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江湖群侠图 > 第九章-虽千万人吾往矣

  从王氏集团出来,夏拓坐上了雄哥的越野车,一脸心事重重的样子。
  “哥,咱们去哪里啊?”雄哥这次对夏拓佩服得五体投地,谈笑间300万到手了,雄哥现在觉得跟着眼前这人混不吃亏。
  “先送我回家吧。”夏拓有些心不在焉。
  “那这支票。。。”雄哥支吾着。
  “拿这钱去租间房子,去开个酒吧,以后别打打杀杀的了。”夏拓叮嘱道。
  雄哥应承下来,他心底里是感激夏拓的,因为雄哥也早就想洗手不干了。
  “那这样,哥,咱们这事儿过两天再说,酒吧做成啥样的还得您拿主意。”雄哥也看出了夏拓有心事,就先不聊酒吧这事儿了。
  王冶的话让夏拓有些担心,事情恐怕已经严重到自己没法独善其身的地步了。但是要真的参加比武恐怕也不会安全,倭国人的嗜血夏拓是有所耳闻的。此时突然有人敲了敲夏拓的车窗,雄哥不耐烦的摇下车窗,要知道在榆凉还没人敢敲他雄哥的车窗。可是当他仔细一看却发现是个带着墨镜身材姣好的美女时,雄哥一下子脸上堆笑,打起了招呼:“嘿嘿,赵总你好。”
  夏拓看见赵以沫正看着自己这边。
  “老同学,有时间一起吃个饭么?”那笑容像秋日的阳光一样灿烂照进了夏拓心房。
  最终,夏拓跟赵以沫一起去了附近的一家餐厅吃饭,而雄哥这货在一旁,摆出一副“懂了”的表情开着陆巡扬长而去。这未来大嫂可要巴结好。
  “老同学,想吃什么?我请客”赵以沫把菜单递给夏拓。
  夏拓捧着菜单边看便琢磨,心想:当然得你请客,这种一份毛血旺要998的餐厅他可请不起。
  “呵呵,我都可以,你点吧。”夏拓难得的有点尴尬。
  最终赵以沫要了一瓶红酒和一桌子菜。
  两个人就这么面对面的吃起来。开始夏拓还有点拘谨,可是喝了几杯酒后这货就放开了,几个笑话逗得赵以沫咯咯直笑。
  “其实,我是想跟你说声谢谢的。”赵以沫两杯酒下肚脸色也有点红晕。
  “谢我什么?”
  “谢你这个。”赵以沫一只手撩开了自己的额前刘海露出一个心形的红色胎记。
  “初中时我脸上有很大的一块胎记,你记得么?”赵以沫手里晃着酒杯思绪仿佛陷入了回忆。
  那时候,赵以沫脸上的确是有块胎记,那时面积很大遮住半张脸,面容可怖。因为形象不好,当时她总是被人欺负,一群男孩子甚至以弄哭她为乐。而夏拓的爸爸是个自由搏击爱好者经常给夏拓传授些自卫技巧,而夏拓有天刚刚学了个新招,初中的男生多少都有些中二,看见一群人欺负一个女孩子,于是夏拓就站了出来。结果当然可想而知,夏拓虽然学了几招自卫术,但是哪里是那么多人的对手,几招自卫术打到那几个人身上只能让那几个混混更愤怒。最终结果就是夏拓替赵以沫挨了顿揍而已。
  这么丢人的事儿夏拓当然忘不了。
  “当你站在我面前的时候,我当时觉得天都晴了。”赵以沫微笑的说着过去的事情:“虽然那群人还是会来骚扰我,但是从那以后我有了面对他们的勇气,因为我知道或许我打不赢他们但是如果怕了那就真输了,当时你手无寸铁的挡住那些人就像武侠小说里的大侠似的。”
  夏拓听着眼睛都快瞪出来了,他从来不知道自己挨的那顿打之于赵以沫竟然还有这么重大意义。在他看来不过是想找人试招结果招致一顿毒打而已,赵以沫在这个故事里甚至不是主角。
  “我。。。”
  “你知道当时我脑子里想到一句话,你知道是什么吗?”
  “我不。。。”
  “虽千万人吾往矣!”赵以沫脸上都快闪小星星了:“所以我在打去胎记的时候特意嘱咐医生想办法在额角这留了一块提醒我要勇敢面对一切!”
  夏拓说不出话来,这位赵大小姐看着成熟稳重怎么喝点酒变得像个追星的小女孩一样。夏拓有心告诉她真相不过就是自己乱出头被打了而已,但是看着赵以沫那忽闪忽闪的大眼睛,夏拓把话楞给咽回去了。
  不知道是因为意识到刚才有些失态所以羞涩了,还是真的是红酒上头了,此刻赵以沫的脸更红了,她故作镇定地夹了一筷子菜,努力用平常稳重的语气,故意带着无所谓的态度轻轻嘀咕了一句:“那时候,我还有点喜欢你呢。”
  “噗。。。”正在喝水的夏拓把水喷了出来,和着没有咽下去的饭菜喷了赵以沫一身。。。
  瞬间气氛尴尬到了冰点。在那零点几秒之中,夏拓先是想到了对方会不会发怒,之后竟担心起这个赵大小姐不会一怒之下不埋单了吧?当然最终赵以沫还是压下了怒火,买了单,找了个代驾把车开回了家,夏拓给她送到了门口。有点不好意思地说道:“对不起,今天是我失态了。”
  赵以沫赶紧安慰道:“没关系的”
  此刻凉风吹过,夏拓看见了赵以沫那绝美的脸庞因为羞涩而泛起的红晕不由得一阵心动。夏拓赶紧定了定神,随后说道:“老同学,今天的饭菜很棒,改天我请你吃饭怎么样?”
  此刻赵以沫原本有些灰暗的脸上瞬间重新焕发了光彩,像是久旱的稻苗被浇了一场暴雨一般生机勃勃,她用力的点了点头回应道:“一言为定!”
  夏拓目送赵以沫关门离去,之后他才想到已经很晚了,自己似乎没法坐公交回家了。幸好这里离自己家不算太远,四五公里的路程就当散步了,正好可以捋一捋最近混乱的思路。于是,夏拓就一边走一边想着白天的事情,想着王冶的那番话,想着赵以沫崇拜的眼神。夏拓自己评价自己不算个坏人,她原本以为武林中的恩怨跟他十万八千里他只想当个每天躺在沙发上喝着快乐水的肥宅。但夏拓不得不承认王冶说的有道理,此刻自己若是对邪恶无动于衷,那么之后自己就是帮凶。而且恐怕即便是无动于衷自己也躲不过这场纠葛了。此刻赵以沫那句话又在脑海中想起“虽千万人吾往矣。”
  想到这里夏拓有点不好意思的摸了摸后脑勺,自己当年一个无意之举竟然给了这女孩这么大勇气,恐怕现在华夏武林的情况也大抵如此,都没人敢跟日本人叫板,人人噤若寒蝉,若是自己能站出来,那么一定能给其他人莫大勇气。总要有第一个站出来的人,既然躲不过了为什么这个人不能是自己?与其让人找上门来,还不如主动出击。
  想到这里夏拓的电话响了,竟然是王冶打过来的。
  原来王冶说听完夏拓的故事,他怀疑当年那个请陈松帮忙的老妪就陈松的妻子慕容宜安。于是就派人去打听慕容宜安的消息。
  “下面的人回来报告说,慕容宜安这周刚刚被杀了。”电话那头王冶的声音异常沉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