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江湖群侠图 > 第十二章-挨打的功夫

  “徒儿,俗话说,练武不练功,到老一场空。”
  “什么意思啊?”夏拓打着哈欠,看着站在眼前的陈松。这老头那天夜里跟自己练拳练到很晚,稀里糊涂地讲了一大堆人生哲理。
  “内家拳有四个阶段,先明劲,之后练暗劲,然后练内力,至于练气高手则是超脱这所有阶段,手段通玄的存在了,现在的你还接触不到甚至无法想象。先说这明劲,所谓明劲就是寻常的肌肉运动产生力量动辄开碑裂石,八九成的内家拳武者终生停留在这个阶段。而暗劲则与明劲相反,发力动作极小或没有,但是产生力道超乎想象,有时高手轻轻一扶就能打出很重的内伤。不管是明劲还是暗劲都要遵循现有的力的传导规律。而到了内力阶段,内力渐渐有了形态,可以收发自如,严格来说内力已经不算是力了,讲究一个化虚为实,把无形之物凝练的有形。至于只练气阶段嘛,又要化实为虚,都说内练一口气,外操筋骨皮说的就是练武要练气。至于这气怎么练,我也说不出来,每个人有自己的感悟,不足外人道。”
  “那我现在可以练劲了么?”夏拓问道,他没那么高的志向,在学校打架不被人欺负就很满意了。
  “可以。张嘴。”陈松扔了一粒药丸在夏拓嘴里。
  夏拓吃完后什么反应都没有,疑惑的看着陈松。
  “别急,等等。”
  大概过了一顿饭的功夫,夏拓觉得自己小腹开始微微疼痛,之后变得剧痛无比。满头大汗的夏拓质问陈松:“你给我吃的什么?”
  “我最后的礼物而已。”老头子异常的凝重:“你先放平呼吸,之后吸气到极限,再缓缓吐出如此循环。”
  夏拓按照陈松教的方法来做果然疼痛感缓解了很多。
  “以后你每日到了午夜都会感到小腹剧痛难忍,以此呼吸法吐纳一个小时,疼痛即刻停止。什么时候小腹不疼了,什么时候你我师徒才会有相见之日。”陈松说完又打起了拳,月光下如仙人般飘逸出尘。
  “另外我这还有些太极拳练劲的法门一并传给你吧……”于是师徒二人聊到了很晚。
  “师兄,我今天要去找你一趟谈谈参赛的事儿。”夏拓睡醒后对昨天的事儿依旧心有余悸,但决定听从李君尧的意见报名参赛。毕竟这个人神神叨叨像个半仙一样,让人觉得不听话就有什么厄运似的。
  电话那头的王冶喜出望外,当即说找人来接夏拓。半个小时以后夏拓又来到了王冶的办公室中。
  今天王冶看起来精神不错,他还是坐在那把太师椅上静静地品茶。
  “师弟,比武时间已经敲定了,就在三个月之后。届时日本方面会派出年轻一辈的高手前来。”王冶似有若无地强调了高手两个字。
  “先别说这个,师兄,我昨晚遇见一件怪事儿。”夏拓刚见到王冶就迫不及待地把昨晚被黄毛袭击,又被李君尧营救的事情跟王冶说了一遍,当然自己报仇的事儿没有跟王冶说。
  “看来这倭国人当真是有大阴谋,慕容宜安刚死,他们就来杀你,仿佛在拼命消灭当年跟陈松接触过的人。”王冶深邃的目光看向天花板。
  “那个李君尧也很诡异,我可以确信他没任何武学功底,但是他却能把那个黄毛玩弄于股掌之间。”
  王冶啜了一口茶,思忖片刻说道:“有两种可能,一种是他是一个听劲高手,能感知到对方出拳之前肌肉的抖动收缩,从而提前做出判断。另一种。。。。”
  “应该不是第一种,我觉得他不是个传统意义上的高手。”夏拓思索着说道:“还有一种是什么?”
  “术字门儿有一项不传之秘,能预知吉凶断人生死。”王冶表情凝重:“但是我从未听说术字门儿有李君尧这么一号人物。我从没见过有人施展这项绝技,所以我也不太肯定这李君尧会不会是术字门哪位隐世前辈。”
  这不就是算命么。。。。夏拓可不觉得这李君尧像是算命的,苦思冥想也没有结果。他沉吟半晌后又说道:“这样吧先聊聊比武的事儿吧,师兄,你跟我说说。”
  王冶递给了夏拓一张纸,说道:“你看看这个,这是这次八门商议的参赛者名单。”
  夏拓拿过来仔细看了起来,上面写了八个名字:“逸字门儿:周忆南,勇字门儿:陈慎,绝字门儿:杨乾,惊字门儿:戒嗔,术字门儿:刘清风,隐字门儿:冯不言,悍字门儿:叶凛,道字门儿:夏拓。”看完后夏拓略有深意的一笑,这些人他一个也不认识,但是夏拓却看到道字门儿里没有王家子弟的名字。这王冶说的义正词严的,不耻各个师门贪生怕死的行为,但是实际上轮到自己头上,一样不敢让王家子弟冒险。人心啊,果然不经推敲。夏拓不怀疑王冶想要找到陈松拯救江湖的决心,但是当这大家和小家利益冲突时,王冶的格局还是小了些。这也怪不得他,或许为了自己后代安全考虑是每个长辈的本能吧。
  王冶似乎觉察到了夏拓那一丝的情绪,他有些不好意思,当时选人时他也纠结了很久但最终没有选择王小晓,其实找夏拓帮忙就是为了能把王小晓替换下来。按理说王小晓的实力在年轻一辈算得上是第一梯队的,但是王冶一想到30年前那场比武的惨烈就不寒而栗最后在名单上去掉了王小晓的名字。夏拓似乎也看出了王冶的心虚,但他只是淡淡地叉开话题问道:“师兄,你觉得我参赛胜算几何啊?”
  “毫无胜算。”王冶倒也算实在,赤裸裸的真相总是不那么美好。
  “那我必死无疑喽?”
  “也不是,你知道你为什么会输给倭国那个刺客么?”王冶正色问道。
  “技不如人呗。”
  “笑话!”此刻王冶站了起来语气严肃又带着几分骄傲:“我华夏武术源远流长,即便是近代绝学散佚又怎可能招数不如那东洋匹夫精妙?”
  “那是为什么?”
  “因为你实战经验太少。”王冶一语道破夏拓目前的窘境:“你的暗劲绝不输任何人,同等境界下,你绝对是翘楚。但是你空有功力却用不出来,你打打赵飞雄这种街头无赖还行,一旦遇上昨晚那种真正经历过生死厮杀的武者,你的实战经验就少的可怜了。”
  “还剩三个月了,我还能怎么办?总不能真四处找人拼命吧?”夏拓颓然。
  “这样,我教你一手功夫吧。”王冶略带神秘的笑道,仿佛在卖关子。
  “什么功夫?”
  “挨打的功夫!”此刻这王冶炯炯有神的双眼让夏拓不寒而栗。