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到招魂位面 > 第七十一章 人形液体

  小鬼的丑陋模样映入眼帘,安德鲁的眼皮抽了抽,行动却丝毫没有停止。
  两者还有两米的距离,右手钢丝甩出,缠绕在小鬼的身上,用力一拉,当小鬼临近,左拳跟上,打在小鬼的头部。
  狰狞异常的黑红色小鬼本来狰狞凶恶的脸上,露出一种惊诧的表情。
  一双血红色的眼睛看向安德鲁,好像发现了什么恐怖的事情,可是它的身体已经彻底的崩散,化成了无数的稻草杆。
  伊瓦德看见自己得救,大口喘着气,脚步踉跄。
  他惊诧于这只小鬼的恐怖,不仅精通幻术,最重要能够将自己化成实体攻击;他更诧异的是,安德鲁的表现。
  那一拳,分明只是普通的挥拳,为什么能够干掉这个恐怖的小鬼?
  刚才小鬼对他进行的攻击,让他完全没有任何招架之力。
  他曾经试图攻击过一个类似鬼怪的东西,任何的物理攻击完全没有效果。
  难道这里的和他曾经遇到的不一样,随即,伊瓦德否定了这个猜测。
  此时情况危急,他顾不得细想,将自己的发现原原本本说了一遍,道:“你发现什么?”
  “我这一路很顺利,并没有受到什么诡异的阻拦。”安德鲁摇头道。
  安德鲁脑海中,不断分析伊瓦德所说的话。
  稻草人代表了谎言和欺骗,难道他们受到了欺骗?
  “你在想什么?那个巨大的稻草人不见了。”伊瓦德看安德鲁皱着眉头,表情严肃。
  “我在想刚才你说的话,既然稻草人代表谎言和欺骗。那么,那个巨大的稻草人真的是金妮弗么?”安德鲁将心中的疑问说出来,随即又摇头否定自己道:“不会的,我的感觉不会出错的,她应该就在这里。”
  “那会不会刚才的巨大稻草人是一个幌子,并不是我们的目标,我们经历的一切,都不过她做出来是对我们的一种假象诱导!”伊瓦德的反应非常的快。
  “不错,那个巨大的稻草人并不是真正的关键!”安德鲁一拍脑门道,伊瓦德他虽然知道unknown有弱点,但他并不知道unknown的死空间中有致命物。
  “你想想,她掩饰的东西是什么?”安德鲁十分佩服伊瓦德的观察和推算能力。
  “掩饰的东西?”伊瓦德环顾四周,周围仍旧是茂密的玉米丛,漆黑的夜晚在这里显得愈发的幽暗。
  那只巨大的稻草人消失后,这里完全变成了一片普通的玉米地,让人感觉不到任何的异常。
  安德鲁知道,金妮弗现在已经到了关键的时候,同时两人也到了关键的时候。
  “你遇到过什么么?我现在掌握的信息并不全,这里又十分的诡异,我需要更多的资料。”伊瓦德两秒内做出自己的判断,他的大脑飞速的转动。
  就在伊瓦德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漆黑茂密的玉米林中,忽然出现了一双白色的手,无声无息出现在伊瓦德的背后。
  伊瓦德毫无所察,等待安德鲁的回话。
  早那双白色的手出现的瞬间,安德鲁就感觉到那种冰冷的恶意。
  他的双手飞速探出,一把攥住伊瓦德背后的双手。
  那双白色的手反握住安德鲁的手,用最大的力气将安德鲁拉进了无尽的玉米地。
  伊瓦德很快反映过来,飞身抱住了安德鲁的两条腿。
  两个人被这双手飞速的拉着在玉米田地内飞速前进,无数的玉米秆被两人撞倒,然后在两人的身体上,刮出了无数的伤口,尤其是最前面的安德鲁。
  安德鲁极力想停下来,但那双手的力气非常大,根本无法阻挡。
  就在此时,安德鲁裤兜里面的钢笔再次冲出来,瞬间便洞穿了那一双手。
  那双手松开手,消失在黑暗之中,被拖拽的两人也停下了身体。
  钢笔完成子的任务,飞回到了安德鲁的裤兜内。
  两人被拖拽的速度很快,此刻晕头转向,感觉身体火辣辣的人疼痛。
  安德鲁知道发生了什么,但伊瓦德却是没有看见刚才钢笔的行动。
  “我们说到点子上了,快跟我说,你这一路发生了什么?”伊瓦德顾不得身体的疼痛,不时因为痛苦,吸着冷气道。
  安德鲁虽然在前面,但体质却比伊瓦德要好的多,他确定,刚才那双手是故意的,真正的目的本来就是自己。
  出其不意,想将自己和伊瓦德分开,这更加确定伊瓦德的推测是正确的。
  想及此处,安德鲁将自己一路发生的事情说了。
  其实这一路他很顺利,只是遇到那两只稻草人的时候,才出现了一些状况。
  伊瓦德听完,他的关注点并没有落在那两只稻草人身上,而是那摊人形的液体。
  “你是说,你也遇到了一滩人液化后的东西?然后它跑了?”伊瓦德再次确认。
  “不错。”安德鲁记得很清楚。
  “哈哈,原来我们已经遇到了它,那两道人形的液体就是她的弱点!”伊瓦德兴奋道,“应该说,那就是它们的尸骸,已经液化的尸骸!”
  安德鲁顺着伊瓦德思路想,同时结合unknown出现的定律,这个几率非常的大。
  “我们必须遇见它们,它们才能对我们进行攻击,那是它进行攻击的先决条件。”伊瓦德在黑暗中的眼睛闪亮,非常自信道。
  对于伊瓦德的猜测,安德鲁只同意一半,这只叫做金妮弗的unknown恐怕早已经脱离那种范畴,虽然肯定有一些规律可循,但绝对不是这样的,从城里的血案来看,她根本不需要这样的先决条件。从反面来看,这也说明,金妮弗现在一定很虚弱,需要她利用没有成熟之前的行为方式,更偏向于原始的进攻方式。
  “现在我们的问题是怎么能够找到它们!”伊瓦德环顾四周。
  “我可以找到到它们,跟我走”,安德鲁没有迟疑,朝着一个方向快速前行。
  “你怎么知道它们在哪里?”伊瓦德紧紧跟在安德鲁的身后,这里的危险已经超出了他的预料。
  “感觉!”安德鲁回答道,他没有说谎,按照unknown相互感知的原理,只要他放开感知,不刻意压制,就能够感知到这只unknown的气息。
  同样的,如果金妮弗刻意压制,安德鲁是感知不到她的气息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