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奶爸的漫威聊天群 > 第2章 别让孩子小时候流太多眼泪

  漫威聊天群?
  “这是什么东西?”水球这边没有漫威这种文化,萧炎并不知道这是什么,但是本能好奇促使他还是点了进去。
  首先看看这是什么聊天群,一坨鸟屎进入的聊天群,估计也就是鸟屎,如果是很无聊,或者骗人搞传销拉人头的那种,萧炎会直接退出。
  萧炎并没有想过这是金手指,虽然他的副业是网络作家,但是这边的网络文化很匮乏,金手指泛滥的小说,在这边还很少,萧炎都已经是28岁的老男人了,也不会想着这种神奇之事会降临到他的头上。
  【抱歉,聊天群初自安装需要时间,很多红包、奖励、碎片等还需要更新,请稍等……】
  手机屏幕上突然就是给出这种提示。
  “……”
  萧炎的嘴角立刻扯出一抹苦笑,果然是鸟屎一般的聊天群,估计是什么木马病毒。
  萧炎点开杀毒软件,清理一下内存后,就没有把这件事情再放在心里。
  …
  手机屏幕是女儿佳佳的照片,曾经是一家三口的合影,现如今为了不触景生情,萧炎只保留了女儿的照片。
  照片上佳佳是对着镜头的,肌肤白皙,笑容极为甜美可爱。
  萧炎看着看着,一个大老爷们就是再次湿了眼眶,因为他不知道晚上回去后,如果佳佳问起:‘妈妈呢?妈妈怎么没有和爸爸一起回来?’
  萧炎的心就跟撕裂了一般的疼痛。
  擦掉没有出息的眼泪,把手机小心放到口袋里面,骑上电动车,就往小镇上最近的一处工地走去,如今2333年,水球总人口突破100亿,贫穷人口依然占据5分之1,萧炎所在的国家已经很发达了,很多大工地都已经是机械化盖楼。
  但是小镇上那种普通楼房还大多数是人力,巨大的贫困人口导致人力非常的便宜,萧炎没有破产之前绝对算不上贫困家庭,不然也不会娶到那么好看的老婆。
  但如今,负债累累的他,甚至比一般的农村家庭还要不如。
  人家再穷,至少没有外债。
  “萧炎,你怎么才来?”
  小工地的包工头呵斥道:“你上午半天没有来,不算工资啊!”
  “嗯。”
  酷热的阳光下,萧炎换了一身旧衣服,他已经搬了一段时间的砖了,皮肤显得有些黝黑。
  “好好干,别看不起搬砖的活,你不干有人抢着干。我当初看你老实,你又说你家庭困难,我才给你这个机会…”包工头话很多,但是萧炎只是低着头,开始努力干活。
  这个社会很残酷,他非常非常想东山再起,但是,亲戚朋友,包括银行都不会再借给他钱了。
  他虽然是大学毕业,但是他上的只是三流大学,学习的还是已经淘汰的专业,因为心比天高,一直想着做生意,就没有时间去学习一门手艺。
  如今落魄了,卑微了。
  只能进工地,当然他也可以去当服务员、去送快递,或者保安,但是他现在在市里连房子都没有,如果租房子,又是一笔开支,而且,工资都没有进工地下苦力高。
  虽然这个水球贫困人口多,但是脏头累活愿意干的人还是很少,所以工钱自然就相对高。
  像萧炎肯吃苦,干活快,干的长,一天能挣200块钱。
  上午和纳兰嫣然离婚,耽搁了,但是下午,他依然要努力挣钱。
  …
  途中有些工人感觉太累了,有的坐下来稍微休息一下,去对面小卖部去买瓶水。
  唯独萧炎无动于衷,闷着头继续干。
  “萧炎,休息一下吧,你都汗如雨下了,身体累坏了也不行。”
  “我没事,我还能抗。”
  萧炎边说边继续搬砖,即便带着手套,手掌也都是水泡,水泡破了结痂,然后又磨出水泡,关节处已经磨出老茧。
  黄昏的时候,萧炎的身边来了一个人,他递着一瓶水。
  “谢谢,我不渴。”
  是包工头,他三十多岁,看起来不比萧炎大多少。
  他看着萧炎那干裂的嘴唇,说道:“喝吧,我请你的…还犹豫什么?难道还要我喂你啊。”
  萧炎终于接过,嗓子有些哑的说了声谢谢。
  咕噜咕噜,萧炎就是狂喝起来。
  “为什么这么不要命?”
  包工头抽出一根烟递了过来。
  萧炎摇了摇头,说谢谢,我不抽烟。
  “现在不抽烟的男人少,别给我装。”
  萧炎赶紧解释道:“我真不抽,自从有了女儿,我就戒了,佳佳不喜欢我身上有烟味…”
  包工头发现,这个埋头苦干,不苟言笑的男人说起他女儿的时候,脸上终于露出笑容。
  包工头自己点上,可能怕烟味染到萧炎身上,他坐开了一点位置。“你这么拼命,为了你的女儿?其实我也有一个女儿,9岁了,小时候总吵着爸爸抱,现在也不和我亲了。”说起这个,包工头也是笑了。
  “嗯,为了女儿。”
  萧炎喝完水,继续干活。
  “你上午干什么去了?”
  可能出于对包工头一瓶水的感谢,萧炎身体僵硬一下,也没有隐瞒。“和老婆去离婚了,嗯,现在是前妻…”
  “……”
  包工头手中的烟一滞。“我也不是为了八卦,你这么不要命,我是怕你累死在我的工地上。为什么离婚?不爱了吗?”
  不爱,这两个字让萧炎心狠狠揪了一下。
  “不,很爱,很爱…”
  “那什么要离婚?”
  包工头都差点说是不是老婆出轨,给他带绿帽子了,但是没好意思说出口,因为这个萧炎看起来挺难受的,28岁的男人,说小不小,说大也不大,但有些玩笑也不能开过头了。
  “如果不离婚,那些催债的会每天都烦她的,会逼着她把她父母的房子也买了,到时候两家人都无家可归…”
  “……”
  包工头沉默了,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
  过了一会儿,包工头抽完烟站起来道:“好了,下班吧,这是你今天的工资,你数数。”
  萧炎数过惊讶道:“张哥,多了50…”
  “我也算是初步了解你这么拼命的原因了,但是,你就算不吃不喝,一天24小时搬砖,你也一下子还不了巨额债务啊。人的身体很重要,兄弟,你还年轻,如果你累垮了,你爸妈怎么办?你女儿怎么办?”
  “这50不是给你的,给佳佳的,虽然我还没有见过她,但都是当爸的人,能理解。今天是特殊的日子,给孩子买点好吃的,人只要不死,账慢慢来还。”
  包工头拍了拍萧炎的肩膀,叹气道:“压力再大,生活再苦,也要多陪陪孩子,别让孩子小时候流太多眼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