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江湖群侠图 > 第十章-交手

  夏拓听完前因后果之后,不由得呆住了,这也太巧了。倭国人刚刚下了战书这边慕容宜安就出事儿了。虽然没有证据表明这是倭国人做的,但夏拓却预感到这事儿跟他们脱不了干系。
  “这也太巧了,会不会是倭国人干的?”夏拓有些怀疑。
  “目前不能确定,你自己注意安全吧,要是倭国人那边有什么动作恐怕也会找上你。。。”
  “我一会跟你说。”夏拓没有再听王冶在说什么,因为一阵刺眼的灯光照向了他。夏拓猛地抬起头,看见一辆SUV突然一个拐弯朝自己直冲过来,速度极快而且毫无犹豫,仿佛就是为了撞他。夏拓赶紧向侧面做了个前滚翻,堪堪避过了冲过来的车。
  夏拓从地上站起来,眼睛死死地盯着那辆已经撞到护栏上的suv。只见一个打打扮非常前卫的年轻男子从车上走了下来。他染着一头黄发,一只耳朵上有一个耳环,鼻子上也打着鼻环,大摇大摆地从suv上走了下来。夏拓看着这个混混模样的年轻人不知该作何反应,他猜到这人八成是倭国人,找上自己恐怕跟找上慕容宜安的目的差不多。夏拓本想骂这人几句,谁知道那个黄毛儿只是走到夏拓面前双腿一前一后分开站定,左手成掌向前伸出,右手端握放在小腹。这是一个空手道的起手动作,夏拓一看就明白这是要直接开打。那个黄毛原本是一副玩世不恭的样子,但是当他架势刚刚摆好时,夏拓就感觉到一股强烈的压迫感袭来。
  夏拓也不敢大意,只能有样学样的摆了个架势
  突然,倭国人动了,那一瞬将仿佛缩地成寸一般,眨眼之前已经到了夏拓近前,一记手刀带着罡风就像夏拓身上劈去。夏拓想要接手挡掉,然而手刚接触到那人的手刀夏拓就立刻收了回来,他凭借直觉感觉到刚刚若是真接上手必定骨断筋折。对方是在太快了,夏拓的招数本就不是什么精妙武学,对上高手,夏拓也束手无策。
  对方却不等夏拓休整,紧接着一记重腿朝夏拓的脑袋踹来。夏拓躲无可躲只得双手护住脑袋硬生生挨了这一腿。这一腿势大力沉夏拓脑袋挨了这一下大脑嗡的一声差点就失去意识,勉强站定后又被黄毛一脚踹到了胸口。夏拓整个人直接飞了出去,差距太大了,自己根本不是这个人的对手,自己的所有技巧都用不出来。
  夏拓只觉得胸口一阵气血翻腾,随后嘴中一腥,一口献血喷了出来。
  这个黄毛绝对不是一般人,出招极快且势大力沉。想要破解的话嘛……
  此时夏拓想起了当年跟师傅的对话。
  还是在那套四合院里,夏拓百无聊赖打着拳。
  “师傅,这太极拳这么慢怎么跟人打啊?”
  “太极不是慢而是松”老头子喝着茶,躺在摇椅上懒洋洋地说。
  “什么意思…”
  “松而不懈,紧而不僵,借敌之拙力,壮吾之拳威!”老头子眼里精光四射。
  “什么乱七八糟的。”夏拓不服气:“看看电视吧,太极大师在自由搏击运动员手下连一分钟都撑不过去,拳慢吞吞地怎么打人。”
  老头子一听又是一阵吹胡子瞪眼,说电视上都是炒作云云,非要跟夏拓过招。
  夏拓原本不想再争论了,可是看老头脾气上来了,只得答应,又怕给老头打出毛病来只得懒洋洋地打了一记正拳上去喂招。
  结果下个瞬间自己已经趴在地上了,夏拓完全不知道老头用了什么方法摔倒自己的。这是老头子第一次给夏拓展现真功夫。
  “看清了么?”
  “再来!”夏拓站起来打出一拳,这拳势大力沉夏拓用了全力。
  可仍旧是眼前一花夏拓又躺到了地上。
  “看清了么?”老头子捋了捋胡须。
  “没有”夏拓发现这老头竟然真的有些功夫,不由得心惊。
  “太极慢么?”
  夏拓无言以对,这是他第一次隐隐觉得这所谓的师傅恐怕来历不简单。
  松而不懈,紧而不僵。直到后来夏拓慢慢领悟到太极拳看似慢吞吞的,实则出拳最快。平常拳术,肌肉要先由紧到松蓄力,再由松到紧发力。而太极拳则不同,太极拳讲究一个松字,省略了蓄力过程,肌肉发力更快。所以说太极拳看似慢实则快,你看到的慢是因为真正太极对战不需要那么多花招,省去蓄力动作让太极拳更加简练,出招好整以暇而真正发力则奇快无比甚至根本看不到过程,在外行人看来就是对手已经做了三个动作,而太极这边刚完成一个。夏拓挣扎着再次站起来,浑身放松摆出了一个太极起势。黄毛立刻冲了过来,又是一脚飞踹。
  这次夏拓没有后退,反而向前踏出了一步,黄毛似乎也发现了夏拓的小动作,可是此时想要收腿已经来不及了。夏拓向前一踏让黄毛儿的飞腿没法完全舒展,两人距离瞬间拉近。此时黄毛在半空而夏拓则俯下身,躲过了腿风,紧接着肩部双手一同发力把半空中无处发力的黄毛整个人都拍飞,。
  黄毛重重地摔到地上,口里溢出鲜血,夏拓终于松了一口气,忽然眼前一黑,不由得半跪下去,又是一口鲜血吐了出来。可谁知这黄毛刚一落地就是一个鲤鱼打挺站了起来,嘴里嘶吼着夏拓完全不懂的日语,又朝夏拓这里走了过来。
  完了,夏拓心里一寒,此刻他已经受了重伤,站都站不起来。现在他只能坐以待毙。夏拓想起王冶那句话:“无动于衷或许也是一种恶”,自己这算是自食恶果了么?带着无边的悔意夏拓闭上了眼。
  然而这时突然一个男子声音传来:“哥们儿,你这做祈祷呢么?”
  夏拓睁开眼睛,竟然看见一个叼着烟卷儿的邋遢大叔站在自己身后,正笑意盈盈的看着自己。
  这一刻,命运的齿轮终于又开始了转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