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战龙觉醒 > 第258章 人赃俱获
程然很虚弱,他是被时阳搀着走进来的。
  
  话说,本来白熊跟陈东想要搭把手的,可他俩都被程然嫌弃了。
  
  两个身高近两米的汉子,要真一左一右的搀着程然,那岂不成了一个“凹”字?让人程然情何以堪?
  
  与白槿兮面对面,四目相接。
  
  白槿兮有点不知所措,她从他眼里看到了温柔,同时也看到了他的满身疲惫与虚弱。
  
  “你……怎么了?”她颤声问道。
  
  程然还是那个她记忆中的程然,只是身上那股气质变了。
  
  想起这辛阳市的龙头企业锦东集团,是程然的,想起他每天要处理那么多文件,想起锦东集团面临的难关,还有穆思雅在她耳边说起关于他们之间的故事。
  
  白槿兮的心情再也不能平静了。
  
  虽然还是很陌生,但她却下意识的伸手去搀扶程然。
  
  程然摇了摇头,对她笑了笑,柔声道:“辛苦你了。”
  
  白槿兮也摇了摇,目光闪躲。
  
  本来她很想跟一句,你才是真的辛苦,只是,这句话她很难说出口,因为那会给人一种秀恩爱的造作,白槿兮脸皮薄,说不出来。
  
  沈丽呆住了,自从程然进来的时候,宋安也愣住了。
  
  包括在场的每一个人。
  
  就在大家都沉浸于这诡异的谧静中时,宋安忽然回过神来,尖叫道:“程然,你也越狱犯竟然还敢出现在这?”
  
  程然目光阴冷的看了他一眼,反问道:“这是我的地盘,我为什么不能出现在这?”
  
  宋安连忙掏出手机,威胁道:“你信不信我一个电话过去,你就会被抓回去?”
  
  程然冷笑了一声:“你试试看啊。”
  
  宋安咬了咬牙,连忙拨打报警电话,且一边说一边还放了句狠话:“等着,你给我等着,看你一会儿怎么……”
  
  “砰!”
  
  一个人被扔进了会议室。
  
  那人穿着赛车服,脸色有道疤,全身被绳索捆的十分牢固。
  
  这正是之前在高速上要杀程然,反被陈东制住的刀疤脸。
  
  宋安的手机掉了。
  
  “宋董救我!”
  
  眼见宋安,刀疤脸似乎是觉得见到了救星,连忙求救。
  
  这时。
  
  李肃出现在他们面前,目光平静的盯着宋安。
  
  宋安慌了:“不不不……我不认识他!”
  
  “宋董,你什么意思?兄弟们给你卖命,你这是想过河拆桥?”刀疤脸一听这话,也不干了。
  
  宋安急的脸色都变了:“你闭嘴!”
  
  “我真不认识他。”接着他又向李肃解释。ァ新ヤ~~1~<=""=""></>
  
  李肃穿着便服,所以刀疤脸并不知道李肃是当差的,还以为是程然的手下呢。
  
  眼见宋安似乎想要弃卒保车,他那哪儿干啊,顿时怒道:“好你个宋安,你还真不是个东西,程然,我说,我什么都说,就是他,就是宋安逼我干的。”
  
  李肃淡淡的说道:“雇凶杀人,这不是小罪啊。”
  
  宋安脸色瞬间变的苍白如纸。
  
  “这一定是误会,他认错人了!”他强行辩解道。
  
  认错人?
  
  呵呵……李肃冷笑了一声,说:“你真当在场的都是三岁小孩子?”
  
  “……”宋安无言以对。
  
  “走一趟吧。”李肃掏出了一对雪亮的“银手镯”。
  
  这时,刀疤脸才知道自己犯了大错。
  
  “妈呀,你是警察?”
  
  宋安现在恨不得剥了刀疤脸的皮。
  
  忽然转念一想,不对啊。
  
  “李队,你应该抓的是程然才对,为什么要抓我?”宋安理直气壮的说:“他才是越狱犯!”
  
  “越狱?”闻言,李肃摆出一副吃惊的模样,奇怪的问道:“是谁跟你说程然越狱了?”
  
  “啊……?”宋安哑然
  
  “老猫那边说了,他的场子是自己砸着玩的。”
  
  “至于宋昱,这很明显啊,他想要持刀行凶,被我们队友开枪将凶器打掉,他是失足掉下楼的。”
  
  “所以程然根本没有任何罪名,何来越狱一说?”
  
  李肃的话说完,宋安傻眼了。
  
  沈丽也傻眼了。
  
  像他们这些人,都不笨,回过神来的时候,瞬间就明白自己上当了。
  
  这是一个套,一个天大的圈套。
  
  程然让人放出越狱的假消息,然后又假装孤身一人逃跑,这才引得他们纷纷现身。
  
  老猫获得了程然两千万的补偿,自然没必要和程然死杠。
  
  这算私了。
  
  一切真相大白!
  
  到最后,反而是宋安背上了一个雇凶杀人的罪名。
  
  宋安肠子都悔青了,这尼玛要上哪说理去?
  
  想起之前他还说人家太年轻,太冲动,太爱意气用事。可现在呢?
  
  他看了眼程然,眼神里充满了畏惧。
  
  这个年轻人太可怕了,他想。
  
  一对银手镯铐在他手上,宋安猛然抬头,又惊又恼的大声叫道:“我不甘心!”
  
  程然淡淡的说道:“你会甘心的。”
  
  随即程然对时阳使了个眼色,时阳就从怀里掏出一个牛皮纸袋递给了李肃。
  
  “这是宋安的中尚建设集团偷税漏税,做假账的证据。”
  
  宋安瞬间瞪大了眼睛。
  
  他做梦也没想到,程然这会儿还有工夫调查他。
  
  话说,像他这种涉猎行业很广很杂的大老板,没几个屁股是干净的,真要查,很容易能查出点什么猫腻儿来。
  
  而时阳这段时间,就充分发挥了自己的特长,去了趟南方。
  
  “程然,我他妈跟你无怨无仇,你这是想坑死我?”宋安气急败坏的对程然吼。
  
  程然疑惑道:“原来你也知道我们无怨无仇啊?”
  
  后面那句话他没说,但谁都清楚:既然知道我们无怨无仇,你他妈还想弄死我?
  
  宋安再次被顶的语结了。
  
  脑袋被人一按,瞬间成了一条丧家犬模样,耷拉个脑袋被当差的直接牵走。
  
  宋安被抓走,李肃对程然点了点头,也离开了。
  
  剩下的事情……
  
  程然转身看向沈丽,淡淡的问道:“还用我送你吗?”
  
  沈丽面色微微一变,随后牵强的笑了笑,笑的很尬:“哎呦,哥,你看这事弄的,我也是想帮你来着……”
  
  程然目光落在她身后病秧子缠着绷带的胳膊上,嘴角挂起一丝冷笑。
  
  沈丽脸色的笑容一僵,随后叹了口气:“我们走。”
  
  “站住!”忽然程然冷声喝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