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江湖群侠图 > 第三章-闷棍狂魔

  榆凉市,一个废弃的货运仓库内,一群二三十岁的青年男子分列在仓库两侧,正中间坐着一个身着黑色机车服的肥胖男人。这个人看起来四十岁上下,脸上有一道可怖的刀疤,坐在正中仿佛杀神一般,让这群平日聒噪的混混们连大气都不敢喘。他此刻嘴里叼了根香烟,身旁站着一个打扮妖娆的太妹模样的女人,殷勤地给点上烟。这人名叫赵飞雄,人称雄哥。
  赵飞雄是榆凉市黑道上一个很说得出去的大哥,手底下几十号人身上都有点功夫。不少是练散打出身,他本人更是三届的格斗冠军,抗打而且拳头硬,算是如今为数不多的几个靠拳头打出一片天地的人,传说当年他一把菜刀砍翻了一个小帮派,从此在道上展露头角,因为做事心狠手辣,发展的飞快,几年时间他的飞雄帮搞得有声有色。几天前一个金主联系上他,让他带人去收拾一个刚毕业的大学生。雄哥想让自己的帮派转型,像榆凉市的虎王一样把大部分产业洗白,打打杀杀的事儿让别的分支去做就可以了。可这个王公子在榆凉地面上很吃得开,若不给他这个面子恐怕日后自己也混不下去了。于是一咬牙答应下来,第二天晚上就派手下最得意的打手去堵人了。
  “刀哥还没回来么?”赵飞雄弹了弹烟灰,朝手底下一个模样恭敬的小弟问道。
  “还。。。还没有。”面对这么一个杀神手底下人从来都是当成皇帝般供着。
  “他妈的,废物!”雄哥一生气,额头青筋暴起十分的骇人。
  下面鸦雀无声,哪还有人敢说什么,要是此时触了雄哥的眉头,被雄哥给弄死也只能自认倒霉。
  自己派的那个人迟迟联系不上。雄哥虽然有种不太好的预感,又不得已只能等。谁知道第三天派出所就打来了电话,说是让他来领人,原本这事儿也正常,打架斗殴被行政处罚,关上几天甚至十几天都常有。可是这次领人的时候却发现自己手下被打得鼻青脸肿,虽然没受重伤但是看着也挺惨,身上衣服都被人扒了,最后不得已才找警察叔叔帮忙。赵飞雄这里的人都是警察局的常客,几个民警一看顿时乐了,平时这人飞扬跋扈民警苦于找不到证据拘留他,这次自己居然来警察局求救了。也不知道真的是走流程还是刻意的报复,民警已核实情况为由把他关了一天一夜,第三天才给雄哥打电话让他来领人。
  回到自己的帮派里,雄哥面沉似水问他怎么回事儿。
  那个被称为刀哥的男人被雄哥的样子吓得不轻,立刻一五一十的交代了。
  手下说原本自己跟着那个夏拓,本来想等到人少的胡同里下手。可是谁知道,刚一到胡同口自己就被人从后面打了一棍子,随后被人用麻袋蒙住头一顿毒打,衣服被人扒了之后给丢到了警察局门口,目标也跟丢了。
  熊哥闻言气得拍案而起,太无耻了竟然打闷棍这不合江湖规矩啊。于是晚上决定派自己另外几个手下去,这次安排了五个人,防止有人背后下黑手。
  结果这次五个人全军覆没,被人洗劫一空不说,仍然是被扒光扔到了警察局门口。这群人平时嚣张跋扈惯了,哪能料到自己会吃这么大的亏。现在榆凉道上只要报出雄哥的名号,没几个敢反抗的。
  “我要报案!”雄哥在警局咆哮着,他快气疯了:“我兄弟被人故意伤害并且财物被人抢劫。”
  “金额不够,不足以立案。”民警一阵无语,这黑社会大哥竟然跑到警局告别人行凶,真是讽刺啊。
  “我要看监控,我要求把罪犯绳之以法。”雄哥大义凛然。
  “监控没有拍到。”
  在警察局墨迹了整整一个上午,最后发现根本没办法报案,搞到最后警察不胜其烦,调取了几个受害者资料,竟然发现这五个人中有一个身上还有案子,结果被警察给留下了,估计得蹲上几年。
  这五个人都表示自己先是被人打了闷棍,等到苏醒时又被麻袋套上头一顿毒打根本不知道谁干的。
  “卑鄙无耻,闷棍狂魔!!让我抓到我一定让你生不如死。”雄哥咒骂着。这时他的手机响了,雄哥一看是那王公子打来的赶紧接了起来:“对是的,不用担心我在找机会下手,对对,您放心,问题不大。”
  雄哥把电话挂断后更加愤怒了,这次丢人丢大了,一想到自己手下被人这样戏弄,雄哥气不打一处来。最终雄哥决定自己亲自带队去解决这个夏拓。是夜帮派全员出动,雄哥带着所有人去堵夏拓。夏拓住在一个位置不算太好的小区,小区周围人不多,晚上月黑风高是个堵人的好天气,这个夏拓最近每天晚饭后都固定时间出来散步,雄哥准备在必经之路上堵他。不管之前事儿是谁做的,雄哥都要先把金主的事儿给完成了。
  “刀疤,这次把招子放亮点,你要是再让人给打了闷棍,我看也别跟着我了,飞雄帮不要废物!伸手!”
  只见一个身形瘦弱,有些阴沉的男人伸出手来,雄哥把嘴里的烟头狠狠地摁在他的手上,疼的他呲牙咧嘴。但终归不敢反抗,只是连连称是。
  “雄哥,这次您亲自出马,那小子就算再有本事也逃不出您的手掌心啊。”那个妖艳的太妹撒娇道。
  “哼,料他也翻不出什么花样,不打听打听我是什么人,太岁头上动土,我要让他后悔来到这世上。”说着话雄哥狠狠地摸了下那女人的屁股。
  女人嘤咛一声,让雄哥很是受用。
  晚上八点目标出现,穿着一身运动衣吹着口哨慢悠悠地走出了小区。这次全员出动为了以防万一每个路口都有人盯梢,开始还算正常夏拓沿着平时的路遛弯,可是众人慢慢发现夏拓这次更换了路线,往一个僻静无人的小公园走去。夜已经渐渐深了,公园里人非常少,雄哥追进了公园却不见夏拓的踪影。
  “快,分头找。要是反抗连活口都不用留。”雄哥下达命令,“谁敢放跑夏拓,老子连他一块宰了。”
  说完自己也朝公园深处追去。
  雄哥打开了手电希冀光线可以帮助他找到夏拓,果然,大概走了几百米的样子,雄哥就发现一个穿着白色运动服的人在树林里一闪而过,显得格外诡异,此时天已经很黑了,公园里的树枝摇曳发出沙沙声令人毛骨悚然,时不时的还有几声怪叫传来。看着眼前幽深的树林雄哥一时有点犹豫,但是最终还是鼓足了勇气,朝树林里面走去。进入树林后雄哥全神关注的寻找夏拓,正当他眯起眼睛努力寻找目标时,突然感觉得脑后恶风不善。就是在那零点几秒钟,雄哥作为搏击选手的本能彻底激发,一个闪身躲了过去虽然有些狼狈但还是避免了被人敲晕。
  “哦?”那人看起来有点惊讶。
  虽然天太黑看不清来人的模样,但是看见这身白色的运动衣再结合之前发生的事情赵飞雄隐约猜到了这个人的身份,低吼道:“夏拓?”
  这时夏拓手里提着根看起来很粗的木棍正站在雄哥面前灿烂的笑着。几天前他就发现自己被人盯梢了,放倒那几人后不知道怎么处理,干脆扔给警察局了。果然自己的秘密瞒不了多久的,还是被惦记上了。这次自己百发百中的闷棍绝技竟然被人躲掉了,让他有点吃惊,看来这个人有点来头。
  “小子,你知道我是谁么?敢来惹我的人?”雄哥没有把夏拓放在眼里,眼前这个人的小身板都不够他一个人打的,雄哥恶狠狠地威胁道:“现在有人来买你的命!”
  “你的人?你是说每天晚上跟踪我的那几个变态?”夏拓看出来雄哥似乎是他们的头目:“你这做大哥的,手下能不能找几个有本事的?这几个人这点本事怎么混黑道?”
  “找死吧你。你现在给我磕三个头,我今天就打断你的四肢不杀你!”雄哥眼里露出嗜血的冷笑:“要是你不想活了,你就反抗试试。”黑道上的人要是听见雄哥这话一定会立刻乖乖下跪磕头,他们知道这雄哥说到做到,在榆凉市雄哥可谓手眼通天,别说普通人,就是一般的混混儿见了雄哥都得躲着走。
  见夏拓没有搭理他,雄哥一个箭步冲上前去对着夏拓就是一脚。可是这一脚竟然被夏拓轻巧躲过。这让雄哥怒火中烧,此时仿佛是一尊阎罗,他散打的底子很好,即便是现在这种状况他仍然保持了很好的进攻节奏,没有急于进攻而是不疾不徐地跳动着碎步。时不时会打出一拳试探夏拓随即又急速撤回,他自信自己一拳就可以撂倒面前这个闷棍狂魔。
  “你现在跟我走,我让你死的舒服一点。”雄哥从来没被人这么戏弄过,更何况是这么一个毕业没多久的毛头小子,他下定决心抓住夏拓以后要好好折磨一番再解决他。
  “黑社会都是靠打嘴炮的么?让我走我就要走,那还打什么打?”夏拓显得很不屑,这个雄哥看着有点外强中干啊。
  “我告诉你,打你这样的都脏了我的手。”这雄哥还真没瞎说,他平时很少对没功夫的人动手,夏拓这种刚毕业的愣头青他找几个混混就办了,自己亲自动手显得多没身份啊。
  “这样吧,你现在跪下来求我,我考虑放了你,不然呆会别怪我手底下不留情了”夏拓风轻云淡地威胁道,可是他这副学生面孔讲出来这种话实在没什么威慑力。
  雄哥哈哈大笑,这个人脑子可能出了点问题,现在这个情况自己捏死他跟捏死一只蚂蚁一样。
  此时,夏拓没摆任何架势,就是一步步的向雄哥逼近。雄哥很诧异,这个人身上全是破绽,这么近的距离给他一拳就足够了,可是不知为什么雄哥下意识地感觉到了危险。眼看,夏拓越走越近,终于,雄哥动了,右拳蓄力以雷霆之势击出。可是拳头刚挥到一半的时候,就听见夏拓说了一句“太慢”,定睛一看,夏拓的掌已经到了面前,此时整个重心都向前冲击的雄哥已经躲闪不急了,夏拓一掌由下向上推在了雄哥的下巴上,掌力不大,但是雄哥向前的冲劲太猛了,对方这招后发先至借力打力结结实实的打在雄哥的下巴上,之后雄哥就是一阵的耳鸣随后失去了平衡。雄哥稳了稳身子,朝着夏拓又是一拳揍了过去,夏拓竟然不闪不避,伸手生生握住了雄哥的拳头。
  “给我跪下,我就饶了你”夏拓右手用力,看似轻轻握住,但雄哥那边已经疼的想要抽走,但夏拓的握力实在惊人,任凭雄哥如何挣扎,他的拳头都没法从夏拓的手里抽出来。
  雄哥当然不会给他跪下,只是满嘴脏话咒骂夏拓。
  夏拓又加了一分力气
  “跪下。”
  “去死吧,老子一会让人砍死你。”雄哥脸都疼的没了血色。
  又过了15秒,夏拓又加了一分力气,雄哥的手骨都快被捏碎掉了。
  “停停,我跪,我跪”雄哥忍受不住那种撕心裂肺的疼痛,终于认输了。
  谁知夏拓只是冷笑一声:“晚了!”
  说完一脚踢在雄哥脑袋上,雄哥不防备挨了一下当场晕了过去。
  “哎,这么大的块头,运起来真的麻烦。”夏拓撇撇嘴但还是用绳子把赵飞雄绑了个结实,又堵上嘴,最后等到夜深无人的时候夏拓把他运到了自己车上。现在明显是有人盯上了他,虽然他心里早有怀疑对象,但是还是需要这个雄哥确认一下,终于不省人事的雄哥被夏拓运回家里,一阵忙碌过后夏拓把雄哥给绑在了椅子上。
  “哎呀,用什么手段逼问好呢?”夏拓看着眼前这个黑道大哥犯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