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江湖群侠图 > 第十一章-怪异的大叔

  黄毛儿愤怒地看着眼前这个邋遢大叔,嘴里脏话不断,夏拓能听懂的只有一句“八嘎。”而这个邋遢大叔却充耳不闻,只是蹲下看着夏拓,非常熟练的给夏拓的身上摸了点药膏。借着月光,夏拓终于看清了这个大叔的样子,头发像是从没洗过一样一缕缕粘在一起,脸上有道疤痕,身材又瘦又高,穿了一件黑色休闲西装看上去像是那种在职场不受待见却情场颇为得意的中年男人。
  “大叔,你快走,这个日本人有功夫,你快去报警找人来救我。”夏拓看得出这个大叔没什么功夫,只是身体健壮了一点。
  而这个大叔却只是懒洋洋地打了个酸臭的哈欠,之后站起身来,朝着黄毛招了招手,示意他全力攻过来。夏拓心下骇然,这样下去这个大叔必死无疑,自己已经无法逃脱犯不上再拉上一个。
  黄毛一声怒吼,随后朝着这个邋遢大叔攻杀过去。就在黄毛儿拳风快要碰上他时,大叔突然把烧的只剩屁股的烟头吐了出去,那截烟头带着点点火星在夜空中划了一道完美的弧线正中黄毛的脸上。黄毛儿还以为是什么暗器,躲闪不及,被打中后赶紧停住攻势,急忙用双手在脸上搓了几下,发现没有什么问题,之后又对着大叔骂了起来。但似乎也是摸不清情况,黄毛不敢贸然攻击。
  只见这个大叔有点犯难地挠起头,又无奈地叹口气:“就知道你会用鸟语骂我,我新学的日本国骂,你来尝尝吧!”,之后从裤兜里拿出来一张正方形地小纸片,上面写着一堆拼音标注的日文。随后大叔对着黄毛用蹩脚的日语念出了纸片上的拼音。尽管夏拓一个字都没听懂,但他知道这里面恐怕也不是什么好话,其恶毒程度至少相当于问候对方全家,因为夏拓看到对面儿的黄毛脸上浮现出小学生打架问候对方父母时才会有的咬牙切齿的表情。
  终于黄毛儿忍受不住,又一次的攻了过来。结果这个看似毫无功夫的大叔,竟然口中念念有词:“左三右二前五左八接后跳”,随后朝自己左边迈出了三步,仿佛闲庭信步一般轻松躲过了黄毛劈下来的一掌,随后朝右走了两步又堪堪避过黄毛儿接上的重腿,又按照口诀超前走五步这是已经绕到黄毛儿身后,黄毛赶紧转身回旋踢,结果此刻这个邋遢大叔又朝左紧跑八步,与黄毛拉开距离,黄毛赶紧追上,邋遢大叔突然往后一跳。而后做了一个让夏拓目瞪口呆的动作,他捂上了自己的眼睛不去看黄毛。而黄毛也一瞬间看呆了,愣在了原地,不知道这个人想要做什么。突然一阵尖利的喇叭声响起,一辆大货车刹车不及,直接撞到了站在马路中间的黄毛儿身上。
  “砰!”的一声黄毛儿像纸片一样被撞飞出去,之后重重摔倒了地上,令夏拓震惊的是这个黄毛儿竟然没死,只是看起来骨头摔折了吐了几口血,随后拖着残躯飞也似的钻进了路边的树林。大叔长长吐了口气,随后对赶过来的肇事司机说道:“你走吧,这个人没啥事儿自己跑了。”司机一听如逢大赦,忙不迭地把货车开走。
  夏拓在一旁彻底看呆了,他确信这个大叔绝对没有功夫,他的步法也没任何章法可言。刚刚的战斗诡异到了极点,仿佛黄毛做什么这个邋遢大叔都一清二楚,他只是按照之前设计好的路线走了一遍黄毛就被车撞了。仿佛他事先知道会有货车突然冲出来一样。给人的感觉不是速度快,而是未卜先知一般。
  夏拓想要知道这个邋遢大叔的名字,可是刚要张嘴就听见对方说:“我叫李君尧。”
  夏拓又想问他刚刚是怎么回事儿,依旧是还未开口就听见了不耐烦地回答:“我的能耐还不能告诉你。”
  李君尧仿佛能看透夏拓的内心一样,这一切太诡异了,夏拓闻所未闻。
  “一会儿我就要走了,有几句话我要跟你说。”李君尧又掏出一支烟点燃抽了起来:“我知道你身负血海深仇...”
  夏拓一瞬间眼睛惊恐的睁大,随后森森杀意浮现。眼前这个人难道跟凌家有关系?
  “你的仇跟我可没关系,我只是来提醒你,一味的逃避可没办法报仇,这次和倭国比武你一定要去参加,这是一个你变强的契机,也是撬动一切的支点。”李君尧悠闲地吐了个烟圈出来:“你也发现了吧,你实战经验太少,现在的你别说报仇,恐怕若是被凌家发现你还活着的话,你连自保都很难。”
  夏拓此刻心里却在天人交战,他一方面震惊于李君尧竟然知晓自己的最大秘密,另一方面又在考虑要不要杀了此人灭口。
  “我都说了,跟我没有任何关系,只是我的碰巧知道这事儿,你不要想灭我的口。”李君尧懒洋洋地说:“我确信现在的你杀不了我的。”
  此刻夏拓知道此人绝对没有说谎,自己已经看到他的手段,而且这个人的确没有害自己的心思否则早就动手了。但是自己的血海深仇只有自己和凌家人知道并且都讳莫如深,怎么可能让这个李君尧窥探到风声,难道他真的有读心术不成?
  眼前这个李君尧真的太诡异了,不管是他的行事风格还是怪异的手段都让夏拓看不透。他仿佛能提前预知对方的动作一般,先人一步做出判断。最诡异的是,一般这种高手应该都有很高修为,但是眼前这个邋遢大叔丝毫没有功夫,却跟个半仙儿似的什么都知道,那他是用的什么手段呢?
  “别琢磨了,我的手段你猜不到。”李君尧又吐出一个烟圈:“回去以后立刻跟王冶联系开始训练,天天躲着是报不了仇的,明白了么?你去找到王冶一方面让他训练你,一方面他会给你提供保护。”
  夏拓点点头,他身负血海深仇隐忍多时,本想等找到师傅再谋划复仇,但现在看自己已经等不到师傅回来了。但是这个李君尧要真的未卜先知。
  “半仙儿,我求你个事儿,你给我算算我师傅去哪了呗”夏拓一本正经地盯着李君尧,谁知对方却把烟扔到地上踩灭,之后又说道:“你去参加比武,之后自然就会有你师傅的消息。”说完又打了一个带着浓浓烟臭味的哈欠,之后转身要走,转过头又说道:“送你句话吧,招式易懂,人心难测。虽然说完你还是会吃亏,但是作为朋友我还是要提醒你一下。”说完就摇摇晃晃的离开了。
  夏拓望着这个渐行渐远的瘦高身影不知所措,那一瞬间他仿佛抓到了那根救命稻草,感觉一切都慢慢有了转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