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江湖群侠图 > 第六章-上八门

  “我想以你现在的修为,恐怕已经练出暗劲,对力量的使用已经妙到毫颠。”王冶一边说一边把夏拓引到了上次喝茶的太师椅那里:“其实上次你来这里,我已经看出你不简单。”王冶没有直奔主题,反而是先谈起了修为。
  “怎么看出来的?”夏拓有些吃惊因为上次见王冶时,为了套王冶的话他可是伪装成一个完全没有功力的菜鸟来着。
  “你的确没有跟我搭手,但是喝茶的时候你露馅了。那杯茶我完全倒满了,平常人轻轻一碰就会洒出来,可是你端起茶来举到面前的过程中却滴水不洒,只有把劲力用到了化境的人才能如此举重若轻。”王冶给夏拓解释道。
  夏拓一听恍然大悟,那天的茶阵恐怕只是个幌子罢了,倒茶为的是探自己的底细。这个王冶当真的老谋深算,夏拓怕惹祸上身一直深藏不漏,谁知道王冶没多久就看出了门道。
  “咱们内家拳与别的门派不一样,外家武术讲究的是至刚至猛动辄分筋错骨,开碑裂石。而内家拳讲究把明劲练成暗劲之后练成内力,最终练的是一口气。”王冶渗出了一根手指:“所以都说内练一口气,外操筋骨皮。咱们这一支脉的太极拳又叫壹气太极。”
  夏拓还是问道:“当年我师傅就曾经把所谓内力挂在嘴边,但是我没见过,我也不相信内力的存在,至于练气那我就更不相信了。”
  王冶见夏拓不太信服也不多说话只是抓了一个茶杯在手上,右手平托这个杯子,整个人的肌肉似乎都绷紧了,过了几秒钟他脸上开始微微冒汗右手有些颤抖。夏拓却不明就里赶紧问道:“师兄,您这是?”
  之后,令夏拓震惊的一幕出现了那只杯子竟然诡异的从中间裂开了。看起来似乎不难,但是,这与黑子嵌入棋盘的难度完全不同。黑子嵌入棋盘不管如何举重若轻都要有力的传导,不可能凭空让力传导到物体上。但是王冶露的这手平托裂杯的绝技,已经不是暗劲能做到的了。
  “我练了一辈子也只能做到这一步。”王冶似乎有些失望:“内力外放是内家拳绝顶高手才能做到的事,我始终到不了那个境界,表演表演还行,实战中根本用不到。”
  夏拓捡起杯子的残片拿到手中仔细看,发现断口处竟然光滑如镜,事实摆在眼前不由得他不信。
  “内力和暗劲不同,暗劲说到底仍然是无法违反物理规律的,只不过是把力变得难以捉摸了,但传播仍旧需要接触;而内力就如你所见已经脱离的常识的范畴,内力可以外放而出,真正的高手能在数米外震伤对手。”王冶似乎有些向往那种境界:“至于到了练气阶段的高手我从来没有见过,传说中的达摩老祖一苇渡江,武当张真人羽化飞仙恐怕指的就是这等练气高手。”
  “下面我要讲的故事涉及陈家沟的秘辛,听完了你就明白你师傅为何隐居,也明白师门为何急于寻他回去了。告知于你是因为你也算我陈家沟的门人但切莫外传。其中有些细节我也不太清楚。”王冶叮嘱道。
  陈松原本是陈家沟第四代家主的小儿子。从小耳濡目染,因此武学进境极快,十五岁时竟然已经练出了暗劲,被人称为百年难得一遇的天才。而陈家沟当时的家主陈渊老爷子是抗日战争时期的英雄,暗中完成过数次针对日军重要将领的刺杀,因而解放后陈老爷子跟高层关系非常密切,把太极拳简化作为一种健身方式在领导中推广很受欢迎,太极拳俨然成为国术。很多领导也将陈渊称为陈大师,陈家在京城的能量不容小觑,同时人脉也很广,陈家可以说是左右逢源。所以说陈松可以说是少年得志了。
  江湖一直按照习练兵器拳脚的不同分为八门分别是:用剑的逸字门儿,用刀的勇字门儿,用枪的绝字门儿,用棍的惊字门儿,练奇门的术字门儿,练外家拳的悍字门儿,练暗杀的隐字门儿,以及练内家拳的道字门儿。这八门历史悠久同时每个门内又各自下辖了不同家族和帮派,在江湖中地位极高,是江湖正派的代表,人称上八门。这个有点类似如今的工会组织,真正的功夫不像是小说里写的那样,一个绝顶高手只要内力雄浑飞花摘叶皆可杀人,相反的八门都有自己擅长兵器以及练功的方式。每门都有自己追求的武道,不分高低,所谓大道三千,皆可成仙就是这个道理。但终归最终目的都是要修炼出那只存在传说中的那一口气,但是可笑的是,不管是前人的记载还是武林高手的摸索都没有找到一个可以练气的方法,所以你可以认为所谓“气”不过是一个只存在于传说中的东西。八门之间经常会切磋印证,其中最出名的便是三年一次的大比武。不过,因为各门人数众多,青年才俊和闭关数载的老怪物都是层出不穷,因而江湖上喋喋不休上百年也没争出来来个高低优劣。但是解放以后因为陈渊老爷子地位渐渐升高,道字门儿隐隐的压了其他七门一头。陈渊也顺理成章的成了道字门儿的门长。
  而陈松也由此有了更多的扶持,修为扶摇直上。如果一切顺利原本应该是天之骄子一路长大,接班父亲之后再创辉煌的故事。陈松18岁那年跟她的师妹慕容宜安订了亲,而门长也把壹气太极心法——寻道决传给了他,至此陈松已经算是春风得意人生顶点了。可是一切事情也就是从这以后慢慢变得匪夷所思。陈松原本是个非常听话的孩子,对自己的父亲也很孝顺从来没有忤逆过他父亲的意思,可不知为何陈松练习壹气太极心法后竟不知天高地厚公然顶撞他父亲,陈松对壹气太极的理解与陈渊有了很大分歧,具体内容不得而知,只知道父子关系一落千丈,原本想要传给陈松的家主之位最终也传给了他的大哥陈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