么脸说我杀不了……你……”
  
  你字被卡在喉咙里。
  
  小眼男人的脖子,被一只大手握住,瞬间一股窒息感弥漫了他的神经。
  
  无法呼吸,无从用力,就像被人抓住了七寸,举起的刀,连落下的气力都没了。
  
  小眼男人的眼睛此刻瞪出了空前的大。
  
  他几乎用尽了全身的力气,艰难的拧动了一下脖子,然后就看到了不可思议的一幕。
  
  之前一直带着鸭舌帽跟墨镜的司机,此刻像一座铁塔一样杵在他身后,他的手就像纲钳一样有力的卡住他的脖子。
  
  “白……白熊。”
  
  小眼男人惊呆了,他现在说话都费劲,字音都是从喉咙里一点一点挤出来的:“你……你不是……死……”
  
  李婧竹被眼前这一幕变故惊到了,她错愕的看着小眼男人以及他身后的白熊,又不可思议的看了看程然。
  
  程然淡淡的说道:“他不死,陈东不走,你们这些躲在黑暗里的老鼠,怎么可能一个个都冒出来呢?”
  
  小眼男人明白了,明白之后就后悔了。
  
  原来这一切都是程然有心安排的。
  
  那么现在看来,越狱是假,白熊死是假,当初逼走陈东也是假。他所做的这一切,都是为了给人一种走投无路的感觉。
  
  当程然“逃出”辛阳市的时候,各方势力开始行动,而最怕他去京城的二公子,当然不能放他离开。
  
  所以现在看来,程然真正的目标其实是自己的解药。
  
  嗯,是的,程然他自己也清楚,他撑不了多久了。
  
  小眼男人被白熊用绳索捆了起来,捆的十分牢固,以至于他连抬头都很吃力。
  
  “你放心,我是不会把解药给你的。”小眼男人很硬气的对程然说。
  
  程然微微皱眉,问白熊:“有没有让人生不如死的方法?”
  
  白熊想了想说:“分筋错骨。”
  
  “你会?”
  
  “不会。”白熊摇头。
  
  “……”程然。
  
  叹了口气,程然继续说道:“那算了,我确实没多少时间了,反正现在闲着也是闲着,那有把刀,你帮我把他身上的皮剥下来吧,别让他死了。”
  
  一听这话,别说小眼男人了,就连李婧竹都被他吓的小脸煞白。
  
  剥皮……
  
  小眼男人也头皮发麻,见白熊听话的拿起自己那把雪亮的刀,他的腿就开始打哆嗦。
  
  “好商量好商量……”小眼男人急道。
  
  “没得商量,动手。”程然冷酷的回道。
  
  这话一出口,小眼男人直接傻眼了。
  
  什么意思?
  
  “程然,你都快死了,再不吃解药真的得死,你别这样,我们再商量商量……我给你解药!”
  
  白熊也看向程然。
  
  程然面色一寒:“我不喜欢跟人讨价还价,尤其本来就是一坏蛋,还要装出一副大无畏的嘴脸,白熊,你还等什么?动手!”
  
  “别别……”小眼男人急道:“我真给你解药,我求求你了,你让我给你解药吧!”新中文网更新最快手机端:https://
  
  白熊也真是实诚,见程然很坚决,他抄起刀,在小眼男人的腿肚子上就片了一刀。
  
  “啊……!”小眼男人疼的惨嚎起来,就跟杀猪似的。
  
  “求求你别折磨我了,我给你解药,真的给你解药!”ァ新ヤ~~1~<></>
  
  李婧竹吓的捂住了双眼,随着小眼男人的一声惨叫,她吓的也跟着尖叫出了声。
  
  程然对李婧竹说:“要不然,你先出去。”
  
  李婧竹腿都软了,哪站的起来啊。
  
  “我真给你解药,真的!”小眼男人歇斯底里的冲程然喊。
  
  程然给白熊使了个眼色,随后说道:“你给我的解药,我怎么知道是真是假?”
  
  “你放心,肯定是真的,我发誓。”小眼男人连忙说。
  
  这时,程然忽然闻到一股难闻的尿骚味。
  
  不由的向小眼男人看去,发现这货竟然吓尿了,裤管子里不停的往外淌水。
  
  “那好吧,我就勉为其难的接受你给的解药了。”他叹了口气,一副很为难的说道:“这可是你求着给我的。”
  
  “是是是……”
  
  “白熊,我如果吃了有什么不良的反应,你就把他的皮剥了。”程然加了一句。
  
  白熊重重的点头。
  
  小眼男人一听这话,双眼一瞪,连忙说道:“不是……程然,这药确实有副作用。”
  
  “嗯?”闻言,程然面色一寒:“你耍我?”
  
  “不敢,不敢,都这个时候了,我哪敢耍你啊!”小眼男人急道:“其实这种药的解药,我懂得配制的只有这种带副作用的,而不带副作用的也只有我师父会配。”
  
  “你师傅在哪儿?”
  
  “苗地。”
  
  “苗地……”
  
  算了,很遥远。
  
  程然眯了眯眼,问:“这药的副作用是什么?”
  
  “失忆……!”小眼男人小心的回答道。
  
  当按照他的指使,白熊从他内衣里掏出一个小瓷瓶,并把里面的药丸拿出来的时候,程然知道,他说的没错。
  
  因为这颗药丸,跟当初白槿兮服用的那颗一模一样。
  
  小眼男人一脸惊恐的望着程然,小心的问道:“现在能放了我了吧?”
  
  闻言,程然微怔,讶异道:“你还想让我放了你?”
  
  “那……你想把我怎么样?”小眼男人惊道。
  
  “你觉得你还能活着离开?”
  
  听到这话,小眼男人张着嘴巴懵住了。
  
  也就在这时,忽然一个女人的声音传来:“程然,你不能杀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