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江湖群侠图 > 第五章-下棋

  第二天一早赵雄飞就开着他的陆巡在夏拓家楼下等他,他看了看表八点整的时候他拿起手机给夏拓打了一个电话。
  “哥,我到您楼下了。”
  “嗯,楼下等会儿我先吃完早饭。”夏拓吩咐道。
  昨天一晚上雄哥都没睡好,一边想着自己受到的欺辱,一边又想明天要不要听夏拓的跟他去王氏集团。这王氏集团是什么地方,别说在榆凉市,就算在省里都算得上数一数二的大势力,不说更高层的人物,即便是这位王小帅王公子在榆凉市都算是只手遮天的大人物。自己要是跟夏拓这个变态一起去找王氏集团的麻烦很难说会不会因此引火烧身。但是雄哥又想到要是自己能借王氏集团的手除掉这个变态,那么岂不是一举两得,自己的丑事不会被人知道,同时又能不得罪王氏集团。最后雄哥还是决定要跟去看一看,到时候见机行事。
  今天夏拓心情不错,因为他觉得昨天收了赵飞雄这个小弟以后很多事儿就不用自己出面了。毕竟他还不想太早露底。夏拓吃完早饭就下楼去了坐上了雄哥的陆巡,两个人朝着王氏集团开去。
  夏拓坐在副驾驶上看着认真开车的雄哥问道:“诶,雄哥,你今年多大了?”
  “拓哥,我今年42.”雄哥回答得毕恭毕敬。
  “哦,你结婚了么?”
  “还没有。”
  一路上夏拓不停地在打听雄哥的身世,基本摸清情况,赵飞雄,42岁,离异,有一个女儿但是跟着自己前妻,家里老人都在,是榆凉本地人。看起来是个身世很简单的男人,只是因为练过几年自由搏击加之脾气暴躁老是跟人冲突,阴错阳差得混成了一个老大。
  “哎,谁愿意天天打打杀杀的,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啊。我是被生活所迫一步步逼成这样的。”雄哥坦诚道。
  “没关系,明天咱们合伙开个公司,你带着兄弟们干点正经事儿,打打杀杀的还是不要做了,真正的江湖大哥都是凭面子不是拼拳头的。”夏拓安慰雄哥。
  “我也想过这个事情,但是没启动资金啊,虽然我收不少保护费,但是都分给下面小弟了,他们跟着我血雨腥风的图啥?不就是为了过日子么?所以钱的问题上我都是拿多少分多少,根本剩不下钱。”看夏拓不像是在开玩笑,雄哥也严肃地聊起这个事儿来。
  “没关系,咱们这不是来取钱了么?待会我跟这王大老板要点启动资金”夏拓神秘地笑道:“还有别叫我拓哥了,你比我大好多,叫我兄弟或者小夏吧。”
  汽车不多会就开到了建设街15号,停好车后夏拓递给雄哥一个墨镜,说道:“带上,霸气不?”
  雄哥接过墨镜一阵的无语,这个墨镜镜片棕褐色,眼镜腿上有亮晶晶的钻,这是个女士墨镜。。。
  “不好看么?我妈的。”
  雄哥哪敢说不好看,只得赶紧扣上。随后两个人就一前一后的走进了王氏集团的大门。
  王小帅此刻正坐在办公室里跟客户洽谈业务,两人相谈正欢就听见门被人推开了。自己秘书走了进来,秘书看起来非常着急汗水把妆都弄花了,她几步走到王小帅身边,耳语说道:“外面有两个人来找您,叫嚣着说您再不出来就闯进来了。”王小帅一听心里一沉,他知道秘书这么着急的进来,恐怕外面的人来者不善啊。于是王小帅只得站了起来跟客户握手说道:“赵总实在不好意思,我这边还有点事情,今天恐怕不能跟您聊尽兴了,下次我一定登门赔罪。刘秘书,你送送赵总。”
  说完王小帅就走出了办公室快步向大门奔去。等他来到大门就看见第一眼就看见了带着女士墨镜的雄哥,他还在想这货怎么来了?难不成事情办完了过来收钱了?仔细一看却发现夏拓正好整以暇的坐在雄哥前面的沙发上喝着公司提供的咖啡。
  看到王小帅走了过来夏拓放下咖啡杯站了起来,之后伸出右手,说道:“王总你好,我久仰大名。”
  王小帅没有跟他握手,冷冷地问道:“你找我干什么?”
  “嗨,是这样我这几天有点想我师兄了,我特意来见见他。”
  “我爷爷不在。”
  “是么?我这位赵飞雄兄弟可是久仰令祖上的威名啊,要是今天见不上我也不知道我这兄弟的暴脾气会做出什么来。”这话一出连雄哥都被吓了一跳,他可不敢得罪这位王公子啊,可是自己被夏拓要求不能说话,又带着墨镜连眼神交流都不行,只能安静站在一边大气都不敢出。
  “赵飞雄,你,你敢”王小帅当然不惧怕赵飞雄,以他们王家的势力这个赵飞雄不过就是个蚂蚁。但是今天大庭广众之下这个赵飞雄要是闹起来会非常影响公司形象,现在家族里的人就盼着自己这支出事儿呢,现在赵飞雄要是闹起来一定会给家族里那些虎视眈眈的人以口实。此时赵总正好从电梯上下来看见王小帅跟夏拓在对峙,于是问道:“王总,您需要帮忙么?”
  王小帅的脸色阴晴不定,最后只能狠狠地指着夏拓和雄哥低低地说一句:“你俩行,我带你俩去,别后悔!”之后又扭头对赵总说:“没事的赵总,我。。。。。”
  夏拓抬头看见眼前这个所谓的“赵总”只见来人大概一米七的个头,身穿一身非常优雅的米色职业装,头发被高高盘起,左额角用刘海隐隐地盖住了一块小小的心形红色胎记,这是个高挑且气质出众的美人。“诶?这不是赵以沫吗?好久不见呢。”夏拓突然喊了出来。
  “您是?”赵以沫一惊,眼前的人好眼熟。
  “我夏拓,咱俩初中的时候当过一年同桌呢,记得么?后来你转学去了贵族学校。”
  赵以沫闻言一呆,之后心中思绪万千。她当然记得夏拓,她曾经暗恋过这个男孩。她还记得被迫转学时自己哭的有多伤心。赵以沫赶紧调整自己的情绪,露出一个久经练习的微笑,主动伸出右手跟夏拓握手,随后说道:“真的是老同学,好久不见。王总你们两个认识?”
  “对啊,我是他师叔祖。”夏拓脱口而出。
  赵以沫闻言一滞,这“师叔祖”是什么情况,但是她还是表现了很好的修养没有问出口,只是微微一笑。
  王小帅闻言赶紧尴尬地微笑:“这是我爷爷的一位故人之后,我带他去见我爷爷。”
  “好的,我今天还有事,就不多打扰了。”赵以沫告别道:“老同学,再见。”
  “拜拜!”夏拓丝毫没看出赵以沫的情绪变化,大大咧咧地告别。
  而王小帅此刻杀了夏拓的心都有了,他是有些爱慕这位赵总的,要不是家里人希望他可以以大局为重之后跟董家的小姐结婚,他一定会去追求这位赵以沫的。这位赵小姐气质优雅有着远超同龄人的成熟妩媚,特别是她左额角上的那个心型胎记让她的妩媚中又带着那么一丝可爱俏皮。而夏拓竟然跟他的女神说自己是他师叔祖,而夏拓跟赵小姐又是同学,那岂不是。。。。。王小帅狠狠地盯着夏拓:“小子,你真行啊。”
  十分钟之后,夏拓如愿在顶楼见到了王冶。这次王冶没有穿西服,而是身穿一袭白色长衫,黑色裤子,脚下是双布鞋,很有武术家的风范。王冶当然知道夏拓是因何而来,所以他没有首先开口等着夏拓先说话。
  “师兄,我今天来呢是想介绍一位朋友给您认识。”说着话夏拓把雄哥往前推了一把:“小帅这孩子疼我啊,知道我最近很忙,特意把这位雄哥叫来给我帮忙。我俩一见如故当即决定把他收做小弟。”
  王冶心里一惊,但依旧是那份古井不波的淡然。夏拓也知道赵飞雄来找茬儿这件事,即便不是他这位师兄指使,至少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自己若是忍了这件事儿恐怕以后会变本加厉的。
  王冶自知理亏,自己为了测试夏拓的本事纵容孙子行凶终归是不对,于是想先把这事儿蒙混过去:“来来,师弟,咱们先手谈一局如何?小帅的事咱们慢慢说。”
  “可以啊,不过我是个俗人,干下太没意思了,咱们这棋挂点彩头怎样?”
  “什么彩头?”
  “上次您说要找我师傅,这样吧,要是我输了,我愿意跟您聊一些我师父当年的趣事,也可以帮您去寻他。”
  王冶一听这话眼神一亮。
  “不过要是我赢了的话嘛。”夏拓话锋一转:“我要300万,给我这兄弟当个创业启动资金。而且从此以后不要再让小帅给我派人来了,可以么?”
  要不是雄哥带着副女士墨镜,恐怕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300万!那可不是小数目了啊,王氏集团也不会随随便便给别人这么多钱。
  “哈哈,师弟说笑了,300万小数目而已,没必要挂什么彩头。小帅,来,给这位赵先生开一张300万的支票。”王冶依旧是气定神闲。
  “师兄,无功不受禄。咱们还是先下棋吧。”
  “哈哈,也好也好。”王冶当然不在乎那几百万,但是他很在乎夏拓所说的帮忙寻找陈松。恐怕,这个师弟很清楚自己默许了小帅动手,只是还不想撕破脸说出来罢了。至于下棋,王冶当然很有信心,这个夏拓就算是精通围棋恐怕也只能算个业余选手,而他自己则是师从九段的围棋大师,跟很多职业选手都能下得难解难分。所以他也乐得跟夏拓赌上一盘,即便输了他也不在乎那300万,要是赢了,那很可能这么多年的夙愿得偿。于是当即答应下来。
  两人在屋中对面而坐夏拓执黑先行,第一子就落到了天元。要知道围棋千年来已经形成了几乎固定的起手位,一般都是由边角逐渐向中间发展,俗话说“金角银边草肚皮”就是这个道理。王冶一看只是微微一笑,据说当年旅日棋手吴清源大师曾经下过模仿棋,第一子就是落在了天元,这样可以模仿对手的下法省去很多时间和精力,恐怕师弟也是打的这个主意。王冶没有理会夏拓这出其不意的一手怪招,仍然是安安稳稳地落子,果然夏拓又在他的对角落了一子,两个人就这样有来有往的下了几十手,随后王冶见时机成熟朝夏拓微微一笑说道:“师弟,我这可打吃了。”之后落下一粒白子,只见此刻白棋把一大片黑棋围住,夏拓这边失掉了均势。
  夏拓只是静静的看着棋盘,笑而不语。王冶见状伸手想要去取吃掉的黑子,却发现黑子生生地嵌入了棋盘里,位置不深不浅从王冶那边看就像是摆在棋盘上,但是黑子的底部已经嵌入棋盘里面。王冶第一次露出了一丝惊讶,要说把棋子按入棋盘他也能做到,但是像夏拓这般举重若轻每一颗子都把深度嵌入的一模一样让人无法察觉,同时以王冶的境界竟然完全看不出夏拓的发力过程,这只有是把暗劲运用的妙到毫巅的人才能做到,这个夏拓即便是从小练功王冶也绝不相信他能做到这一步。
  王冶见状也不多做纠缠,当即一把白子洒落投子认输。痛快地开了张300万的支票给雄哥。雄哥拿支票的手都有些颤,心想这可比打打杀杀来钱快多了。这王氏集团也没能把这拓哥怎样,或许跟着这人混还挺有前途的。
  正当夏拓得意之际,却见王冶轻轻用手在夏拓的黑子上面一拂,都没有跟黑子接触,夏拓的黑子竟然凭空飞起粘到了王冶的手掌之上,王冶轻描淡写地把棋子放回原处,随后微笑着看着夏拓。这一手看的夏拓目瞪口呆。原本想在王冶面前显露下自己的修为,让这所谓师兄知难而退,谁知人家不仅修为远在自己之上,刚刚下棋也给足自己面子,主动投子认输。刚刚王冶要是真的跟自己较真,那盘棋恐怕自己有败无胜。原本想来敲山震虎,谁知现在反被人给将了一军。
  夏拓看着眼前这个老人,心里突然有种莫名的敬意,其实自己已经计划寻找师傅很多年了,他觉得当年的事儿蹊跷的很,奈何人单势孤自己毫无思绪,师傅的过往他一无所知。这些年夏拓一般不会在人前显露真功夫,因为他明白江湖险恶,自己一旦露了底对面不是死缠烂打,就是耍阴谋诡计,江湖恩怨就此接踵而至,而自己这位师兄,虽然默许了王小帅派人找自己麻烦,但都是以不伤及自己性命为前提的,说不上光明磊落但至少做事还是有底线的。何况王氏集团手眼通天若是有了他们的背后支持,那寻找自己的师傅岂不是事半功倍?再说,刚刚人家要是对自己真动了手,恐怕自己也不是这个老人的对手。夏拓再三思虑,随后看着王冶欲言又止。
  “师弟,你还有什么其他事么?”看出了夏拓的犹豫,王冶开口问道。
  “师兄我有一个问题请你跟我说实话,您为什么要找我师傅呢?”夏拓脱口而出。
  “因为师门。。。”
  “我想听实话。若真是为了师门,以您的修为大可以把我抓去师门交差了事。”夏拓直接打断了王冶的话,随后示意赵飞雄出去等,他知道接下来的内容恐怕不适合外人知道了。
  见屋里只剩两个人了,王冶轻叹一声说道:“其实不是只有我在找,整个江湖已经找了他30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