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江湖群侠图 > 第二章-关门弟子

  老人说自己叫做王冶,是他师傅刘胜的开门弟子。说着话就把夏拓给引到了屋子旁边的一张桌子那里,做了个请的手势示意夏拓坐下。夏拓没有客气大摇大摆地坐在了太师椅上,王冶则是坐到了另外一边,而王小帅则侍立在他身旁。夏拓狐疑地看着眼前这人,他总觉得这事儿有点诡异。
  王冶见夏拓没有说话他也没生气,只是缓缓地说道:“当年你师傅因为一些原因离开了师门,后来也就断了联系,我们找他是为了师门遗失的功法。”王冶看着夏拓,似乎想从他的反应中找到蛛丝马迹一般,那目光仿佛有洞察一切的魔力,让夏拓很不舒服。
  这师傅不会是偷了人家门派的秘籍惹火上身了吧?不太可能吧。但是夏拓脑子里又浮现起师傅每次数钱的猥琐模样,等等,这事儿还真有点像他干的。
  夏拓仍然是不动声色地听着,心里却早已翻江倒海。夏拓故作疑惑地问道:“难道说真的有所谓的江湖,有传说中的内力?”
  “有。”老人非常认真的看着夏拓。
  “怎么可能,若是有这么多武林高手那岂不是要天下大乱了?”夏拓哈哈笑道。
  “没错。所以武林中是有着自己规矩,不会直接干扰红尘事物。”王冶接着说:
  “师门寻找陈师叔,是因为陈师叔用的功夫是门派里的不传之秘,而传说那功夫只有陈师叔会,所以我想问问你,你知道这门功夫么?”王冶言罢似有若无地盯着夏拓。仿佛一切都变慢了,那一瞬间夏拓肯定,若是自己点一下头,那眼前这个人一定会为了得到秘籍跟自己不死不休。夏拓紧张地咽了下口水,他看着眼前这个苍老的男人,坚毅的脸庞上布满了岁月留下的痕迹,他的眼神充满了渴望。夏拓在想如何才能让这个历经沧桑的老狐狸相信自己的确没有他口中所谓的秘籍。太快的肯定或否定都会被认为在撒谎,夏拓在等待那个最恰当的时机,也在组织最合理的解释。王冶没有继续看他,只是端起盖碗的用杯盖撇去漂着的茶叶,轻轻咂了一口。一滴汗水从夏拓脸颊划过,屋里的气氛凝重的像是灵堂一般,就连刚刚轻佻的王小帅此刻都屏息凝神等待夏拓的答案。
  “不可能,那个老头子教给我的就是体育课上的那套。”夏拓终于开口否定打破了令人窒息的寂静:“你不认识他吧?那就是个老流氓,每天对着时装杂志封面上面女模特流口水的老色鬼,晚上总要偷偷数钱的铁公鸡。你要说他诈骗我信,要说他能偷走秘籍我不信,我更不信他会是什么隐世门派的高人。”
  此刻阳光洒在了王冶脸上,让他的表情更加难以捉摸,夏拓也不知道王冶是否相信了自己,只是死死盯着王冶,不自主地动了下喉结。突然,王冶站了起来,那一瞬间夏拓差点先发制人直接出手,但王冶只是走到夏拓面前,摆了一个太极拳的起势。
  “拳出如龙似虎,静则不动如山。左手阴柔若彩练,右手阳刚撼磐石。刚柔相济,动静相糅。力从地起,气由心生。气领意,意领劲,劲领百骸,而百骸归一气。是乃壹气太极。”王冶说着在夏拓面前慢慢站起也打起拳来,竟跟五年前那个秋日午后师傅打的太极拳有着相似的神韵,只是动作不太一样,师傅打的是大学里学的简化太极拳,而现在王冶打的招数更加精妙,动作更加连贯。两个人的拳路完全不一样,但却有着同样的压迫力,甚至夏拓隐隐看到了师傅的影子。一套拳法打完王冶看向夏拓问道:“师弟,看出咱们师门的传承了吧?虽然动作截然不同,但是拳理一致因而拳意也变得相似,真正到了化境你莫说是太极拳,就是举手投足都有太极拳意了。”
  夏拓看着眼前这个老人不知道说什么好。
  “那您既然和我师傅一脉相承,那为什么还要找他。为什么会说招数失传呢?这招术您这不都会么?”
  “我不能说。”老人眼中光芒渐渐暗了下来,夏拓从中看到了深深地忧虑:“或者说我也不太清楚,现在师门也在找他。”王冶说着拿出来陈松留给夏拓两本书翻看起来,看了许久也找不出什么破绽,最后又问道能不能把书先留在这让他钻研钻研。
  夏拓当然知道这又是一个试探,夏拓丝毫不想跟王冶沾上关系,此刻夏拓若是不同意,那反而显得此地无银三百两了。几乎没有犹豫,夏拓立刻做出了决定。
  “师兄如果想看看其中门道只管拿去就好。”夏拓倒是大方,其实这两本书夏拓可以确信没有丝毫异常,师傅留给自己的不只这两件东西,但其他东西夏拓现在还不能告诉王冶。夏拓对王冶的印象不算坏,但是他没法确定王冶背后的师门对陈松是什么看法,所以现在夏拓还无法信任眼前这个老人。
  旁边王小帅听了这话心里对夏拓又是一阵的鄙视,这个人真的脸皮厚,爷爷跟他客气叫他声师弟他还真答应了,师兄长师兄短的叫个没完,占自己的便宜。
  “另外,我想请师弟帮个忙。”王冶说着拿起茶壶往夏拓的杯里斟了满满一杯,水几乎要溢了出来,随后放下茶壶壶嘴正对茶杯:“我想请您领着小女去寻下师叔,毕竟师门有命.....”
  “哈哈,师兄,您说笑了,我这一个愣头青什么也不懂,出去了恐怕要给师门丢人现眼,这事儿恕难从命啊。”夏拓笑着把茶杯拿起,看了一眼之后,又轻轻一给倒在了地上,随后又拿起茶壶自己给自己斟满一杯而后一饮而尽,又赞道:“好茶啊,清香扑鼻回味甘甜。”
  “你,你竟敢!”王小帅实在忍无可忍怒喝道,可话刚说道一半就被他爷爷严厉的眼神给制止了。
  夏拓仿佛没有听见一样把茶杯轻轻拿起挂在了茶壶嘴上。随后没再多说只是看向王冶,安静地等着。很多事情不能一味的说是,夏拓觉得今天对王冶该说“不”了。夏拓很厌恶这种不厌其烦的试探,也不想自己的任何秘密被王冶知道。他当然想去寻找师傅,只是现在敌我未明,万一把师傅仇家招来岂不是更给他添麻烦?
  “哈哈,也罢也罢。”王冶见状知道多说无益,只得尴尬地圆场。
  王冶刚刚摆下茶阵,想试探夏拓的态度,若是夏拓一饮而尽则是同意帮忙必当尽心竭力,若是倒掉后自甄一杯饮之则表示无能为力。这茶阵本是江湖中交流的暗号,王冶摆出来除了想试探夏拓的态度外,更是想看看这个孩子的深浅,若是他连茶阵都不认识那之后就更没什么可聊的了。而夏拓将茶碗挂于壶嘴上则是表明此事到此为止,休要多言。王冶越发觉得眼前这个孩子深不可测,看似插科打诨,实则步步为营。他心思缜密更胜同龄人,王冶对自己看人的本事很有自信,但是这一番交谈下来夏拓的表现堪称滴水不漏,而自己倒是给他了很多信息。
  夏拓之后也没再聊什么,他一心想要回去面试,谁知面前这个老人突然问起来:“我听说师弟你刚刚到红尘历练,涉世不深,想要觅一份生计,又苦于那群人有眼无珠致使良禽无木可栖宝骏无奈卧槽,实在可惜。为兄这里。。。”
  夏拓一听自己这个师哥乱七八糟的说着一堆文言实在忍无可忍于是干脆的问道:“你到底想说什么?”
  “听说你找不到工作,我这有个职位空缺,你要想来,我帮你安排”王冶说得云淡风清。夏拓的眼神第一次露出了不安,那是一种拒人千里之外的戒备,这种表情一闪而逝,取而代之的是夏拓有些猥琐的笑容,他意识到这仍然是王冶的一次是试探,他不是真的想给自己介绍工作只是想要利用这个问题逼迫自己漏出破绽。
  “谢谢老板,我随时可以上班的。”夏拓忙回答道,刚刚那一瞬间他明白自己差点被这个王冶看透了,若是答应来上班,那时间一长,自己的秘密总要暴露;要是不来上班,他正在找工作却放着这么一个好机会不把握显得更加可疑,一瞬间夏拓就做了决定,先把这关过了,之后的事儿之后再说。
  “这简直是天上掉馅饼的事儿有钱怎么可能不赚。”
  最后王冶表示具体事宜会让王小晓通知夏拓,并且表示夏拓可以离开了。最后夏拓临出门前看了王冶一眼,意味深长。王冶起身亲自把夏拓送到大厦门口,看着他远去的背影王冶轻叹一声:“江山代有才人出啊。”
  “爷爷,为什么不把他抓住拷问他?这种嫩雏我几下都收拾了”王小帅问道。
  “这个孩子深不可测,你要能有他十分之一,我走的也能安心些,你可不要去惹他。”
  “您放心,我会跟他多亲多近的。”王小帅眼中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寒光。
  “最好是这样,陈松的关门弟子不可能是那种能随便让你收拾了的人”王冶知道这个孙儿一定憋什么坏主意呢。
  “您放心,这事儿跟您没关系。”王小帅拿起电话拨出去一串号码:“喂,雄哥么?哈哈,对对,没错。我这有个事儿你找几个兄弟帮我办一下,嗨,就是一刚毕业的学生,惹到我了。对对对,那倒不用,胳膊腿都给砸断就行了,老规矩对对对。待会我给你照片和地址。”
  王冶看在眼里却没有阻拦,借这个机会看看这个夏拓的深浅也好。他总觉得夏拓这孩子不像他看起来那么简单,应该是有过大机缘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