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战龙觉醒 > 第259章 撑不住了
沈丽回身,眉头微蹙。
  
  她倒是不害怕程然,毕竟沈家的地位在哪搬着呢,何况自己这收购锦东的举动,虽然有点趁火打劫的意思,可也算合情合理的生意啊。
  
  事实上,程然也没想太为难沈丽,他只是把目光放在了病秧子身上。
  
  “你过来。”
  
  病秧子微怔,还以为自己听错了,伸手指了指自己的鼻子,有点不敢确定。
  
  程然点了点头:“没错,就是你。”
  
  病秧子看了沈丽一眼,沈丽对他点了点头。
  
  他倒是不害怕什么,大摇大摆的走到程然面前,用手挡着嘴咳嗽了一声,笑道:“程董,什么事?”
  
  “跪下!”程然虽然现在很虚弱,可盯着病秧子的目光依然很锐利。
  
  跪下?
  
  全场皆惊。
  
  俗话说的好,男儿膝下有黄金,让一个人跪下,那当然是莫大的羞辱了。
  
  饶是病秧子一脸风轻云淡,此刻也羞怒的不行,他怒道:“程然,你别欺人太甚,要不是……”
  
  他没继续说下去。
  
  因为程然突然说道:“跪下,给你师兄赔礼道歉!”
  
  给师兄赔礼道歉?
  
  病秧子愣住了。
  
  陈东眉头也一挑,凝眉露出一副不解的神情。
  
  程然说:“你跟你师兄之间是什么关系,想必不用我说吧。”
  
  病秧子其实算是陈东带大的,从某种意义上讲,他算陈东半个儿子,当然,还有一句话把这种关系诠释的非常完美:长兄如父。
  
  “我不知道你们是什么样的人,持有什么样的道德修养,但是我觉得人不管到了什么时候,都不能对自己的亲人动手,尤其是把自己养大的亲人。”
  
  “你想就这么走了?”
  
  病秧子语结。
  
  沈丽看不下去了,她提醒程然:“哥,那似乎是人家自己家的家事吧?”
  
  程然冷哼一声,暂时没理沈丽,而是对病秧子大喝道:“跪下!”新中文网更新最快手机端:https://
  
  病秧子自知理亏,看了眼陈东,心情也无比复杂。
  
  不过,他还是跪下去了。
  
  虽然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感觉很没面子。
  
  可程然说的对。
  
  今天要是换了跪任何人他都不会干,只是跪陈东……他没办法拒绝。
  
  跪在陈东面前,把头埋下去,然后剧烈的咳嗽。
  
  这时,程然才对沈丽冷声说道:“陈东是我哥。”
  
  那意思摆明了是在说,他是我哥,是我的家人,你说我有没有资格管?
  
  沈丽的面色一阵青一阵白,咬了咬嘴唇,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程然公然让她的手下跪在自己手下面前……
  
  这是在羞辱她吗。
  
  “程哥,这事我记下了。”她面无表情的说道。
  
  给陈东磕了个头的病秧子,默默站起来走到沈丽身后。
  
  沈丽则狠辣的瞪了他一眼。
  
  明知道程然是在挑拨她与病秧子之间的关系,可她还是对病秧子给陈东下跪,表现出了恼怒。
  
  “如果再有下次,出手的不会是陈东。”程然淡淡的说道。
  
  病秧子下意识的看了眼白熊。
  
  ……
  
  宋安被带走了,沈丽被气走了,那接下来……
  
  一会议室的高层们,开始两股颤颤了。
  
  程然面向众人,有气无力的说:“同仇敌忾是吗?可你们中似乎有人搞错了自己的位置。”
  
  “董事长,我们刚才也是……”那名出口让白槿兮站住的高层见情况不对,连忙赔笑着说:“被那个宋安搞迷糊了……”
  
  “在这个位置上都能迷糊,那说明你的心里素质还不胜任这份工作,从明天开始就不要来了。”程然说。
  
  “啊?”
  
  “还有你们几个。”程然伸手指向刚才恐吓白槿兮的几个人。
  
  “凭什么,我们也都是锦东集团的老人了,为锦东集团鞍前马后,也立下了不少汗马功劳……你凭什么说不让我们干了就不让我们干了?”
  
  “对啊,我们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啊,你不能一句话就给我们扼杀了吧?”
  
  “我们要见前董事长!”
  
  “对……!”
  
  众人表示不服,开始七嘴八舌的叫嚣。
  
  在很多人眼里,都认为法不责众。
  
  所以现在叫嚣的人越多,他们觉得,最终会是雷声大雨点小。
  
  可是……
  
  程然就静静的站在哪,听他们七嘴八舌的叫嚷,等他们叫嚷声弱了,他才说道:“你问我凭什么?”
  
  “凭什么?”程然冷笑:“凭锦东姓程,凭我是锦东的董事长,凭我说了算。”
  
  “凭,你们敢威胁我老婆!”
  
  “一二三四五六七,七个人是吗?”
  
  “你们是不是以为少了你们七个锦东就会举步艰难?”
  
  “很遗憾的告诉你们几个,我们锦东从来不缺乏人才!”
  
  “刚才跟你们说的很客气了,现在我重说。”
  
  “滚蛋!”
  
  说完,其他人多傻眼了。
  
  是的,锦东这种辛阳市龙头集体,是无数人才都想削尖脑袋往里挤的地方。
  
  “一个臭虫能坏一锅粥,我们锦东从来不需要在集团为难时,火上浇油的人。”网首发
  
  程然很果决。
  
  其实这也是自从他来到锦东后,人们对他都敬畏的原因之一。
  
  当然还有别的原因,比如在他的操作下,灭掉龙腾。
  
  就连出事圆滑的金杰都不得不得暗自感叹,虽然程然看起来很年轻,可他的手段却老练的像个妖怪。
  
  金杰很庆幸自己这次没有乱说话乱表现。
  
  王馨悦心里也很解气。
  
  毕竟这几个高层,平时都不把她放在眼里。
  
  白槿兮很震惊。
  
  她的记忆保留在刚刚跟程然结婚时,那时候的程然,身上自带一股浓郁的乡土气,随时随地都冒着一股子没见过世面的气息。
  
  可是现在……
  
  他对宋安对病秧子对沈丽对自己手下的员工,每一句都透露出他的睿智与果决。
  
  这还是她认识的那个程然吗?
  
  “散会!”程然冷声道。
  
  人们纷纷离席。
  
  最后,偌大的会议室,只剩下白槿兮时阳搀扶着程然,白熊跟陈东站在他身后,王馨悦守在身旁,金杰笑嘻嘻的走到程然面前。
  
  “董事长,我想向您求个情。”
  
  “刚才那个李总监,是我的同学,您看能不能看在我的面子上,把他撤职留任?”
  
  程然大有深意的看了他一眼。
  
  然后……
  
  他撑不住了!
  
  身子一歪,整个人瘫倒在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